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把貂蝉,睡了《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46章 把貂蝉,睡了《求打赏,求推荐票!》

月夜,万籁俱叔,宫墙内只有树叶轻轻地发出的摩擦声,和风声呼啸而过的尾音。 寝宫中。 貂蝉听到楚非梵的声音手中凌厉的攻击之力丝毫没有停留下来,相反攻击的更加疯狂。 沁人心脾的响起充斥在宫殿中,貂蝉的倩影浮光掠影而来,短刃的锋芒之光不断的从楚非梵的身影上掠过。 “紫楚皇帝,这风云国的天下终究不会落入你的手中,受死吧!” 楚非梵一再后退,手中湛卢长剑只守不攻,可就算他剑法精湛,却还是被逼的不断向后退去。 “寡人要想杀汝抬手之间的事情,汝虽为秦安泰的属下,但他现在已经身死,汝何不留在寡人身边,为何要为已死之人白白妄送了自己的性命!” “武师下品的修为还想杀我,紫楚皇帝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 貂蝉俏脸含煞,眸光中充满了不屑之色,倩影飞起轻灵飘逸的轻纱犹如锋利的剑刃般,疯狂向楚非梵袭杀而来。 “不知抬举!” “汝真以为寡人怕你不成!” 楚非梵怒喝一声,体内神级帝王决疯狂运转而起,周身上萦绕着磅礴的真气波动,长剑归鞘,他双拳紧握霸王拳狂猛的轰杀而去。 “好强大的真气波动!” “真没想到这紫楚皇帝修为强悍如斯!” 貂蝉花容失色,眼眸中神色震撼无比,感受到向自己蔓延过来的刚猛拳戾,倩影飘飞而起快速向后退去。 楚非梵虽然一身修为不如貂蝉,可在神级帝王决和神龙之血的帮助下,释放出来的霸王拳威力堪比武师巅峰一击。 貂蝉修为是远超楚非梵,但是她的武力值只有八十五,而楚非梵的武力值现在已经达到了八十九,两人之间的实力悬殊其实相差的并不是很远。 见貂蝉倩影向后退去,楚非梵噙着邪恶的笑容,抬手将她攻击而来的轻纱紧握在手中,万斤巨力贯穿手臂之上用力拉扯,貂蝉的身影旋转快速进入楚非梵的怀抱之中。 霸王传承的万斤巨力,莫说貂蝉一个弱女子的身体,就算是两头巨虎怕是也会被楚非梵拉扯过来。 美人在怀,暗香袭人。 楚非梵整个人心猿意马,一股滚烫的浴火瞬间袭遍他的身体,此时尽是他来到战争大陆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冲动。 貂蝉倩影在楚非梵的束缚下疯狂的想要挣脱看来,然而却丝毫没有一丝用途,她越是挣扎楚非梵的手臂愈发用力。 “寡人欲征服天下,还征服不了你一个宫廷侍女?” “现在臣服寡人,或许将来寡人的后宫会有你一袭之地,要是在冥顽不灵,汝便只能香消玉殒。” 貂蝉感觉楚非梵整个人的呼吸都变的粗壮,深邃的眼眸中闪烁着赤红的火光犹如嗜血的凶兽般,恐怖如斯! 楚非梵感觉此时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体内的神龙之血不断游走在他的经脉和骨骼中,狂暴的占有欲瞬间控制了他的神经。 “啊!” 一道狂怒的咆哮声响起,楚非梵喘气如牛,他极力克制着自己体内的邪火,声音急切:“小贱,寡人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 “系统提示,宿主体内神龙之血开始扩散,因为龙血的原因所以宿主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龙血突然扩散,宿主现在虽是都有爆体而亡的可能!” “什么!” “神龙之血扩散?” “小贱,这神龙之血进入寡人身体已有一月的时间,为什么会在今夜突然扩散?” 楚非梵神情狰狞无匹,心中更是苦闷不已,声音疑惑不解的问道。 “神龙之血虽进入宿主的体内,但宿主的身体一直没有得到神龙之血的淬炼,经过这一个月的大战和修为的突破,今夜神龙之血开始扩散对宿主的身体进行淬炼。”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一切都是宿主的机缘,希望宿主自己把握!” 小贱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贱贱的声音在楚非梵的脑海中响起。 “机缘?” “寡人可是气血方,在这样折磨下去...........” 楚非梵话还尚未说完,寝宫外传来罗世信粗狂的声音:“皇上,没事吧!” “世信,寡人无碍,切莫担心!” 楚非梵用仅剩的一丝理智控制着自己的心神,声音好像从身体最深处嘶吼出来的一样。 貂蝉看准时机倩影从楚非梵怀中挣脱出去,水眸中腾起愤怒的火焰,声音森寒蚀骨:“受死吧,紫楚新帝!” “青木决!” 楚非梵此时已经完全被体内的邪火控制,眼眸中已经完全被赤红火光所占据,身影阔步向前走去完全无视貂蝉的攻击之力。 “唰!” “唰!” 接连两道攻击之力被楚非梵轻松的化解,貂蝉见其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身旁,水眸中浮现出慌乱之色。 楚非梵喉咙滚动,身躯一跃,犹如残暴猛虎般将貂蝉的倩影压在身下,手掌如锋利的铁爪一样狂舞,裙袍撕裂的清脆声,瞬间充斥在寝宫之中。 夜色如墨,皎月悬空高挂,璀璨的星斗镶嵌在苍穹之巅。寝宫之中,一幕春色悄然上演,可惜,却是无一人可以饱此眼福...... 翌日。 晨曦熹微,黎明之光,像一柄利剑劈开了默默的夜幕,迎来了初升的阳光。 明亮的晨光从窗户下落在寝宫之中,床榻上楚非梵头痛欲裂的慢慢转醒,一股芳香之气充斥在他的鼻腔中,昨夜发生的一切场景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侧身环顾四周发现床榻上除了自己再无他人,神情一凝,眼眸中腾起一抹疑惑之色,嘴角噙着苦笑:“我把貂蝉,睡了?” 楚非梵穿好衣物从床榻上跳了下来,快速找遍了整个寝宫都没有发现貂蝉的倩影,他疾步准备向寝宫外走去时,烛台下的信笺引起了他的注意。 “汝之大仇,来日相见,必报!” “什么?” “你也算是寡人在战争大陆上第一个女人,一夜夫妻百夜恩,你竟如此不告而别简直太过分了,要是来日在相见寡人一定要好好收拾你!” 楚非梵看着手中的信笺,他知道貂蝉只是无法面对自己而已,要是她真想杀自己,怕现在他已经成为一具死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