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6章 万军有何惧,单骑独战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506章 万军有何惧,单骑独战

吼吼~ 石邃被吕布方天画戟击中,蚀骨的疼痛让他神情扭曲,胯下黑点虎好像感受到吕布释放的惊天神威,吓得仰天长吼。 “神魔战神?” “这名头不错,很响亮,本候喜欢!” “今日之后,天下只有一位神魔战神,只能是本候!” “这黑点虎也不错,勉强可以做本候的坐骑,石邃,你的一切本候都已接替,现在你可以安心上路了!” “饕餮附体,神戟戮天!” 伴随着吕布暴喝声传开,遮天蔽日的饕餮虚影出现,吓得黑点虎戛然而止,四蹄弯弓,想要向地面匍匐。 这一瞬间。 吕布一身战力居然达到一百八十五,方天画戟划过虚空,好似陨石跌落,释放出磅礴浩瀚的威压之力。 轰隆~ 轰隆~ 一戟凌空落下,径直撞击在石邃两柄马上,炸天巨响传开,饕餮巨影彻底将一人一骑笼罩,黑点虎哀鸣一声,匍匐在地面上,百兽之王的凶残荡然无存,温顺的像小猫咪一样。 石邃的情况却糟糕至极,强行接下吕布的攻击,两柄马槊被震的嗡嗡作响,手臂耷拉着,脸色狰狞恐怖,嘴角鲜血不断溢出。 显然,在吕布一击之下,遭受到剧烈的内伤。 吕布开启饕餮附体,拥有毁天灭地之力,一击之下,根本不是石邃可以抗衡的,没有将他一招秒杀,足以表明石邃的好难恐怖。 石邃遭受重创,体内气血翻腾,想要离开可胯下黑点虎爬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疾首蹙额,面露焦急之色。 就在此时。 吕布画戟旋转,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好似游龙翱翔虚空,径直轰撞在石邃胸口铠甲上,这一击之下,彻底将石邃重伤的毫无一战之力,身影向前倒飞出去,身上铠甲破碎,一道血柱狂飙飞溅而出。 “不~” “吾命休矣!” 石邃用尽最后一丝气力,仰天长吼一声,双眸中充满不甘,可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话音落。 吕布纵马上前,方天画戟斩碎虚空已经落下,鲜血飚溅,首级滚落,只见吕布压低身影上前,将石邃首级拎在手中,气贯长虹,绝尘而去。 天际。 吕布的身影慢慢化为一点黑芒,一人一骑,消失在荒野尽头。 ............. 不知不觉中,已是夕阳西落。 残阳余晖笼罩在荒野之上,天际一片赤红,似圣光普照,又似一柄利刃出鞘,纵横划过天穹。 远处,孤峰寒山直冲九霄,古道之上,战马奔腾之声隆隆传开,石勒稳住提缰勒马,稳住胯下战马,侧目向身旁偏将看去,急切的询问声响起: “如何,还没有阿铁的消息?” “禀大帅,末将已经派出斥候前去查看,目前尚没有石将军的消息!” “不过,这都过去数个时辰,未见追兵的踪迹,怕是让石将军已经斩杀,大帅不用太过担心!” 闻声。 石勒微眯眼眸,远眺背后荒野,神情凝重不已,道:“派遣斥候,必须带回阿铁的消息!” “传令,三军加快速度继续前行,入夜前,进入天府城内!” “得令!” 偏将禀拳领命,刚欲回首,只见背后孤峰山下古道上,一抹身影出现,一人一骑,掀起万丈烟尘,气势惊天。 “大,大帅,快看!” 偏将颤抖的声音响起,石勒再次转身向背后看去,赤红的残阳下,吕布身披鲜血淋漓的铠甲,胯下赤龙马一样通体赤红,一人一骑,似从无尽余辉中杀出。 “大帅,来人并非阿铁将军,亦非我军斥候,难道楚军一名战将敢穷追千里不息?” 偏将军惶恐不安,说到最后,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要真是楚军一将杀来,那就表明拜月帝国不败神话的神魔战神,已经遭遇不测。 “楚军穷追而来,阿铁应该凶多吉少,他到底是何人,比我的阿铁还要强悍!” “大帅,来人单戟匹马,只有一人能而已,必须将他斩杀,不能让阿铁将军死不瞑目!” “敢杀害吾孙儿,本帅岂能让他活着,传令下去,大军停止前行,本帅要将他碎尸万段!” 石勒目眦欲裂,声嘶力竭的怒喝,提缰回马,紧握手中建平战刀,双眸杀气纵横,背后大军快速调转码头,列阵准备围杀吕布。 哒哒哒~ 哒哒哒~ 隆隆马蹄愈发接近,吕布见前方拜月大军列阵,显然是在等他前来,狞笑一声,提戟纵马来到他们前方。 “敌将听着,不想死,就速速出列投降!” 吕布勒马而立,霸道的声音响起,画戟直指前方,银光闪闪的戟锋停留在石勒身上。 “狂妄!” “本帅背后兵马四万之众,尔只有一人,难道还想破我万军?” “告诉本帅,阿铁现在何处,本帅可考虑饶你一命!” “阿铁?” “汝说的是他?” 吕布抬手将挂在马背一侧石邃的首级抛了出去,径直滚落在石勒胯下战马前,见到石邃瞳眸大睁,狰狞恐怖的首级,拜月帝国众将士皆是脸色苍白,倒吸一口凉气,打量吕布的目光在这一瞬间都变得畏惧。 “啊~” “该死!” “你竟敢杀吾爱孙,今本帅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石勒痛心疾首,怒不可遏的厉声咆哮,建平战刀高举,再次暴吼:“鬼影军听令,战楚将者,本帅赏万金,拜上将军,上品丹药和神兽血脉一份!” “杀!” 石勒一声令下,两侧鬼影军无一人敢上前,见状,石勒大怒,回身战刀挥出,惊鸿一刀,背后两名士兵被斩于马下。 “毒影死士听令,何人敢后退一步,就地斩杀!” 毒影死士可是百分百效忠于石勒,闻声,他们瞬间拈弓搭箭,直指在面前鬼影军身上。 “哈哈~~” “楚国温候吕布在此,尔等速速上前领死!” 吕布面无惧色心不慌,横戟立马雄风展,怒目横眉傲气扬,前方万军有何惧,单骑独战又何妨? “温候吕布,楚之十大元帅之一,敢杀吾孙儿,必杀!” “杀!” 石勒再次咆哮道,两侧鬼影军快速向前冲杀过去,眼下进退都是死,石勒身边四万大军三万众都是他百分百效忠的毒影死士,要是敢退后瞬间万箭穿心,冲杀上前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杀~ 吕布见拜月帝国士兵冲杀而来,声如雷霆,提戟纵马迎了上去,他将眸光停留在石勒身上,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样的道理吕布岂会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