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八品帝国又如何?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55章 八品帝国又如何?

夜幕下。 星星火光闪烁,璀璨的星斗和敌营中的火盆映照在一起,荆州城下伴随着战狼骑的臣服,南宫灿数千大军被控制,墨问天身边就只剩下宇文默和卢青阳两人。 楚炎龙的身影从虚空中飘落而下,手执散发着寒光的龙鳞匕疯狂向墨问天攻击过去,一柄软剑和龙鳞匕在夜空下撞击的哒哒作响。 一道战马嘶鸣之声响起,楚非梵策马提戟快速向墨问天奔袭过去,宇文默和卢青阳回马发现楚非梵袭杀而来,纷纷提枪催马踏空而来。 “凭你们也想挡住寡人前行的脚步,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楚非梵冰冷的声音响起,手中神龙战天戟挥舞而起向宇文默和卢青阳迎了上,两人左右夹击而来,手中的长枪纷纷横空穿刺而来。 “砰!” “砰!” “砰!” 接连数十道兵刃碰撞声响起,夜色下一道道的银白色的光芒纵横,楚非梵身影紧贴马背,人马合一躲过宇文默和卢青阳刁钻的攻击之力,快速向前奔袭而去。 一道马鸣长嘶声响彻云巅之上,楚非梵紧勒手中缰绳,胯下疾风乌骓马蹄高昂而起,宛若要踏碎夜空一般。 三人同时回马,只听到马蹄鞭挞大地的声音传来,楚非梵面带怒色紧握手中长戟,体内万斤巨力贯穿在手臂上,拍马快速向迎面奔袭而来的两人杀去。 宇文默和卢青阳也都是武师境下品,楚非梵以一敌二,他心中明白要想将两人斩落于马下,定不能长时间的缠斗,不然自己竟有的优势就会瞬间消失。 念及于此。 楚非梵眸光停留在卢青阳的身影上,手中长戟裂空穿刺而出,一招飞龙在天释放而出,卢青阳注视着迎面袭杀而来的长戟,势如龙,猛如虎,巨大的真气波动萦绕在戟尖之上。 “砰!” “嗡!” 巨大的攻击之力袭杀而来,卢青阳不敢丝毫的大意,手中银光寒枪迎了上去,强悍的碰撞之力激荡而起,空气中四散开巨大的涟漪波动之力,卢青阳只感觉手臂发麻,骨骼好像被震碎一样,炸裂的虎口鲜血顺着长枪滴落而下。 他提枪的手臂颤抖不已,刚在一个趔趄之下要不是自己反应灵敏紧勒住缰绳,此时怕是身影已经倒飞出去跌落在地面之上。 一招之敌? 卢青阳虽被重创,可他还没有完全被废,此时他看着鲜血汩汩而流的虎口,和颤抖不已的手臂,眼眸中腾起赤红的愤怒之火。 楚非梵志在斩杀墨问天,岂会让他们两人将自己束缚在这里,策马快速向奔袭而去,躲过迎面袭来的银光,手中长戟再次向卢青阳穿刺过去。 宇文默没想到自己密不透风的枪芒竟被楚非梵轻松躲过,他回马向卢青阳的方向看去,一道道兵刃碰撞的声音充斥在虚空之中。 宇文默见卢青阳在楚非梵的攻击下节节败退,快速拍马上前向两人冲了过去,可当他刚刚接近两人想要加入酣战之时,楚非梵手中的长戟已经穿透了卢青阳的身影。 马背上,卢青阳的身影笔直如剑端坐着,手中紧握的长枪脱手跌落在地面,口中飙飞的鲜血顺着身影上的铁甲滑落而下。 战马哀鸣长嘶声响起,楚非梵长戟从卢青阳的身体中抽了来,嘴角噙着冷漠的笑容,提戟向宇文默迎了上去。 与此同时。 龙焱和司马讳策马来到楚非梵的身旁,眸光打量下眼前的宇文默,声音淡然:“皇上,此贼子交给我等两人便可!” “也罢,两位将军一定小心!” 楚非梵说着策马向前狂奔而去,宇文默还试图想要拦住他,却发现身后的龙焱和司马讳手中的兵刃已经向自己袭杀而来。 墨问天和楚炎龙正激战在一起,一人实力强横,一人身法诡异,轻功了得,数百个回合下来,两人也算是在伯仲之间,身影上都有彼此留给对方的伤痕。 楚炎龙凌空飘飞的身影向后倒飞出去,眸光停留在策马而来的楚非梵身上,颤抖的声音响起:“皇上,墨问天交给属下便是,今夜这里定会成为他的葬身之地。” “炎龙,寡人的天下,女人,不管是何人染指,下场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墨问天不断想要将曦儿带走,好想染指寡人的天下,他要已经被判了死刑,今夜寡人就是来收他性命的!” 闻声。 楚炎龙的身影快速退到一旁,将墨问天的性命交给了楚非梵,只见其策马狂奔而来,负于后背的长戟上盘踞的神龙之行,在夜光之下显得异常的强大无匹。 “紫楚新帝,汝最好放老朽离开,不然玄赤国的大军很快便会将紫楚国荡平,你可别忘了汝之紫楚只是区区的九品小国,如何可以承受八品玄赤国的兵锋?” “墨问天,汝是在威胁寡人?八品帝国又如何,天高地远,他要是敢发兵紫楚,寡人便灭了他玄赤国又如何?” 楚非梵云淡风轻,一副从容不破的样子,眼眸中愤怒的杀意长存,丝毫没有将墨问天的威胁放在心上。 “莫说玄赤国尚在千里之外,就算当真玄赤挥军攻打紫楚,寡人有何惧之?” 楚非梵自从来到战争大陆,接连着几个月的战争生涯,让他深深明白一个道理,遇强而上,方有机会问鼎天下,遇强而退,结果怕是只有覆灭。 “楚非梵,汝迟早要为自己的无知和狂妄付出代价,今夜老朽就算葬身于此,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狱!” 墨问天神色狰狞恐怖,眼眸中闪烁着浓烈的杀意,声嘶力竭的大声咆哮道。 “哈哈,墨问天汝神君之名,真不知是如何得来,寡人身后雄兵数万,汝只身一人还能翻起什么风浪?” “快快下马受死,寡人尚可留汝一具全尸!” 墨问天听到楚非梵戏谑的声音,身影气的瑟瑟发抖,紧握着手中软剑快速袭杀而来,剑花纵横滴水不漏,翩若惊鸿,矫若游龙,且暗藏无尽的杀意。 楚非梵定神注视着迎面袭杀而来的长剑,只见墨问天释放的剑光突转方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他脖颈之下刺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