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6章 宇文成都的霸道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476章 宇文成都的霸道

旷野之上。 枪锋掀起万丈烟尘,朦朦胧胧悬浮在虚空,两人寒枪负于马背一侧,战甲锋芒四射,胯下战马嘶风长鸣。 两人怒视对方,异口同声暴喝,提缰纵马向前怒杀而去,王寅枪法出神入化,浮光掠影,像风一样虚无缥缈,但刺,顶,击,舞,转,颤,挺等枪法要领,被他发挥的淋淋尽致。 所过之处,枪锋肆虐虚空,一寸寸空间破碎炸裂,他嘴角扬起一抹狞笑,怒光锋利,一副必杀姜松的决绝。 然。 姜松云淡风轻,手中八宝玲玲枪舞动,那枪浑身上下,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枪锋一变,化繁为简,疏疏落落,但流转自如,迎风摇曳。 寒枪掠动虚空,如虎啸狼嚎,惊天地,泣鬼神,如鹰爪,蛇形,快似闪电。 两人都是贯使长枪的战将,对枪法都有独到的造诣,看着策马而来的姜松,北宋大军中诸将,面露惶恐之色,他们清楚的感觉到,姜松的枪法要在王寅之上。 “这楚将的枪法刚柔并济,攻守兼备,要比王将军的霸枪攻击更加高深莫测,此战王将军想要胜出实属不易。” 石宝微眯眼眸,凝视着姜松,心里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复,楚军一名先锋将军就恐怖如斯,不敢想象稳如泰山的其他人实力会变态到什么程度。 此时。 先前离开的士兵返回,冲着石宝轻轻颔首,显然已经通知他们口中的庞将军,会在王寅落入下风时射杀姜松,以保此战必胜。 石宝神情阴桀,双眸中闪过一抹狠辣,乍然回首,再次向王寅,姜松两人看去。此刻,两人已经再次交锋在一起,寒枪纵横交错,完全陷入胶着。 王寅疯狂攻击,招招致命,钢枪变幻莫测,残影连连,显然久战不下,内心深处有些着急。 反观姜松,气定神闲,八宝玲珑枪守若大地磐石,难以动摇,攻若星月运行,大江激荡,声势滔天。 突然。 姜松嘴角泛起一抹笑意,声如雷霆,道:“你的枪法的确不错,可过刚易折,锋芒太盛。” “现在本将就送你上路!” 很显然,王寅展开疯狂的攻击,霸道无匹,只是一味的攻击,却不曾注重防御,眼下姜松发现端倪,准备一击制敌将其击杀。 唰~ 八宝玲珑枪银光闪闪,枪锋上凝聚巨大的漩涡,低沉的枪鸣声响起,枪出如龙,快如飞矢,轻松将王寅的攻击化解。 当真是游龙一掷乾坤破! 砰! 撞击声传开,王寅周身上罡气屏障炸裂,钢枪被震飞到一侧,姜松长枪趋势不减,似囚龙出渊,气贯长虹。 砰~~~ 八宝玲珑枪穿刺没入王寅体内,双手紧握枪柄末端,用力轻挑而起,王寅身影从马背上倒飞出去,一道血花紧随枪锋飞出,洒落弥漫在虚空中。 不好~ 王将军有危险! 石宝纵声喝道,催马狂奔向前,就在此时,姜松长枪袭空,拍马疾驰,径直向王寅身上再次穿刺过去。 咻~ 咻~ 说时迟,那时快。 虚空之中,突然传来三道破风声,姜松察觉冷芒向自己袭来,乍然抬首看去,三道飞矢穿透空气阻隔,笼罩在他身上。 “该死的北宋将领,居然暗箭伤人!” “姜松莫慌,某来助你一笔之力!” 宇文成都怒声惊天,胯下黄花千里马风驰电掣而去,他抬手取下马背一侧巨弓,拈弓搭箭,接连三道箭支飞出。 三道箭矢飞出,宇文成都并没有想要将虚空飞来暗箭击落,因为已经为时已晚,而他射出的箭支是对准在石宝身上。 砰~ 砰~ 突如其来的三道飞矢让姜松有些猝不及防,他长枪掠动,动如雷霆,轻松将两道箭矢斩落,但仍旧被最后一道飞矢击中,从他肩膀上穿过。 “宵小之辈,有胆量正面交锋,难道你们北宋战将都是如此在暗地里偷袭的鼠辈?” 姜松强忍着蚀骨之痛,侧目瞥了眼肩膀,见鲜血汩汩而流,已将铠甲染红,脸上神情目眦欲裂,暴跳如雷,怒叱声回荡在虚空。 巨吼声刚落,宇文成都纵马来到他身旁,道:“将军身上有伤,不宜留在沙场上,接下来的对战交给某,必让北宋将领又来无回。” “宇文将军莫要掉以轻心,北宋战将实力一般,可关隘上藏有神箭手,他们暗箭伤人,不得不防!” 闻言。 宇文成都回首向石宝看去,傲然道:“暗箭固然伤人,可他们也要有机会,姜将军安心退下。” “此獠,某必斩之!” 宇文成都三箭飞出,拦下前行的石宝,在此期间,垂死挣扎的王寅艰难站起身子,摇摇晃晃的向关隘下北宋大军走去。 “贼子休走,接本将军一镗!” 凤翅镏金镋横空舞动,黄花神驹飞驰向前,宇文成都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警惕敌将再次暗箭伤人。 咻咻咻~~ 果然,在宇文成都前行中,三道箭矢又一次破空袭来,他嘴角敛起一抹自信的笑意,身影在马背上来回躲避,三道飞矢都和他擦肩而过。 “死吧!” 暴喝声响起,宇文成都将巨镗抛出,径直向王寅后背飞去。 唰~ 王寅感受到背后传来狂暴的杀意,回身看去,瞳眸大睁,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砰~ 凤翅镏金镋狂飞向前,好似重炮弹一样,没入王寅体内,带动着他的身体向后飞了出去,地面轻轻震荡,巨镗竖立在旷野之中。 “楚将休狂,本将这就取尔性命!” 石宝没想到宇文成都会在他面前将王寅斩杀,现在他兵器离体而去,看他如何阻挡自己的攻击。 说话间。 石宝飞马而来,手中流星锤碎空飞来,正面向宇文成都身上撞击,另一只手紧握劈风刀横空斩落。 两道利刃同时笼罩在宇文成都身上,情况十分危急,稍有不慎,将坠马而下,命丧黄泉。 呼呼~ 呼呼~ 流星锤和劈风刀双面夹击,石宝面露狰狞笑意,得意洋洋,完全稳超胜券的样子,可就在两道兵刃距离宇文成都咫尺之间时,他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一抹浓郁的惶恐。 无尽的恐惧! 滔天的死亡之气笼罩,石宝不可思议的凝视着面前宇文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