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8章 歪门邪道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508章 歪门邪道

无尽的黑暗夜色将天地笼罩,放眼望去,唯有天府城上亮起星星点点的火把之光。 如石虎猜测的一样,典韦,罗世信一路追赶三千残兵来到城下,急促慌乱的叫喊声响起,响彻天府城上空。 石勒循声赶来登上城池之巅,凝神注视着城外残兵,知道他们是自己留给韩虎阻击吕布的士兵,现在他们丢盔弃甲归来,并未发现韩虎的身影,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大帅,是否打开城门放他们入城?” “愚昧!” “浓郁夜色笼罩,他们虽身披我军铠甲,但谁能保证他们不是楚军伪装的!” “传令五毒兵,开启七彩毒阵,任何人靠近城池,全部杀无赦!” 石勒面露阴狠之色,瞳眸微微收缩,冰冷蚀骨的厉喝声传开,背后两名毒影军校尉领命,回身示意五毒兵开始布阵。 蓦然。 城池之巅,一缕缕诡异古怪的响起,似地狱魔音,鬼哭狼嚎,奇诡之音驭风而行,飘荡在天府城上空。 典韦,罗世信循声勒马,凝神向天府城上看去,就在此时,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声炸开,只见天府城下拜月残兵倒地疯狂挣扎着。 “世信,城下拜月残兵是怎么回事,为何发出如此痛苦不堪的声音?” “诡诈的拜月帝国,不知他们又在玩什么把戏,竟然向他们麾下士兵出手!” 罗世信问瓮声瓮气说道,瞳眸大睁,死死盯着前方疯狂挣扎的拜月帝国士兵,一时间,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典韦和罗世信总感觉黑暗中有无数道毒辣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典将军,快看,地面上是什么鬼东西!” 突兀的声音响起,典韦,罗世信纷纷凝神看去,只见地面上明晃晃移动的蛇虫鼠蚁,蟾蜍,蜈蚣,壁虎,快速向大军逼近。 “原来是它们在作恶!” “拜月帝国的手段真是下作,两军交战却总是用些歪门邪道!” “传令下去,大军退后!” “退~” “退~” 一声令下,虎贲军开始后撤,就在此时,吕布带着高顺,麴义,纵马狂奔而来,见大军后撤,迅疾如风来到典韦,罗世信身旁。 “两位将军,为何突然撤军?” “温候不知,天府城内敌军使用歪门邪道,控制天地毒物,正从四面八方向我军覆盖过来,要是再不撤走,大军怕是会葬身于此!” 闻声。 吕布眺首看去,城池下敌兵依旧在惨叫哀嚎,嘴角微微抽动了下,收回目光环顾四下,纵声如雷: “火攻!” “陷阵营听令,将火油在三军前方点燃,其他人马上撤走!” 吕布本以为今夜天府城唾手可得,没想到敌军控制毒物向阻挡三军,既然如此,他有何必急于一时。 夜黑风高,天地漆黑,毒物无处不在,眼下进攻并非明智之举,下令三军撤退休整,养精蓄锐,待拂晓到来,晨光笼罩大地,到时敌军的毒阵将暴露无虞,届时在发起进攻不迟。 撤退是为了更有利的进攻,吕布可不想拿麾下大军的生命开玩笑。 轰! 轰! 高顺指挥陷阵营士兵,将火油倒在地面上,一道火把爬出,吞天烈焰腾起,火蛇直冲天穹,形成一道无法逾越的火墙。 哒哒哒~ 哒哒哒~ 虎贲军在吕布,典韦,罗世信的带领下后撤十里地安营扎寨,吕布下令三军养精蓄锐,只留下部分先登死士负责巡逻。 天府城上。 石勒见楚军撤走,长出一口气,阴桀的脸颊上阴霾尽失,下令守城将士严密注视楚军动向。 一切安排就绪,拂袖疾步行风向城下走去,楚军兵临城下之危化解,他心中担忧石虎,策马扬鞭快速向城内将军府冲去。 夜风微冷,轻轻吹徐。 时间飞逝,转眼黎明。 拂晓时分,浓郁雾霭笼罩在天地间,东方尚未暮白,远处孤峰下古道传来浩荡马蹄声,吕布披甲提戟,阔步出现在大帐外。 典韦,罗世信,高顺,麴义四人在同一时间出现,移步向吕布靠近,五人凝神远眺,循声看去。 “温候,应该是宇文将军和姜将军带兵赶来了!” 远处大军浩浩荡荡而来,高举的火把已经奄奄一息,火焰微弱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熄灭,金龙旗在晨风中招展飘飞。 “没错,的确是宇文将军和姜将军!” 罗世信出言附和,吕布侧身远眺,朝着天府城方向看去,浓雾笼罩之下,他虽然看不到城池的轮廓,可刚毅的脸颊上依旧泛起一抹狞笑。 “典韦,世信,我军一路追杀至天府城,斩敌将石邃,戮杀拜月敌兵两万余人,眼下城内敌军人数不多,本候觉得我军可兵分四路攻下天府城。” “兵分四路?” “城内敌军人数有限,大量士兵都应该在南城镇守,其他三座城门守卫薄弱,眼下两位将军带兵前来,我军兵力大增,同时进攻四座城门,完全没有任何压力!” 典韦,罗世信皆是神勇悍将,可他们对排兵布阵,却有些欠缺,吕布话音响起,两人并未多言,纷纷颔首赞同,一旁高顺出言分析,觉得吕布之谋可行。 说话间, 宇文成都,姜松二将已带兵抵达虎贲军大营外,吕布同诸将一起上前相迎,让天策军入营休息,等到晨光普照大地时,他们在挥军前往攻打天府城。 天策军入营开始休整,吕布带着诸将返回大帐,开始商榷分兵进攻天府城事宜。 此时。 天府城中。 将军府内。 一道炸天巨响传开,浩瀚无边的真气直冲天穹,好似擎天之柱,虽然只是一闪即逝,可城外吕布等人还是察觉,他们冲出大帐,抬首向天府城方向眺望。 “如此恐怖的真气威压,看来城内敌营中有人实力暴增!” “到底是石虎,还是石勒,亦或者是其他人!” 吕布疾首蹙额,目露疑惑,这般惊天动地的响动,突破之人战力绝对逆天,一时间,他放弃了兵分四路围城的想法。 逆天敌将出现,不能让诸将以身犯险,正面进攻可将战斗力凝聚在一起,纵使诸将陷入危局,亦有时间前去相助。 就在吕布思绪飞转之时,天府城将军府中,石虎从房间中走去,周身上死亡戾气萦绕,一举一动中,释放出磅礴浩瀚的恐怖气息。 石虎变了! 好似来自十八层地狱的修罗魔,重临凡尘,欲择人而噬,戮杀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