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今之后,此处寡人的皇城《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43章 今之后,此处寡人的皇城《求打赏,求推荐票!》

风云皇宫中。 两军鏖战,血染长空。 震天的杀喊声传遍皇宫的每一个角落,虚空中刀光剑影纵横,赤红的鲜血飘飞,滴落在地面台阶之上。 紫楚敌军犹如天兵忽降皇城,城中士兵不管是巡防营还是禁卫军都被突如其来的大军杀的措手不及,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尤其是领头的两名将领典韦和罗世信的屠戮彻底震撼了风云守军对紫楚大军的认识,他们势如雷霆,身藏万斤巨力,所过之处,无人可挡。 秦安泰看着不断向自己溃退而来的士兵,脸颊上浮现出惊愕之色,完全被紫楚敌军的可怕战力震慑,他无法相信一直苟延残喘的紫楚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彻底崛起。 多少年来,紫楚国一直在周边列国夹缝中生存,头顶上无时无刻都悬挂着利刃,风云的强势威压,星洛,天龙不断的挑衅,从来没有间断过。秦安泰无法相信如此一个岌岌可危的国家,崛起时会如此的可怕,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竟挥军进入自己的皇城。 紫楚大军多为浴血沙场的悍将,而风云盘龙城中禁卫军和巡防营的士兵,要已经远离了战火蔓延,鲜血横流的沙场,皇城中的安逸生活让他们身上的杀气早已褪去,现在家国兴亡他们完全没有了慷慨赴战的决心。 “皇上,赶紧撤吧,紫楚敌军马上就要将整个皇城攻占,再不撤退,怕是就无法脱身了!” 秦安泰身旁的一名禁卫军首领急切的声音响起,眸光从杀来的紫楚大军身上划过,神情惊慌失措。 “休要多言,国之将倾,覆巢之危,就算现在撤退又能逃往那里?”秦安泰神情冷峻,眼眸中闪烁着寒芒,声音凛冽的说道。 从武陵城发来太子被杀的军报开始,秦安泰就一直心神不定,有种不详的感觉。时至现在,紫楚大军距离自己只有千米之遥,他脑海中不禁想起昔日谏议大夫的声音。 “一意孤行,风云将是唤醒紫楚这只沉睡百年凶兽的导火索!” “禁卫军听令,皇城若破,风云天下将支离破碎,尔等将都成为紫楚奴役的对象,要想保住风云,诸将只有随朕血战到底!” “杀!” 秦安泰高昂雄浑的声音响起,抽出腰间银光长剑,剑锋直指楚非梵大军的队伍,眼眸中腾起决绝的灭杀之色。 一寸江山,一寸血。 秦安泰一声令下,禁卫军后退的身影戛然而止,纷纷手执长矛再次向冲上来的典韦和罗世信冲杀了过去。 楚非梵手中湛卢长剑掠出,面前一名禁卫军士兵倒在了地面上,他乍然抬首,遥看宫殿之上,如刀的眸光和秦安泰的视线碰撞在一起。 “秦安泰,寡人铁骑所向披靡,汝之皇城浩瀚雄壮如斯,今之后,此处将是寡人的皇城!” “哈哈............” 楚非梵霸气凌天的声音响起,胯下疾风乌骓快速向前,他手中长剑左右开弓,禁卫军士兵不断倒在他的屠戮之下。 “楚非梵,你接连杀我皇儿,破我城池,今夜风云聚变,盘龙城就是你死我亡之地。” 说罢。 秦安泰神情刚毅,手执长剑快速向前冲了过去,楚非梵眸光停留在年逾半百的秦安泰身上,拍马腾起,执剑的身影向他袭杀了过去。 “砰!” “砰!” 楚非梵和秦安泰手中长剑碰撞在一起,巨大的撞击力下,秦安泰脚下的步伐仓促,在楚非梵巨力的冲压下身影快速向后退去。 典韦,罗世信见两人酣战在一起,抬首看了眼面前的禁卫军,震天的怒喝声响起,面前的众士兵身影纷纷向后退去。 “唰!” “唰!” “唰!” 黑暗的夜空中三道龙鳞匕刺破夜空袭来,直接将三名禁卫军射杀在台阶之上,虚空中楚炎龙的身影化为一道残影飘然落下。 “灭风云,扬我军威!” “灭风云,扬我军威!” 禁卫军见如鬼魅般的楚炎龙出现,眼眸中纷纷腾起恐慌之色,面对典韦和罗世信的强悍他们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现在又有强者加入众人顿时心生退意。 “杀!” “杀!” “杀!” 烟尘弥漫,旌旗招展,战马嘶鸣,浩瀚的天穹下传来沉雷的马蹄声。宫墙外,周瑜和尉迟恭策马快速奔袭而来,身后带领着数千兵马。 周瑜,尉迟恭大军的到来,紫楚军团的兵力和战力完全碾压式的远超风云国仅剩的不到两千的禁卫军。 冷岩和身旁的几名将领见紫楚大军再次增加,他们知道大势已去,就算拼死抵抗下去也无机会扭转乾坤。 可秦安泰依旧和楚非梵酣战在一起,皇上未退,他们如何可以撤退? “众将士听着,就算血战到最后一人,也要不能让紫楚敌军攻入皇宫中,我等职责就是守卫皇宫,阻击紫楚敌军虽死犹荣!” 冷岩坚定的声音响起,只听到他背后的宫殿里传来急促杂沓的脚步声,数十道身披黑衣的武者快速从殿中掠出,飞速朝着楚非梵和秦安泰的身旁掠去。 “这里皇宫中竟还有此高手,想伤吾皇?” 楚炎龙眼眸中掠过一抹精光,身影飘忽若神飞速向数十道黑影面前掠去,手中散发着寒光的龙鳞匕,疯狂的向几人攻击过去。 于此同时,典韦和罗世信两人因为担心楚非梵的安慰,两人彻底暴怒,犹如嗜血的凶兽一样,挥枪舞戟的向黑影武者冲了过去。 楚非梵感受到虚空中传来的真气波动,侧目见楚炎龙,典韦,罗世信三人拦住了他们前行的脚步,回身手中湛卢剑雷霆一击,轰杀在秦安泰的长剑上。 接连数百个汇合,秦安泰早已体力不支,在楚非梵雷霆一击之下,他的身影趔趄的向后暴退数十米。 “秦安泰,汝大势已去,穷途末路,还是赶紧投降,或许寡人可以留你一具全尸!” “楚非梵,朕十五岁开始征战沙场,一直都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今夜朕要是还有一口气尚存,风云的天下就绝不会落入你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