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0章 人神共愤的恶魔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500章 人神共愤的恶魔

兽皇宫内。 御书房里。 楚帝霸道而坐,深陷系统之中,开始查看关于帝将石虎的信息。 石虎,历史中后赵武帝,字季龙,羯族,上党武乡人,后赵明帝石勒堂侄,十六国时期后赵君主。 石勒驾崩,其皇位由儿子石弘继承。翌年,石虎废杀石弘,自立为王,至335年,其首都由襄国至邺。 在位期间,表现了其残暴的一面,因此被认为是五胡十六国中的暴君。石虎卒年五十四岁,其子为争帝位互相残杀,后赵逐渐衰落。 生性残暴的石虎,少年时喜欢用弹弓打人为乐,十八岁时,由于其武艺超凡且勇猛过人,因此受到石勒的宠信,被封为征虏将军。 在军中,凡是比石虎有才艺或有武艺的,石虎就会设法把他们杀死,死于他手上的人不可计数。石虎是好杀的人,每次攻下一座城后,不论男与女都一律杀死。一次,石虎攻下青州后又下令屠城。此次血腥屠城,仅余七百多人保全性命。 石勒临终前,石虎威迫太子石弘把曾劝石勒除掉自己的大臣程遐和徐光逮捕入狱。又命儿子石邃率兵入宿卫,文武百官害怕不已,太子石弘也吓得连忙对石虎说道自己不是治天下的人材,石虎才是真正的天子。但石虎明白石勒尸骨未寒,就这样强登上皇帝只会众叛亲离,并受后世人的唾骂。因此宁愿有点耐性,演出曹操的“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戏,由这位太子登位。 东晋咸康元年,石虎把后赵的国都从襄国迁到邺城,这时的石虎已经称帝,脑袋里只有三件事,一是因,欲,二是杀戮,三是享乐。 从襄国到洛阳,再到邺城,沿途的树上挂满了上吊自杀的人,城墙上挂满因为缴纳不了赋税被斩杀的人头,尸骨则被堆成“尸观”,恐吓世人。血腥屠杀和残酷的压迫使得中原人口锐减几百万,中原沃土变成了“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人间地狱。 因此石虎被称之为残忍的暴君,可以算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简直就是人神共愤的恶魔!” 楚帝将系统中似乎的信息查看结束,如此凶残之人,重临战争大陆,又岂会安分守己,虽然他眼下只是拜月帝国先锋将军,可谁也不能保证他的会不会再次掀起血雨腥风。 所以。 最保险的方法就是将其斩杀,死人会永远安分,也将一劳永逸。 石虎必须死,楚帝心里暗下决定,凝神向系统画面上看去,此时,石虎怒目大睁,紧勒缰绳,跃跃欲试着,显然是准备上前将宇文成都斩杀。 “尔是何人,报上名来,本将不杀无名之辈!” 石虎纵声叫嚣,桀骜狂暴,手中长槊纵横,轻蔑的凝视着宇文成都。 “听好了!” “本将乃天宝将军宇文成都,今日必取金沙滩关隘,尔速速下马领死,可留你一具全尸!” “天宝将军?” “名头倒是挺唬人的!” “你们楚国战将实力不知如何,这称谓倒都响亮的很,今日就让某看看你到底几斤几两!” 石虎冷笑不已,挥动长槊,飞纵战马,绝尘而来。见状,宇文成都毫不畏惧,纵马迎了上去。 一时间。 两人叉枪走马,鏖战在一起,兵戈撞击上下翻飞,火星四溅,掀起万丈黄沙风暴,直冲天穹而去。 “实力不错,将你先战于马下,等西府赵王前来,送他与你团聚!” 石虎纵声如雷,周身上死亡之气绽放,血脉之力开启,整个人好似从尸山血海里爬出一般,不敢想象他到底戮杀了多少生灵。 “石虎,拥有恶魔血脉,当前血脉开启,战力增加百分之十,力量增加百分之二十,兵器和胯下神驹各为他增加百分之一的战力。” “系统测评,当前恶魔石虎战力达到一百六十五,宿主麾下战将宇文成都战力只有一百五十!” “相差十五点战力?” “没想到这石虎的战力,竟然直逼李存孝!” 楚帝有点意外,没想到石虎恐怖如斯,即便如此,在他眼里石虎依旧是将死之人。 “小贱,马上将乌获传承卡使用在宇文成都身上!” 石虎在怎么强大又如何,楚帝要让他死,就算阎王不收都不行。 宇文成都死忠与楚帝,所以他准备借此机会,将其实力改善,斩石虎只是开端,要让宇文成都成为远征北宋,拜月两国最强悍将。 “滴,系统正在使用乌获传承卡,请宿主稍后查看!” “滴,乌获传承卡使用成功,宿主麾下神将宇文成都属性增强,当前战力达到一百七十。” “一百七的战力?” “还不够,朕要让他一招击杀石虎,小贱,将郑彪的传承卡继续使用在宇文成都身上。” “滴,提醒宿主,一名战将只能获得一张传承卡的力量,同时使用两张,力量不会叠加,还有可能适得其反,让战将走火入魔,一身修为尽废!” “并且,神将宇文成都当前的修为,只能将战力提升至一百七十,否则,他根本无法驾驭。” 小贱提示音在传来,楚帝黯然苦笑,道:“看来系统也不是无敌的!” “当然,要是一名战将可以无限获得传承卡力量,天下无敌,宿主以为他还会真正臣服于你?” 小贱言之有理,如果一个人强大到凌驾于所有人之上,那他将睥睨天下,无视任何人,伴随着欲望,野心都将会快速的暴涨。 “是朕想多了!” 楚帝自嘲一声,目光停留在系统画面上,宇文成都战力略胜一筹,他坚信其一定可以将石虎击败。 轰隆~ 轰隆~ 两人越战越勇,血脉贲张,战意噬天,一晃之间,百余回合已过,石虎没想到楚国随便一名战将都如此神勇,竟让他久战不下。 “受死吧!” 就在两人兵戈交错掠过之后,宇文成都突然暴喝一声,身影上气息暴涨,浩瀚磅礴的真气四溢,要不是他刻意遏制体内暴动的真气,此时一身修为应该早已突破,更上一层楼。 “这,怎么可能?” 石虎动武过久,心浮气躁,面色涨红,体内都有些气息紊乱,为使将宇文成都早些击杀,招招夺命,毫无保留。 可宇文成都却神情霸道无比,周身上气息躁动,一身实力在快速提升,显然气势威压已经强于自己,当真还越战越变态。 石虎觉得不可思议,怒叱暴喝,回马长槊横空穿刺,想要一击结束战斗,但宇文成都却毫不躲避,勒马而立,等候石虎的到来。 一抹狞笑出现在他脸颊上,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