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3章 张三丰来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433章 张三丰来了

万兽围城失败了! 北宋敌军还不死心,现在有控制飞鸟前来,这是陆地攻击不成,准备搞空战? 飞鸟吞噬天地倒是不难解决,火把防御就可以让遮天蔽日的飞鸟化为虚无,可风涯控制蛇虫鼠蚁,到底意欲何为? 众人猜不透风涯的意图,眼下飞鸟奇袭而来,他们无暇顾及太多,当务之急就是化解眼前危局。 “众将士听令,火把,箭矢准备,只要飞鸟靠近城池,即刻向它们发起进攻!” 李存孝纵声如雷,城池之巅,弓弩兵纷纷拈弓搭箭,高举烈焰沸腾的火把,等候漫天飞鸟到来。 “沙场征战,乃两军对垒,现在却要和凶兽飞鸟斗智斗勇,这拜月教风涯难道只会这些旁门左道?” “存孝,拜月国以圣教治国,以至于整个拜月帝国百姓都是拜月教门徒,就连君王都对拜月教主礼遇有加,封其为国师。” “拜月帝国就是盛行这些旁门左道之风,他们善于控制万兽,炼制机关战士,傀儡死士,研制各种毒素,反正都是些不入流的手段,可就是这些歪门邪道却一直支撑着拜月国,立于二品帝国不倒,周边列国都非常忌惮拜月帝国。” “奇巧淫,技,罢了!” “在绝对实力面前,他们一样不堪一击!” 李存孝听到朱元璋的解释,声音不屑的说道,对于他而言,两军交战就是真刀真枪的厮杀,其他的手段皆不入大雅之堂。 唰唰唰~ 飞鸟自九天横穿而下,穿透空气阻隔,盘旋在明华城上空,远处荒野尽头,隆隆马蹄响起,三万北宋敌军再次出现。 风涯扬鞭策马,冲在最前方,阴桀的脸颊上噙着诡谲笑意,完全一副运筹帷幄,制胜千里的样子。 哒哒哒~ 哒哒哒~ 不多时,大军出现在城池下,风涯端坐在马背上,衣袖翻飞,手中出现一杆长笛,蓦然,笛音传开,宛若天籁,却给人一种莫名的森寒之感。 飞鸟循笛声而动,凌空飞落,好似九天上流星陨落,飞速冲向城池上楚军。 放箭! 放箭! 李存孝,周瑜,戚继光三人同时下令,吞天的飞矢向虚空肆虐过去,飞鸟不计其数,然飞矢如蝗,覆盖天地。 和凌空冲下的飞鸟,好似针尖对麦芒般撞击在一起。 “军师,万兽都无法攻破城池,你不会奢望这些普通的飞鸟,能奈何明华城内楚军!” “高将军真是急性子,本军师岂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风涯将手中长笛收入灵戒,狞笑一声说道,抬首向城池上空看去,笛音消失,飞鸟在飞矢和火光的冲击下,四散狂飞离开。 见状,风涯嘴角上扬,诡异的笑容愈发浓烈,没有丝毫的意外,好像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 飞鸟残尸从虚空跌落,剩下的飞鸟一哄而散,展翅狂飞,消失在虚空之巅。 李存孝,狄仁杰,朱元璋,周瑜,戚继光众将面露疑色,他们不相信这就是拜月教风涯的手段。 就在此时。 城内士兵慌乱而来,快步冲上城池之巅,紧握腰间阔剑,道:“禀大帅,城内蛇虫鼠蚁成灾,开始围攻百姓。” “卑鄙!” 李存孝怒声厉喝,此刻,狄仁杰,朱元璋,周瑜等人才知道,风涯目的并不是控制飞鸟袭击守城大军,而是将目标锁定在城内百姓身上,当真阴毒至极。 “存孝,此事怕没有这么简单!” “狄公何意?” “存孝,别忘了,拜月教擅长控制飞禽走兽的同时,他们还精于毒素炼制!” 狄仁杰心中腾起一股不祥之感,将所猜测的结果道出,一时间,李存孝,周瑜,戚继光三人皆是惶恐不已。 “城外只有北宋敌军三万,根本对明华城造不成任何威胁,彦章,大眼听令,命你二人留下镇守城池,其他人火速返回城内,清剿所有蛇虫鼠蚁。” “该死的拜月教风涯,城内多半都是北宋帝国难民,他竟视百姓的生命如草芥,来日他要是落入本帅手中,必将其碎尸万段。” 李存孝怒不可遏,雄浑的声音传开,拎起手中兵戈,疾步向城下走去,诸将紧随其后。 就在此时。 明华城内,一道道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声响起,声如鬼泣,让人毛骨悚然,众人不知城内百姓正在遭受什么样的痛苦。 唰! 唰! 李存孝,朱元璋,狄仁杰等人刚刚准备从城池台阶掠下时,虚空中两道身影出现,他们踏空而行,如履平地,几息之间,已经出现在几人面前。 “大帅,城内百姓遭受蛇虫鼠蚁的袭击,均已身中诡异奇毒,必须马上阻止城外拜月教驭兽师,不然城内百姓将无一幸免。” 张无忌出言说道,侧目向身旁仙风道骨,白发苍苍的老者看去,再次开口道:“大帅,王爷,这位是无忌的师公,特意前来助吾楚一臂之力。” “诸位,拜月教驭兽师不除,城内成灾的蛇虫鼠蚁不会退去,老朽先出城将其击败,其他事情待北宋敌军撤走之后,尔等在从长计议。” 张三丰道袍飘飞,身影驭风而行,几息之间,已经出现在城外,飘逸的身影,冠绝天下的气势浑然天成,好像九霄谪落的仙人般。 见状。 李存孝面露大喜之色,侧目向一旁看去,纵声道:“王彦章,杨大眼,徐达,常遇春听令,随本帅带兵杀出城去。” 有了张三丰遏制城外风涯,李存孝决定一击诛杀,彻底将城外北宋敌军歼灭。 城外。 风涯正在暗暗窃喜,只要蛇虫鼠蚁将他研制的奇毒传入百姓体内,不出一天时间,明华城将成为人间炼狱。 到时候楚军不开城投降,就只有死路一条,想着自己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将明华城夺下,风涯心中暗爽不已。 可城内突然出现一位身披道袍的老者,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气势,风涯瞳眸收缩,心中暗叫不好,因为他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压根就不是张三丰的对手。 悬浮虚空的张三丰就好像九霄天穹一样,浩瀚无边,给人一种无法窥探的感觉,风涯只在拜月国国师身上感受过这样的气势。 “速速撤去蛇虫鼠蚁,交出毒害百姓的解药,滚回你们拜月国,本座可以饶你一命。” “要是再执迷不悟,休怪本座出手诛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