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国已破,家尚在《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53章 国已破,家尚在《求打赏,求推荐票!》

徐州城下的南宫虹的军队彻底被冲击的四分五裂,惨死在马蹄下,长矛,长枪下的士兵不计其数。 一炷香的时间后。 周瑜,典韦,罗世信三人策马回到楚非梵的身旁,他们身影上早已是鲜血淋漓,手中兵刃上的血滴子到现在还在滴滴哒哒的跌落在地面上。 “皇上,三万敌军被我军斩杀六千余人,逃走一万余人,剩下的一万余人俘虏已经全部被控制。” “既是俘虏那就将他们全部先压往城中严加看管,徐州城外战事已经落幕,现在诸将带领五千兵马火速随寡人前往荆州城下!” ........... 然。 荆州城外战火早已蔓延开来,整个城池下火光漫天,杀喊声,冲杀声响彻云霄之上,攻击城门的巨木碰撞声,如闷雷一样回荡在夜空之下。 城池下,林冲,花木兰,刑天烈,雷武锋,还有从紫薇皇城赶来的蒙烨,接连数天和敌军战狼骑的鏖战,荆州城的防御早已经是满目疮痍。黄昏时分要不是雷武锋和邢天烈突然带领大军来援助,此时荆州城怕是早已经被攻破。 荆州城中百姓倒是没有多少,但蒙烨带来的三万新兵和数十万石的粮草辎重全部在城中,要是一旦城破怕是紫楚国的大半根基就要毁于一旦。 城中三万新兵可都是年轻的少年,他们可从来都没有战火的洗礼,鲜血的浇灌,听到城外的杀喊声都吓得瑟瑟发抖,更何况让他们上阵杀敌了。 现在城外和公孙霸鏖战在一起的就是林冲,花木兰麾下的一万士兵,雷武锋,刑天烈麾下的两万士兵,可经过连续几天的鏖战两军可都是损失惨重。虽然数天荆州城一直不出城迎战,可在也架不住敌人的疯狂攻城。 今夜已经到了生死垂危的时刻,不开城门迎敌已经是退无可退,所以只能城池之下决一死战。 接连两个小时的殊死之战,诸将皆是疲惫不堪,风云国的战狼骑当真名不虚传,不断的冲杀攻击下,他们却没有一丝的退意。 “蒙大将军,要敌军在发起一次攻击,我军怕是就要彻底被冲垮了,要不末将带领麾下的将士在这里阻敌,将军还是先返回城中防御吧!” 蒙烨看了眼身旁的林冲,花木兰,邢天烈,雷武锋几人,眼眸中腾起坚定的目光,声音铿锵有力:“现在是两军最主要是的时刻,已经不单单的士气,人数的问题,此时要比的是两军的意志力。” “我军疲惫不堪,敌军亦是如此。只要我们坚持下去,紫楚就必胜。吾皇已攻破风雨帝都,斩杀了风云皇帝,就算流干最后一滴血,只剩最后一位士兵也不能让敌军攻入荆州城。” 蒙烨心中太清楚,要是敌军攻破荆州城,从这里杀往紫薇皇城怕是只是朝夕之间的事情,这一路过去安阳城,庆阳城,木龙寨守军寥寥无几,根本无人可挡战狼铁骑的冲杀。 战狼骑大军经过几天的鏖战攻城大军损失至少在一万之众,重伤远更是无数。公孙霸侧目看了眼身旁战甲被鲜血染红的将士,深邃的眼眸深处掠过一道无奈之色。 大战打到如此程度,悲壮之际,胜败已经无关紧要。 “父帅,撤军吧,再打下去怕是身后这些士兵都要葬送在这里,诸将已经接近全力了,难道真的要让他们埋骨于此?” “国已破,家尚在,他们可都是有家庭的,父帅撤军吧!” 公孙洵布满血渍的脸颊上神色痛苦不已,眼眸中闪烁着无奈之色,声音低沉沙哑的说道。 “公孙将军,犬子如此扰乱军心怕是要严惩不贷,徐州城现在怕是已经在南宫虹将军的手中,现在只要我军的冲锋号角再次响起,敌军便可湮灭在我军铁骑之下。” “公孙先锋现在让我军撤退无异于将我军退入万丈深渊之中,风云皇城已破,各大城池怕是也没有尔等藏身之处,难道公孙将军要让着数万大军游荡在天地间,成为无处栖身的丧家之犬?” 墨问天阴狠的声音响起,眼眸中掠过一道狡诈之色,眸光注视着南宫灿给他递上眼色示意。 “公孙将军可是风云国不败的神话,荆州城破,我军便可拿下紫薇皇城,届时迎回秦王和他麾下的骁骑军,我等便可重新夺回盘龙城,歼灭紫楚国。” “将军不要再迟疑,一鼓作气,在而衰,三而竭,现在正是我军攻占荆州城的最好时机!” 南宫灿的话音落,拍马提枪率领着身后的数千大军身先士卒向荆州城中了过去,大军刚刚冲杀而出身后便传来隆隆的马蹄声。 “我军连遭败绩,皆因轻视敌军,现两军都已是强弩之末,鹿死谁手真的尚不可知!” 公孙霸看着南宫灿冲杀出去的背影,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周身上狂暴的战意依然变得羸弱,声音低沉清冷的喃喃自语道。 夜色之下,远处数千战士如奔涌的洪流般疯狂向公孙霸的大军狂奔而来,墨问天阴寒的脸上噙着笑意,声音戏谑:“哈哈,公孙将军怕是南宫虹将军已经攻破徐州,带着大军来支援我们了。” 说罢。 墨问天拍马回身向奔袭而来的大军看去,夜空下大军来时凶猛,只能闻其声不见其人,可听到震耳发聩的马蹄声,墨问天心中腾起一股浓烈的不详之感。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奔袭而来的大军越来越接近,墨问天眼眸微眯,趁着月色定神凝视着虚空中招展的旌旗,旗帜看的不是很清楚,可旌旗上翱翔的黄金神龙标志他是在清楚不过。 “楚非梵,竟然是你!难道真是上天注定让紫楚国崛起?” 浓稠的夜色下,楚非梵侧身在马背上,胯下疾风乌骓踏空而来,顷刻间战马嘶鸣,冲天杀喊声笼罩在苍穹之下。 “紫楚新帝?” “他怎么会带领大军出现在这里?” 无数道疑问在公孙霸脑海中浮现,他知道楚非梵既然是从徐州城方向奔袭而来,怕是南宫虹早已经成为他的剑下之鬼,原本僵持的战局,现在因为紫楚新帝出现,怕是敌军将以碾压的优势将他们屠戮在着荆州城外。 “战狼骑的兄弟听着,风云国已经衰败,大势已去,国军已死,尔等如此浴血杀敌,到底为何?” “尔等都是我们四人麾下的士兵,某不想看着大家全部埋骨于此,吾皇爱民日子,麾下都是仁义之师,只要尔等下马投降,吾皇定不会为难诸位!” 司马讳拍马上前,雄浑磅礴的狂吼声响起,战狼骑的诸将见熊晃,凡朔,龙焱都在楚非梵的身边,脸上神色纷纷有些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