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1章 兵入八方城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491章 兵入八方城

唰~ 短刃锋芒四射,向着伍天赐脖颈上划去,刀锋如电,让人猝不及防。 美人虽好,可也要有命享受。 伏艾灵雷霆一击,发生在星光火石之间,伍天赐只能松开她的玉臂,身影向后倾倒下去。 唰~ 刀锋迎面划过,将空间一寸寸击碎。 伏艾灵见一击未中,手臂回旋,刀锋旋转,再次向伍天赐刺杀过去。 “冥顽不灵,本将军必须好好调教下你!” 伍天赐面色未怒,双腿从马背上松开,手提巨镗,身影向后倒飞出去,飘逸轻灵的落在地面上。 哒哒哒~ 哒哒哒~ 伏艾灵倩影在马背上旋转,抬手紧勒缰绳,纵马向前方银枪冲了过去,见状,伍天赐冷笑一声,打了一个响指,乌骓马长嘶一声,调转方向朝他狂奔而来。 就在此时。 李靖指挥大军已经杀入十绝阵中,看着如狼似虎的楚军,他抬首向城池之巅看去,愕然发现拜月帝国大军早已不见踪迹。 见状。 李靖视线收回,凝神向城门口看去,少时,未见一兵一卒出现,他确定心中猜测是正确的,拜月帝国大军应该是放弃城外北宋军,放弃八方城撤走了。 “哈哈,狡诈的拜月敌将,胆小如鼠,只会些卑劣阴险的手段!” “撤了,撤的好!” “传令兵,擂鼓鸣金,下令大军火速攻入八方城内!” 方腊已死,拜月大军撤走,李靖知道只要兵入八方城,十绝阵中北宋敌兵士气将会一落千丈,人心涣散,彻底变成一盘散沙。 其实。 眼下十绝阵已经千疮百孔,铁车阵被宇文成都攻破,霹雳阵中没有了方腊的镇守,阵中北宋士兵尚未来得及使用两门火炮,就已经被常遇春击溃。 衮刀阵内定彦平双枪好似两条神龙,所想无匹,任由百柄战刀暴雨梨花,密密匝匝攻击而来,他都能轻而易举化险为夷。 双枪穿刺轻挑,一道道身影倒在血泊里,定彦平老当益壮,虎威不减当年,眸子里杀意闪烁,催马向阵中守将临吕师囊冲杀过去。 飞蝗阵是继铁车阵之后,再一个被攻陷的大阵,箭神养由基纵马飞箭,前行之中,快似流星,动如雷霆的飞矢,疯狂夺取飞蝗阵中士兵性命,在五千楚军的冲杀下,他们方寸大乱。 厉天闰镇守飞蝗阵,可他并不擅于弓弩,在养由基九星连珠箭的碾压下,他身中三箭,坠落马下,被楚军士兵乱枪刺死。 各阵中守将相继被斩于马下,大阵已经失去根基,释放不出原有的威力,两军将士在来回冲杀下,大阵陷入慌乱不堪。 此时。 太阴阵中。 伍天赐再次将伏艾灵制服,手掌紧握她抓着短刃的手臂,将她揽在怀中,纵声如雷道: “众将士听令,阵中女兵,不臣服者,全部戮杀!” “伍将军威武,单臂将敌将制服!” 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伍天赐侧目向一旁看去,只见李傕郭汜二将拎着一颗血淋淋的首级,纵马向他狂奔而来。 “敌将郑彪的首级,北宋敌兵听着,不想死的即刻投降,否则,本将取尔等首级!” 雄浑浩荡的声音,似平地惊雷,炸天传开,李傕抬手将郑彪首级扔进太阴阵敌兵之中。 一瞬间。 死亡之气笼罩,众敌兵目光从郑彪首级上划过,惶恐不安,身影瑟瑟发抖。 “小美人,乖乖从了本将,不然如此诱人的美貌,很快就要变得鲜血淋淋!” “北宋帝国大势已去,行将就木,你又何苦枉送自己的性命!” “吾皇乃仁义之君,爱民如子,且知人善用,美人修为不错,要是臣服于吾楚,为夫一定在火凤军里给你某个一官半职。” 火凤军团,楚国唯一的女子军团,花木兰,秦良玉,孙尚香,东方玉梅等人都在军中,她们虽为一介女流,可修为恐怖如斯,沙场上更是所向披靡,无往不胜。 “有本事杀了我,想让本将臣服于楚国,委身于你这样的恶贼,休要痴心妄想!” 伏艾灵苦苦挣扎下无果,怒不可遏的厉喝,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想死,没那么容易,吾楚大军马上攻入八方城,本将会让你成为俘虏,到时班师回朝,本将求陛下将尔赏赐给我,所以你无法逃出我的手掌!” 伍天赐颔首贴在伏艾灵耳畔,雄浑之声响起,侧目向一旁士兵看去,道:“将天蚕丝网拿来,将她带上去好生看管,决不能有任何闪失。” “将军放心!” 少时。 伍天赐将伏艾灵交给麾下士兵,在天蚕丝网的笼罩下,伏艾灵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只能任由楚军带走。 太阴阵主将被俘,加上李傕郭汜二人的震慑,多半北宋士兵选择投降,就在此时,轰隆一声巨响传开,八方城门被攻破了。 靠山王杨林,宇文成都,姜松,高仙芝四将带兵冲入城内,约莫一炷香时间,城池之巅,金龙旗猎猎作响。 北宋敌兵见大势已去,他们已经彻底陷入楚军包围中,城池失守,主将被斩,他们只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就算殊死一战,也是无力回天。 “北宋士兵听着,降者生,抗者死!” “不要在奢望拜月大军可以就你们于危难之中,他们早已抛弃你们撤走,一直以来拜月帝国都在利用尔等,将你们视为炮灰!” “吾楚横扫列国,大势所趋,天灾之后,没有吾楚的庇佑,你们只能成为拜月帝国的棋子,埋骨他乡,葬身荒野。” “为何不带臣服于吾楚,享受浩荡皇恩,过上太平盛世的生活!” 李靖紧握画杆描金戟,纵马狂奔,雄浑霸道之声回荡在天穹之上,浩浩荡荡传入城池下北宋敌兵耳中。 闻声。 沙场厮杀停止,楚军握着滴血兵戈,警惕的注视着面前敌兵,瞬息之间,一道道兵戈落地声传开,城下北宋敌兵纷纷选择归降。 李靖眸光从铠甲破碎,鲜血淋漓的宋兵身上划过,纵声如雷,道:“宇文成都,姜松,常遇春,徐达,李傕,郭汜六将听令,带兵随本帅一起追击拜月敌军。” “这场战役他们才是罪魁祸首,最不能让他们从眼皮底下逃走,就算追至应天城下,也要将拜月敌军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