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8章 黄金凫雁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498章 黄金凫雁

“哈哈~~” “本将是听过你的威名,今时不同往日,你已是亡国之将!” “今日就让本将见识下,被世人吹捧神勇无敌的霸王,到底有多少能耐!” 项羽久负盛名,但他却只是二品战龙帝国的将领,王贲威猛无匹,勇冠三军,历史中王贲随父亲王翦,东荡西杀,南征北战,横扫天下,相继消灭五国,为秦国的统一奠定基础,立下赫赫战功。 秦统一六国后,王翦、王贲父子激流勇退,荣归故里,不再参与朝政。 王贲久闻项羽威名,早有与其一较高下之意,今日沙场相遇,天赐良机,岂有不战之理。 “杀!” 王贲挥舞战刀,大开大合,刀风呼呼,寒光逼人,只闻刀风,不见刀锋,威力无边。 项羽知王贲绝非泛泛之辈,不然岳飞不可能让他击伤,不去小觑王贲,但也并不畏惧。 沙场之上。 战将应猛如龙,腾九天,战苍穹,破寰宇,生命不息,鏖战不止。 项羽在兽皇城内悠闲已久,今终于纵马驰骋沙场,体内磅礴雄浑的战意,早就压制不住了。 要战! 要杀的秦军,片甲不留! 要浴血千里,击溃秦军,一统玄天帝国之地。 他要为麾下二十万战士,杀出一条生存之路。 项羽冷眸闪烁,紧攥战戟,催动乌骓,向王贲迎了上去,霸道威猛的罡气威压,迎面向王贲笼罩过去。 砰~ 砰~ 砰~ 谈笑间,两人已经交锋十余回合,胜负未分,可愈战愈勇。 两人皆是血脉贲张,斗志昂扬,疯狂挥舞手中兵戈,直取对方首级。 此时。 夜幕已经降临,玄天城上火把之光照耀夜空,大地上闪烁着赤红的光晕,无尽星海之下,远处延绵不绝的孤峰,好似蛰伏在地面的上古凶兽,散着愤怒,凶残的气息。 玄天城下。 沙场上,两国大军疯狂厮杀在一起,地面上血流漂橹,尸横遍野,飞溅狂飙的血柱,在火把之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发刺目噬神。 就在此时。 天际无尽黑暗中,一点金芒出现,好似流星划过,向玄天城暴掠而来。 唰~ 金芒越来越近,只见一只金色凫雁盘旋在司马错头顶之上,少时,长鸣一声,横穿飞落而下,端立在他手臂上。 两军忘我厮杀,楚军战将没有人注意到黄金凫雁的出现,司马错抬手将凫雁带来的信件取下,背后两名士兵高举火把向前。 黄金凫雁,秦皇专门用来传递重要信息的工具,此时它毫无征兆出现在玄天城下,显然是秦皇有密令传来。 少时。 司马错将信件收入灵戒中,抬手黄金凫雁直冲云霄而去,他这才回首向背后看去,雄浑之声响起: “传本帅将令,火麟军断后,擂鼓鸣金,传令诸将后撤!” 一声令下,万余火麟军纵马上前,他们勒马而立,高举手中火铳,直指在前方沙场上。 轰隆隆~ 轰隆隆~ 战鼓四起,响彻天地。 正浴血奋战的秦军忽闻战鼓声,皆是边战边退,毫不恋战。 秦军之所以战力恐怖,和他们严明的军纪,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军令下达,莫有不从。 这种执行力非常可怕,完美的诠释了军令如山。 秦军开始撤退,冉闵,项羽,秦琼诸将带领大军紧随其后,穷追不舍,死死的咬着秦军。 砰! 砰! 砰! 巨响声传来,火麟军手中火铳开始激射,不断击中在楚军身影上。 见状。 冉闵,项羽高举手中兵戈,示意大军停止前行,秦军拥有火器,要是不顾生死冲杀上去,只能变成炮灰。 火器,诸将在科学院内见识过它的威力,何况眼前火麟军至少在万人,杀伤力太强悍了,只能看着他们安然无恙的撤走。 一个时辰后。 秦军才彻底消失在荒野尽头,直至无法听到马蹄声,冉闵才下令三军打扫战场,撤回玄天城。 整整鏖战一天时间,此刻,玄天城下,残尸堆积如山,地面上尚未干涸的血水,在月光照耀下显得愈发刺目。 夜风吹徐而过,刺鼻的血腥之气冲入鼻腔,放眼望去,满目疮痍,残肢断骸,尸体上热血汩汩而流。 刀枪剑戟,飞矢战盾,横七竖八,杂乱无章的布满地面。 两军鏖战时间不久,可沙场上厮杀却异常惨烈,秦军战力太过强悍,楚国三军要不是在众将支撑,怕是无法阻挡秦军戮杀。 这一役。 秦军无故撤走,并非他们不敌仓皇而逃,冉闵,项羽,秦琼众将深知,要是久战下去,楚军伤亡无法估量。 “秦之雄师,果真悍勇!” “难怪秦国久居一品帝国之首,列国都不敢迎其锋芒,此战之后,吾楚三军必须再次严格训练,不能有丝毫的怠慢!” “不久的将来,吾楚与秦之战,是不可避免的!” 冉闵雄浑坚定声响起,诸将纷纷回首向背后三军看去,楚之士卒算是铁血强兵,与列国之间的战争中,血与火的洗礼让他们快速成长。 可即便如此,还是与传承百年的秦军有差距。 “快速打扫战场,三军回城!” 一声令下,沙场上三军开始忙碌起来,冉闵回旋战马,带领诸将向城门口狂奔过去。 ............... 斗转星移,风起云涌。 一夜时间悄无声息溜走,当东方暮白,浓郁雾霭笼罩大地时,在十里外安营扎寨的秦军放弃夺下的城池,三军火速撤离玄天之地。 王贲,姬无夜,李良,庆忌众将心有疑惑,不知司马错为何突然鸣金收兵,现在又下令三军撤回秦国。 三个月得来的战果就这样毫无原因放弃,诸将都不甘心,感受到他们投来狐疑的目光,司马错回首视之,神情毫无波澜,声音雄浑道: “陛下诏令,三军即刻返回皇城!” “有些事情尔等无需知道,服从军令就行!” 黄金凫雁传来密令,让大军放弃玄天之地,立刻撤回秦国皇城,既是秦皇诏令,司马错不敢有丝毫怠慢。 始皇密令召回,一定有攻取玄天之地更重要的事情,至于玄天帝国之地,在司马错看来秦军要想真正夺取易如反掌。 闻言。 诸将轻轻颔首,下令大军开拔,整齐划一的秦军浩浩荡荡离去,好似怒潮撤退一般,离开玄天帝国之地。 此时。 玄天城内。 将军府中。 楚军众将齐聚,岳飞父子亦在其中,他们身上伤势经过一夜时间,虽未痊愈,可正常行走移动,完全不受影响。 “杨将军,张将军说说看,昨日一役,战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