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6章 戟挑赵匡义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526章 戟挑赵匡义

忽有强者现身,且是友非敌,吕布,罗成,高敖曹三将精芒闪烁,视线停留在周侗身上。 “阁下是............!” “温候不必担忧,某乃卢俊义的师傅,天门成员之一,知吾楚大军攻入应天城,特前来助温候一臂之力。” “原来是天门巨擘强者,奉先失礼了!” “有劳先生挡下眼前黑风,本候这就带人去取晋王赵匡义的首级!” 周侗拂袖而立,身影上散发缥缈的气息,好似汪洋大海般,无边无垠,让人捉摸不透,少了一丝铁血战将的杀伐,却拥有江湖强者的洒脱和飘逸。 吕布能够感受到周侗身上气势丝毫不弱于黑风,由他阻挡黑风去路,他可安心斩赵匡义。 “主人先走,此人修为强悍,奴才无万全把握将其斩杀,敌众我寡,主人不可将自己置身危险中。” 黑风背对着赵匡义,沙哑急促声传开,先发制人向周侗暴掠袭杀过去,残影如飞,两柄短刃划过虚空,似恶魔之刃,疯狂肆虐绞杀向前,浩瀚磅礴的黑暗气息绵延,形成一堵冲天巨墙,试图想要将眼前众人一起阻挡,为赵匡义争取更多逃走的时间。 “雕虫小技,想挡下老夫一击,简直痴心妄想!” “温候可放心离去,眼前屏障老夫这就为你清除!” 周侗雄浑声响起,面色平静如水,抬手投足之间,浩瀚的真气之力掠动,双手叠掌,旋转变幻,突然双臂张开,一道嘶吼咆哮的掌风罡气击出。 吼吼~ 吼吼~ 好似九天银河倾倒,掀起惊天巨浪,排山倒海,毁天灭地。 一掌击出,劲风呼啸,迎面袭来的黑雾和刀锋,骤然四分五裂,就连黑风的身影都在不停暴退。 按理说,黑风和周侗实力旗鼓相当,不可能如此不堪一击,原因其实非常简单,周侗一身真气皆是至阳至刚,每一道攻击无坚不摧,力量被他运用的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黑风修为虽强,可力量的运用,招式的领悟,却与周侗云泥有别,以至于一击之下,险些落败。 黑雾屏障四分五裂,黑风稳住退后的身形,抬手阴桀的双目杀机毕露,抬手将背后黑袍掠起,一闪即逝,诡谲阴毒的攻击再次袭去。 “唰~” 周侗身影如出鞘利刃,双脚踏地而行,势如破竹,迎上面前袭来黑风。 砰~ 砰~ 吕布见两人交战在一起,抬首寒光激射,向准备离开的赵匡义看去,冷笑一声,环顾左右。 “罗将军,高将军,走吧,别忘晋王等太久了!” 吕布玩味戏谑声响起,三人并驾齐驱向前狂奔过去,见状,赵匡义脚底升烟,折身向城门口暴掠而去。 漫天星斗闪烁,城池下地面,战火洗礼后留下的一缕缕火苗尚在燃烧,吕布三将纵马飞驰,神驹腾空,绝尘追击。 唰唰唰~ 赤兔狂奔如飞,马背上吕布拈弓搭箭,一连三道飞矢同时穿透虚空,宛若黑暗里择人而噬的毒蛇,嘶嘶作响的朝着赵匡义吞噬过去。 飞矢似流星,快得很,让人触不及防,且是三箭同行,吕布辕门射戟,百发百中的箭技,果然名不虚传。 咻咻咻~ 三箭齐飞,赵匡义回身腰间长剑出鞘,剑锋旋转,身影后撤,动作行云流水,顷刻间,将三箭斩落于地面。 可就在此时,罗成,高敖曹二将已纵马杀至他身旁,两柄寒枪快似游龙,枪锋密不透风,笼罩在赵匡义身影上。 砰~ 砰~ 赵匡义左右格挡躲避,不出五个回合,长剑释放的招式就已略显凌乱,脚下步伐更是杂乱无章。 面对毫无章法的长剑,赵匡义的攻击漏洞百出,罗成,高敖曹双枪合璧,犹似两条神龙萦绕在他周身上一样,时刻准备着张开血盆大口,将其吞噬淹没。 哒哒哒~ 哒哒哒~ 吕布乍然抬首,见赵匡义垂死挣扎,抽出马背一侧画戟,暴喝一声,戟锋划过虚空,纵马上前,惊鸿一戟挥出,迎面向其胸口上击去。 轰隆~ 轰隆~ 戟芒如龙,狂暴威猛,一击落下,赵匡义手中长剑寸寸炸裂,身影更是倒飞跌落出去,鲜血从口中喷出,狂飙飞溅在夜空之下。 “该结束了!” “终不负陛下圣恩,取下北宋帝国之地!” 吕布神情冷酷,响亮声传开,策马挥戟,掀起一阵狂风,手起戟落,碎空向赵匡义斩下。 “不~” “不要~” “本王,乃是................” 赵匡义口中话语尚未说完,用尽最后一丝气力,从地面上爬起,朝着城外方向跌跌撞撞而去,就在此时,三道银芒掠空袭来,方天画戟和两柄锋芒四射的寒枪同时透体而过,将他刺死在面前城池上。 “主人.........” 黑风见赵匡义惨死于吕布三将兵戈下,转身撕心裂肺的狂吼,完全忘记他正与周侗在交手。 “砰~” 就在黑风话音消散时,周侗一掌击中在他后背上,一道血箭飞出,喷洒在地面上,黑风身影向前扑去,目露凛冽杀机。 “罗将军,高将军,斩草必除根,此人不死,后患无穷!” 吕布见黑风对赵匡义忠心耿耿,知道要是不斩草除根,他日黑风绝对成为心腹大患,一声令下,三人收回滴血兵戈,回马横戈,向重伤的黑风冲杀过去。 “唰!” 黑风翻飞衣袍,化为一团黑雾消失在三将眼前,他们回首看去,发现城池下赵匡义的尸体也不翼而飞,就在三人错愕之际,一道森寒蚀骨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中。 “楚国诸将听着,老夫不死,往后尔等休想安稳,一定要让尔等为今夜之事,付出惨重的代价。” “哈哈哈~~~” 黑风沙哑的声音驭风而行,回荡在夜空之巅,三将面露笑意,云淡风轻,吕布出言道: “孤身一人而已,能掀起什么风浪!” “温候不必担心,老夫返回天门就将黑风的消息禀报门主,一道必杀令颁布,天涯海角,黑风必死无疑。” 周侗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吕布战马一侧,铿锵浑厚声响起,吕布闻声颔首,抱拳施礼: “如此甚好,那就有劳周老先生,让天门众强者费心了!” “温候不必多礼,尔等皆为陛下分忧,此乃分内之事,不足挂齿!” “应天城战事落幕,老朽便不再逗留,这就返回天门,让门主下令追杀黑风!” 周侗躬身说道,双臂张开,向后倒飞出去,几息之间,消失在城内楼阁之巅,吕布视线从他身上收回,环顾左右罗成与高敖曹。 “走吧,回城看看情况,不知眼下战况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