第1562章 举世之战(3)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562章 举世之战(3)

天,墨般漆黑,地上红焰狂舞,风在天地间盘旋怒鸣,受惊的马在火光中奔跑闪避,发出长长的嘶鸣。 北风打着呼啸,起伏的战马飞快地驰过荒野,千匹战马齐头并进,浩浩荡荡地飞奔而来。 惊得李承乾和赤术纵声大吼,道:“拦住狂奔的战马,将他们全部射杀,绝不能让楚军攻入中军。” 两国诸多战将亦是没有想到,楚军会使用如此阴毒的招数,仅仅千匹战马而已,冲乱大军阵脚,不知其数的士兵命丧于马蹄之下。 受惊的战马犹如出鞘利刃,疯狂奔袭向前,直至死于敌军兵戈之下。 然而此时,白起,李存孝,王彦章,杨大眼四将,飞驰狂奔,周身上萦绕的杀气化为利刃,在千匹战马被杀之后,他们突入敌阵,取敌首级,似狂风过境、暴风强袭,所过之处,只余残尸断戈。 杀~ 拦住楚军,玄甲军何在,程咬金,雄阔海赶紧将楚将斩于马下。 李承乾见白起带兵席卷而来,纵声如雷,小脸吓得惨白如纸,紧勒缰绳的手臂颤抖不已。 “巴图尔,哈达舒,蛮巨人,纳克斯,你们在干什么,是不是等着楚军前来杀本王?” 赤术亦是暴怒无比,声如雷霆,纵声怒叱,沙场混乱无比,两国战将岂能听到他们的叫嚣声。 不过,龙唐,大汗众将已经带兵向前,迎上楚军诸将,此时,白起等人策马回旋西风烈,沐血枪戟驭风行,奇袭影掠破长空,鲜血飞溅露狰狞。 战马狂奔,挥舞战矛,奔向前方敌军阵营,一路狂杀向前,旁若无人,杀伤数百敌军。 就在白起,李存孝,王彦章,杨大眼厮杀正胜时,程咬金,尚师徒,雄阔海,蛮巨人,纳克斯纵马向前,横戈于空,立于楚军正前方。 敌军众将冲杀上前,顷刻间终结了楚军攻无不克的优势,程咬金挥动手中战斧,催马上前与白起厮杀在一起,纳克斯锤破夜空,凌空向李存孝轰撞过去。 一时间。 两股大军厮杀如火如荼,李存孝暴喝一声,猛然高高跃起,似踏波逐浪,在波涛上急速点足飞奔,挥动禹王槊往纳克斯冲去。 纳克斯亦是怒吼一声,蓦然张开双臂,双锤大开大合,宛如将虚空撕开一般,双锤两面夹击,迎上李存孝袭来的禹王槊。 “轰隆~” “轰隆~” 接连两道炸天巨响传开,李存孝只感觉面前似有万顷海流登时飞速倒卷,形成巨大旋涡要将他吞噬其中。 只听胯下黄骠透骨龙长嘶一声,背后纳克斯回转战马,巨锤再次冲杀而来,前行之中,虚空宛若扭曲破碎,浩瀚磅礴的罡戾之气向李存孝笼罩过去。 “好,强悍的敌将,这厮巨锤之力怕是不弱于元霸!” 李存孝出言说道,能让他正视的战将,岂会是普通货色,虽然两人只交锋一个回合,但李存孝可以肯定纳克斯战力丝毫不弱于自己,隐约之中,好像还要略胜自己一筹。 杀~ 杀~ 李存孝不知何时除了禹王槊外,毕燕挝也出现在他手中,两柄神器对战纳克斯手中的巨锤。 风沙滩上。 火光袭空,杀喊声排山倒海,浓郁噬天的血腥之气绵延万里,大战依旧在持续中,可不知不觉间已经晓风晨露,东方渐露鱼肚白。 拂晓到来,氤氲雾气腾空,可两军厮杀却没有丝毫懈怠,滚烫的鲜血洗礼下,沙场上所有兵将早已陷入杀戮中,时间对于他们而言毫无价值,只有死亡才能证明他们曾经活着。 缭绕烟雾从万军寒甲上拂过,激战太过惨烈,残尸堆积如山,地面血流漂橹,战马奔袭而过,飞溅而起的泥浆都是血红之色。 经过一夜的袭杀,风沙滩上所有兵将疲惫不堪,大秦,大汉,龙唐,大汗四国不愧是一品帝国霸主。 鏖战恐怖如斯,麾下大军竟依旧稳住了阵营,楚军在白起,李存孝,项羽等猛将带领下,最终没能突破他们的防御。 大秦帝国的火枪军团,大汉帝国的战象军团,再加上龙唐的天罗地网战阵,大汗帝国的飞鹰骑兵团,楚军未能打破他们的战阵,且损失惨重,死伤无数。 白起,李存孝见久攻不下,如此持续厮杀下去,楚军必将会损失更加庞大,一念至此,白起下令传令兵释放信号弹,通知左翼项羽所部即刻撤走,朝着尼石城方向撤退。 轰隆~ 巨响从虚空炸开,划过一道烟雾,将萦绕着雾气的天穹彻底震碎。 闻声。 项羽,比蒙王诸将放弃与龙唐,大汗敌军对峙,回旋战马,带兵向远处孤峰山下荒野狂奔而去。 白起,李存孝麾下大军亦是如此,来如洪流,去如潮水。 公子扶苏见两翼楚军开始撤走,雄浑之声响起,下令麾下大军追击,话音刚刚想起,却被公子彻拦了下来。 “扶苏公子,四国大军前来攻击尼石城的行动早已被楚帝察觉,眼下穷寇莫追,你被忘了鏖战一夜,楚帝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此去尼石城,荒野两侧多孤峰山,楚帝用兵向来诡诈,本公子担心他已设下伏兵。” “孤从尼石城内走出,探查了楚军的军情,昨夜一战,城内所有战将都出现在沙场上,楚帝无兵可用,何来伏兵?” 公子扶苏出言反驳,此时,龙唐太子李承乾,大汗左贤王赤术相继拍马上前,听到扶苏之言,两人脸颊上不约而同泛起狞笑之色。 “扶苏公子就不要再提前往尼石城刺探军情了,不是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为何大军昨夜会遭到楚军伏击。” “多亏四国大军战力恐怖,才没有被楚军吞掉,眼下楚军撤退,前方情况扑朔迷离,谁愿意去追谁去,我大汗帝国大军要休整一番。” 赤术丝毫不顾扶苏颜面,微怒之声响起,扶苏面色阴沉至极,心中怒火中烧,刚欲发作时,却被一旁王翦拦了下来。 “殿下,莫要动怒,以大局为重!” 王翦之言让扶苏怒火有些平复,此刻,赤术已经开始传令大汗兵马寻找合适之地安营扎寨,昨夜凶险万分,差点命丧楚军手中,现在回想白起的疯牛阵,赤术仍是心有余悸,面露恐慌之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