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7章 差点吓死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467章 差点吓死了

“公子,这水云阁主只是烟花之地的女子,是不是有些太高傲了,要不要属下...........” “滚一边去,要是用强本公子何须等到现在,要让她心甘情愿的,只有得到她的心,才能体会到真正的快乐。” 轩辕豹怒叱一声,吟诗作赋他并不擅长,但能听出泰有才诗句中的意境,可却没能打动杨玉环。 “公子不用气馁,吟诗无人胜出,很快便是武力比拼,到时公子一样抱得美人归。” 轩辕猛声音惶恐的说道,眼下也只能如此了,轩辕豹面露着急之色,想要在武力比试中拔得头筹。 “还有没有人上前献诗!” “如果没有人上前,泰有才将是文试第一,不过他的诗句并没有打动我们阁主,所以奖励百金作为奖励。” “等等~~” “本公子要想吟诗一首!” 坐在楚帝身旁的韩牧突然起身,响亮的声音传开,虽然强行伪装着,可依旧一副不自然的样子,众人视线全部汇聚在他身上,皆是狂笑不已。 “他会吟诗,别闹!” “请!” 高台上女子玉臂抬起,出言说道,男子侧目向楚帝看了眼,开口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四句诗是长恨歌中的句子,楚帝在看到杨玉环的时候就想到了,他并不愿意现身吟诗,所以才告知身旁韩牧让他代自己吟诗。 楚帝进入水云阁内,发现只有身旁韩牧和其他人不一样,询问之下才知道,韩牧也是对水云阁内众女身上的气息好奇。 “好诗!” “好诗!” 众人皆是不可思议的注视着男子,泰有才无法相信有人会吟出如此千古绝句,面露诧异骇然之色,口中不停的默念着。 “兰儿,让这位公子入内阁一叙!” 杨玉环的声音传来,韩牧惊愕惶恐,没想到四句诗词真的得到水云阁主的青睐,不可思议行的看向楚帝。 “轩辕猛,此人是谁,为何能做出如此绝妙的诗句?” “公子,韩牧城内韩铁匠的儿子,他就是一打铁的,哪里会吟诗?” 轩辕眉宇紧蹙,疑惑的声音响起,要说韩牧参加武力比拼他倒是相信,吟诗作赋对于憨厚的韩牧而言,简直难如登天。 “是啊,这小子大字不识几个,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还会吟诗!” 轩辕雷错愕不已,不解声响起,就在此时,韩牧禀拳施礼,道:“这首诗并非属于我,是我家公子的杰作。” “那就请你家公子一起入内殿!” 韩牧恭敬的向楚帝施礼,楚帝起身带着他向内殿走去,一时间,水云阁内一片哗然。 “他是谁~” “韩牧称他为公子!” “是他!” 众人都对楚帝身份充满好奇,在他们羡慕的目光中,楚帝带着韩牧离开,当然水云阁内已经有人发现了楚帝的身份,害怕被楚帝知晓他们的存在,已经将包厢的门紧闭起来。 “他到底是谁,轩辕猛马上查清出他的身份,本公子绝不轻饶他!” “公子,属下这就去办!” 轩辕猛折身退出雅间,刚打开房门一道身影就出现在他身边,两人附耳低语一阵,轩辕猛一个趔趄高大的身体差点栽倒在地。 手扶着门框,瞳眸大睁,声音颤抖的询问:“你,你说的,都,都是真的?” “我们大人就在隔壁,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绝对不会有错。” “赶紧告诉你们公子,早些离开水云阁,就当今日没有来过这里,要是触犯了上面哪位,就算你们公子有王爷庇佑,也一样难逃一死。” “真的能当做没有来过?” 轩辕猛只感觉后背冰冷刺骨,额头上冷汗如雨,紧握着门框的手掌吱吱作响,回身看了眼雅间内的轩辕豹。 “行,行了,我知道了!” 轩辕猛强行稳住颤抖的双腿,推门进入雅间中,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来人面露嘲讽的笑意。 “平时耀武扬威,无法无天,现在只是知道皇上的踪迹,就吓成这幅模样,这心里素质也太差了。” 轩辕猛进入雅阁,轩辕豹回身向他看去,怒声询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查清楚他的身份了?” “清楚了!” “兵部侍郎刚派人已经告知了。” “怎么,兵部侍郎也认识他?” 轩辕豹愈发对楚帝的身份好奇,能和兵部侍郎相识的人,在这兽皇城内算得上是有身份的。 “公,公子,不但兵部侍郎认识,整个楚国的大小官员应该都认识,他是.............” 轩辕猛双腿发软,直接跪地,手指向上空指去,轩辕豹一脸疑惑,不知其在搞什么把戏。 “你的意思是...............” “砰~” 轩辕豹见轩辕猛不停的颔首,吓得身影瘫坐在木椅上,整个人软成一团,他一直想象着和楚帝见面,因为他听到关于楚帝太多的传闻。 楚帝在轩辕豹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他本想着可以在沙场上建功立业,以后和比蒙王轩辕修一样,能成为楚帝的左膀右臂。 可现在却无形中触犯了龙威,装逼不成,是要下地狱的。 轩辕豹陷入极度恐惧中,突然腾起身影,自言自语道:“叔父,只有叔父能救我!” 喃喃自语声响起,身影夺门而出,慌乱的向水云阁外冲了出去。 此时。 楚帝带着韩牧已经来到内阁,杨玉环莲步轻启而至,示意楚帝落座,轻灵声响起: “奴婢,拜见主人,不知主人前来水云阁,有失远迎,还望主人恕罪!” “玉环不必多礼,朕微服而来,不知者不罪!” “韩牧,韩牧~” 楚帝回首向背后看去,想要让韩牧落座,可他已经吓得魂不守舍,接连两道呼喊声响起,他都不曾回神。 “砰~” 韩牧骤然跪地,禀拳施礼,道:“草民韩牧,见过陛下!” “行了,起来吧!” “朕此次前来水云阁,本是冲着玉环来的,却没想到遇到你!” “你年纪轻轻,却有炼器师的天分,吾楚当真是人才济济,你可愿意加入科学院,和几位大师一起学习炼器。” “草民愿意!” “退下在水云阁外等候,稍后朕派人送你前往科学院!” 韩牧领命离开,杨玉环注视着他离开的背影,面露疑惑,道:“主人,这少年并没有什么不同,为何他有炼器师的天分?” “唰~” 楚帝抬手将杨玉环揽入怀中,轻笑一声道:“韩牧可以感受到你们身上真气的不同,并且他是天生的火体,是最好炼器师的苗子。” “给朕说说为何你们身上的真气之力,和其他武者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