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寡人之天下,何人敢不从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44章 寡人之天下,何人敢不从

夜色浓稠,血染宫廷。 寒风萧瑟,杀气凌天。 风云国宫殿前的鏖战已经接近尾声,宫廷高台台阶上被鲜血染红,禁卫军的两千士兵在紫楚大军的屠戮下,早已消灭殆尽,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此时,整个皇宫中放眼望去,目之所及,残尸遍地,断剑折戟凌乱的插在地面上,整个皇宫满目疮痍,到处都是紫楚国绣有神龙的旌旗。 护龙阁冲出来的数十名武者,已经完全被楚炎龙,典韦,罗世信,燕云十八骑包围,数十人虽然擅长刺杀,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可面对楚炎龙,典韦众人这样的悍将,他们同样是无计可施。 数十人此时已经被团团围住,稍有异动,立刻便会成为剑下之鬼,枪下亡魂。 护龙阁成员都是只忠于秦安泰的死士,虽然他们现在处于劣势,可并没有放弃抵抗,众人手中散发着寒光的兵刃释放而出,还想殊死一搏做最后的挣扎。 “杀!” “杀!” “杀!” 一道道响彻云霄的怒杀声响起,楚炎龙,典韦,罗世信,燕云十八骑快速向众人袭杀而去。璀璨的星斗悬挂长空之上,斩裂虚空的剑光枪芒纵横,护龙阁的死士一个个应声倒在血泊之中。 楚炎龙,动则无常,身影如鬼魅,手中的龙鳞匕快,准,狠,招招致命。 典韦,古之恶来,杀人如麻,手中双铁戟完全就是屠戮,大开大合的铁戟触之必死。 罗世信,今世孟贲,人畏其勇,莫敢与抗,他身藏万斤巨力,手中镔铁枪一招横扫千军,更是无人可敌。 然。 宫殿旁。 楚非梵手握湛卢长剑,周身上萦绕着恐怖的杀气,一副屠戮天下的样子。如刀的眸光打量着秦安泰,手中长剑轻挑而起,九绝剑技快速释放而出。 “秦安泰,今夜就是你的末日!” “数年来你强加在紫楚国的所有一切,都将伴随着你的身死一起湮灭在天地之间。” “因为只有活下去的人,才有话语权,才有机会改变历史!” 楚非梵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身影快速袭杀过去,凌厉的剑光从秦安泰的脖颈上划过,声音铿锵的说道。 英勇非无泪,不洒敌人前。 楚非梵虽然是穿越而来,但昔年风云国强加在紫楚的一切他感同身受,今夜他将一雪前耻,洗刷掉紫楚国所有的屈辱。 “唰!” 剑光横空飞出,秦安泰不愧为久经沙场的老手,他身影快速向后倒退出去,剑光斩断了他头盔的系带,头盔飞出滑落在夜空之下。 “汝之命,寡人取之,何人敢阻?” 楚非梵见秦安泰竟然躲过自己密不透风的剑光,眼眸中掠过一抹震惊之色,声音坚定的说道。 “楚非梵,如可称之为当世英豪,朕是小瞧你了,但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 秦安泰头盔被斩落,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单手紧握着手中银光长剑,再次向楚非梵发起了攻击。 “死吧!” 楚非梵体内神级帝王决快速运行而起,霸王传承之力贯穿在双臂上,湛卢长剑划破大地裂空飞起,和秦安泰凌空斩落而下的长剑碰撞在一起。 “轰!” 震耳发聩的兵刃碰撞声响起,秦安泰手中长剑凌空而出插在地面上,皇宫地面上的石板炸裂出一道道细纹。 秦安泰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向后退去,执剑的手臂更是颤抖不已,眼眸中腾起浓郁的绝望之色,心中深知风云国大势已去,覆巢之危就算是自己也无力回天。 “唰!” 楚非梵身影快速掠动向前,手中长剑抵在秦安泰的脖颈上,嘴角噙着冷笑:“秦安泰,风云国土尽归紫楚,汝可安心去了。” “噗!” 一道血柱从秦安泰口中喷出,楚非梵手中湛卢长剑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风云国一代帝主倒在了他的剑下。 “风云国主已死,风云天下尽归寡人!” “寡人之天下,何人敢不从,杀!” 一场鏖战落幕,风云国帝都盘龙城彻底落入紫楚大军手中,秦安泰死,风云天下乱,紫楚彻底宣布强势崛起,入主盘龙城。 “公瑾,典韦,敬德,世信,炎龙上前听令!” “公瑾带领少安负责城中百姓的爱抚,此为风云国帝都不乏有些世家望族,谨记一定要好好安抚他们,寡人不希望城中出现百姓哗变之事。” “敬德带领嘉远布置盘龙城防御,以防周边列国趁机向我军发难,派出大批斥候观察周边各城池的动向,这几天城门紧闭在我大军前来之前,严禁任何人出入。” “典韦负责城中城防军俘虏的安置,如有异心或者不从者,斩!” “炎龙火速出城前往徐州城,传寡人执意让忠武将军带领两万大军前来盘龙城镇守,寡人荡平风云诸城,将从翌日太阳初生开始。” “世信带领燕云十八骑负责皇宫的守卫,从今起,盘龙城便是寡人的皇城。” “末将领命!” “末将领命!” ............ 诸将领命离开后,楚非梵侧目看着身后磅礴浩瀚的宫殿,感觉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存在,没想到有朝一日紫楚大军可将风云帝都攻破。 “郭爱卿,此战胜,紫楚国土延绵数万里,怕是我军兵力现在无法防御如此浩瀚的国土啊!” “皇上,一寸江山,一寸血,盘龙城都已是吾皇的帝都,何愁风云三郡十六城无法统一?” “武陵郡现已经大半落入吾皇手中,其他两郡虽然强大,但都要防止外敌入侵,凤陵郡要抵御大乾国,凤陵郡毗邻大月国。风云皇帝已死,这个消息一旦传出,他们都将会割据为王,短时间内根本不会向吾皇发兵。” “希望如此,接连一个月的征战,我紫楚现在怕是已经不堪重负,寡人需要以战养战,不然怕是风云尚未荡平,紫楚大军就消耗殆尽了。” “吾皇英明,以战养战怕是如此境地下最好的用兵策略。” 楚非梵神情凝重,眸光遥看着远处苍茫的夜色,手中湛卢长剑归鞘,转身看了眼郭嘉。 “郭爱卿,陪寡人一起参观下风云国的皇宫,这以后可就是寡人的大本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