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8章 杀无赦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558章 杀无赦

“竖子,找死!” “老夫乃一品大汗帝国战神,岂会臣服于三品楚国!” 巴图尔震怒不已,暴喝一声,巨斧虎虎生风,凌厉的目光似要将秦用千刀万剐一般,胯下神驹狂奔如飞,一人一骑向秦用杀去。 “哈哈~” “一品帝国战神,就你这般模样,战力如此平平,难道大汗帝国没有人了?” “老匹夫,今日一战,就是你有生之年最后一次了!” 秦用双脚踏地而起,砰的一声,掀起万丈烟尘,手握双锤好似猛虎出闸,快速迎上冲杀而来的巴图尔。 两人兵戈在虚空中撞击,秦用高举左手巨锤,将巴图尔巨斧挡下,手臂抡起右手另一柄巨锤,撞击在巴图尔胯下战马胸口上。 “轰隆~” 一击之下,力大无穷,一人一骑瞬息向地面栽倒下去。见状,远处尚师徒,程咬金,雄阔海等人震惊不已。 “楚贼找死,某这就将你射杀!” 哲狙怒叱一声,拈弓搭箭,飞矢九星连珠,快如流星,胜似闪电,将虚空一寸寸击碎,疯狂向秦用吞噬而来。 砰~ 砰~ 砰~ 秦用挥动双锤,将迎面激射而来飞溅击落,砰的一声巨响传开,一支飞矢将秦用肩膀上铠甲击碎,火星四溅,透体而过,一股鲜血飚溅狂洒。 “楚贼中箭,休要让他逃走了,勇士们随本将一起杀上去,砍下他的首级!” 哲狙见秦用中箭,声如雷霆,暴喝震天,率领背后大军奔涌杀来。此时,四国统帅已经拍马上前,大汗赤术怒叱一声: “哈达舒,一名楚贼将尔等阻挡于此,你还有何颜面做三军先锋将军,速去将他斩杀,消灭眼前所有楚军。” “王爷放心,末将马上前往杀敌!” 哈达舒提缰纵马,手中一条软鞭旋转于空,掀起一团巨大的漩涡,好似龙卷风暴,紧随秦用背后。 秦用左肩中箭,拎着巨锤都有些吃力,见势不妙,拖着兵戈摇摇晃晃的向前奔去,背后马蹄之声震耳发聩,他清楚的感受到敌军距离他越来越近。 “用儿莫慌,为父来助你!” 秦琼双锏逼退胡殇的攻击,回马狂奔向秦用疾驰而来,他们父子两人心知,今夜凶多吉少,面对四国百万雄兵,想要全身而退,根本没有丝毫的机会。 哒哒哒~ 哒哒哒~ 马蹄踏空,转眼及至,秦琼双锏左右翻飞,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可就在他接近秦用咫尺之间时,百柄长矛同时穿刺而来,将他从马背上击落。 接连翻滚百米之遥,秦琼双锏似蛟龙出海,一招双龙吐珠,横扫面前百名敌兵,骤然腾起身影,来到秦用身旁,抬手搀扶着他。 “父帅,你为何要纵马杀回,是孩儿连累了父亲!” “用儿,你虽不是为父的亲子,但为父早已视你如己初,今夜我们父子两人就一起与敌军死战到底,浴血沙场,马革裹尸又何妨,绝不能辱没吾楚大军的神威。” “孩儿听父帅的,今夜血战四方,戮杀天下,就算剩下最后一口气,也绝不让敌军前行一步。” 一时间,秦琼,秦用二将视死如归,身影昂立如枪,紧握手中兵戈,怒目环顾四周,随时准备和四国敌军殊死一战。 “哈哈,只要杀了楚军两位战将,他们将不攻自败,顷刻间土崩瓦解,勇士们,还等什么!” “杀~” 哲狙拈弓搭箭,纵马狂奔,前行中箭如流星,快速向秦琼父子射杀过去,四面八方大军奔涌而来,寒芒四射的长矛碎空穿刺。 轰隆~ 轰隆~ 秦琼,秦用二将相互依靠,疯狂挥动手中兵戈,将迎面袭来利刃击散,突然,一柄长矛向秦用穿刺而来,正在与敌军鏖战的秦用并未察觉,就在此时,秦琼掠动身影将他挡在背后,长矛锐利无比径直没入秦琼身体里,汩汩而流的鲜血顺着长矛滴落。 “父帅~” 秦用回身见秦琼身上一根长矛透体而过,纵横高呼一声,目眦欲裂,神情狰狞恐怖,只见他扶起秦琼,疯狂挥动手中巨锤,试图想要杀出一条血路。 此时。 秦用左肩受伤,箭矢尚在肩膀上,强忍着蚀骨之痛,左手扶着秦琼,右手中巨锤将左右兵戈全部摧毁成齑粉。 “父帅,孩儿背你出去!” “用儿,这点伤算什么,只要鲜血尚未流干,为父还能血战千里,杀!” 秦琼挣脱秦用的搀扶,神情坚定如铁,执双锏再次冲杀上去,明知是死,却无畏无惧。 “这两位楚将的确值得人敬佩,他们的不惧生死,舍身取义的精神,每一位沙场战将都应该拥有。” 巴图尔,哈达舒,哲狙三将面露敬佩之色,只可惜他们隶属不同阵营,不然向秦琼父子这样的人,一定会成为他们的好兄弟。 “三军听令,不要取下他们首级,如此悍勇的战将,必须拥有全尸!” 巴图尔一声令下,背后赤术面色阴狠至极,显然对巴图尔非常不满意,可眼下两军交战,并不是发怒的时候,强行压制体内怒火,等着大战落幕在秋后算账。 远处。 尉迟恭,史万岁,单雄信三将,面对大秦帝国胡殇,蒙骜,袁洪,张奎四将的攻击,突围的楚军人数再次锐减,一道道昔日并肩作战的袍泽倒在血泊中,马蹄下。 三将回首向秦琼父子看去,史万岁仰天狂吼一声,道:“死战至此,如何能弃叔宝与用儿于不顾,横竖都是死,就随秦将军一起冲锋一次!” 声如雷霆,惊天动地。 楚军将士有血性,好似穷途末路的凶狼,他们仍要团结在一起,疯狂吞噬眼前的敌军,直到最后倒下,每一个楚军将士身上都迸发出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 杀~ 杀~ 只剩下不到万人的楚军,可他们的杀喊声却震荡寰宇,响彻九天十地,就连天地都在为他们呐喊助威,回荡声久久未能消散。 四国大军铺天盖地,火把之光遮天蔽日,放眼望去,绵延无尽的风沙滩上都是四国大军,只有战阵中央合围着秦琼和他麾下士兵。 夜色如墨,遍地烽火。 狼烟四起,烈焰戮天。 浓烈的火焰照耀在楚军将士身上,他们血染战甲,干涸的血渍将脸颊遮盖,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手握滴血兵戈,血染的金龙旗耸立不倒,驭风招展在无尽黑暗下。 眼下四国大军将楚军团团包围,完全就是困兽之斗,只要一声令下,万名楚军顷刻成为屠刀下亡魂。 “巴图尔,哈达舒,哲狙你们还在等什么,杀无赦!” “程咬金,尚师徒,雄阔海,梁师泰听令,杀无赦!” “蒙骜,胡殇,袁洪,张奎听令,杀无赦!” 接连三道命令下达,直接宣布战阵中楚军的生死,就此敌军诸将准备动手时,荒野之中,炸天巨响传开,冲杀声好像要将天穹震塌一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