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9章 小爷弄死你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419章 小爷弄死你

呼呼~ 呼呼~ 荒芜的狂野里,凛冽寒风呼啸而过,地面上积雪在劲风肆虐下翻飞而起,犹如轻舞的精灵一般。 可是当滚烫的鲜血凌空洒落而下时,飞雪被侵染的赤红,化为一滩血水,融入地底之下。 雷焱麾下五万大军与楚军疯狂鏖战在一起,寒冷的气候对两军没有丝毫的影响,他们真气爆发,杀意决绝,手中兵戈大开大合,显然是招招致命。 不过。 在天罚神军的冲杀下,白虎帝国大军已陷入溃败中,天罚神军雷霆之势,犹如出鞘神器,斩天碎地,生生在五万大军战阵中撕扯出一道口子。 秦琼,尉迟恭,杨家七子,秦用,岳云更是猛如恶虎,所过之处,无人能阻挡他们前行的脚步。 杀戮。 疯狂的杀戮。 楚国大军很显然是准备将五万敌军,全部戮杀于荒野之中。 李靖,比蒙王早在接到楚帝诏令时,他们便知此战的重要性,雷焱可以有恃无恐带兵前来,绝非是鲁莽的行为,反之,他肯定对麾下大军充满信心。 也对楚国当前战事做了精准的了解,否则,雷焱不可能长途奔袭而至。 所以此战必胜,众人心里非常清楚,击败雷焱和他麾下五万精锐,白虎帝国乃至四国联军实力都会一落千丈。 楚军抱有必胜的信心,加上天罚神军的出现,三军士气愈发高涨,眼下好像只有杀戮,只有飞溅的热血,才可以让他们感受到一丝温暖。 就这样,荒野之上,大战如火如荼,目之所及,皆是尸山血海,血流漂橹。 此时。 雷焱只听闻背后惊天动地的大军厮杀声,可他却没有时间查看战况到底如何,在李靖,比蒙王,孙坚,孙策几人的围攻下。 战神雷焱一样捉襟见肘,狼狈不堪,纵使有战神之体保护,加上神通战神空间辅助,同样无法冲出诸将的合围。 雷焱被世人称之为战神,但他却不知道李靖同样是战神,且是名流千古的战神,再加上比蒙王,孙坚两人皆是血脉战将,单单孙坚的黄金战体,就让他无计可施。 到底是楚国战将太过强悍,还是雷焱过于自负? 眼下这些问题已经不是雷焱所考虑的,迎面一柄寒枪正风驰电掣而来,朝着他脖颈上穿刺过来。 雷焱丝毫不敢大意,清晰的感觉到这一枪之威,就算无法将战神之体防御击碎,一样可以让他身受重伤。 见状。 雷焱神情阴沉至极,神钺挥舞而出,迎上面前袭来寒枪,抬手抽出腰间阔剑,粉碎寒枪攻击的同时,阔剑将一侧破空落下的裂天战魔斧挡了下来。 轰隆~ 轰隆~ 破空的爆炸声传开,雷焱在李靖和比蒙王的攻击下,身影飞速向后暴退出去,然而,三人的交锋已经没有分开。 李靖,比蒙王疯狂碾压下,雷焱被迫将体内神血激活,霸道暴戾的气息绽放,三人身影横穿荒野,所过之处,地面出现一道道沟壑,漫天狂舞的飞雪,遮蔽了他们的视线。 比蒙王紫金比蒙血脉开启,同时泰坦附体,一手紧握裂天破魔斧,一手抓着擎天月牙镗,矗立在天地之间,宛若来自太古的战天神魔。 “奠魂,万魂归一,杀!” “奠魂空间,封!” 李靖双目中寒芒闪烁,纵声如雷,接连释放两道神通攻击,手中画杆描金戟狂暴碾压,戟锋之上形成巨大的漩涡,好似风暴降临,无情肆虐在雷焱身影上。 轰隆~ 轰隆~ 炸天巨响排山倒海,惊天动地,远处寒山上积雪滚落,犹如巨峰塌陷一般。 恐怖如斯! 骇然惊恐! 啊~ 一道惨叫声响起,弥漫在虚空中的飞雪和雾气,被巨声罡气震飞,雷焱的身影出现,只见他周身上铠甲破碎,头盔早已不见踪迹,乌发杂乱不堪,嘴角挂满血渍,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他,目眦欲裂,任由滚烫鲜血滴落在地面上,手握神钺支撑着身子,狰狞恐怖的脸颊上,泛起一抹不甘之色。 雷焱没有想到李靖,比蒙王的战力如此恐怖,以他们的实力早就应该晋级五品武圣境之列,但他们却将修为强行压制在四品巅峰,这简直就是欺负人。 无耻至极! 雷焱自知战神之体和战神空间被破,已非两人的对手,提起神钺转身向背后坐骑狂奔过去,强行压制着体内翻江倒海的真气,纵身跃上马背,提缰策马,狂逃而去。 “南蛮勇士听令,随本帅一起冲杀出去,其他人休要恋战,马上撤退!” 雷焱声如雷霆,浩荡雄浑,一声令下,战阵中南蛮部勇士纷纷向他身边靠拢过来,显然是准备不遗余力保护雷焱撤走。 激战惨烈至此,撤退是不可能撤走的,想要全身而退,要看楚国大军是否答应。 李靖,比蒙王,孙坚凝神瞩目,视线停留在雷焱身上,深知其已经身受重伤,正是永绝后患的最佳时机,他们岂会善罢甘休,让雷焱再次全身而退? “楚军众将士听令,击杀白虎敌军,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 李靖巨声回荡在天穹之下,霸道威猛,响彻天地,秦琼,尉迟恭,杨家七子以及天罚神军闻声,手中兵戈没有丝毫停顿,依旧疯狂舞动,快速收割白虎敌军的性命。 此刻。 雷焱已经顾忌不了太多,楚军的强悍再一次颠覆了他的认知,直到此时身受重伤,他才明白还是低估了楚军的实力。 想要击败楚国大军,已非他一人可以扭转乾坤,因为楚国战将随便一人,实力都和他不相伯仲。 逃走! 远离眼前楚军是雷焱目前唯一的想法。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雷焱心存侥幸,想着要是能全身而退,来日他必将再次卷土重来。 显然,两次败在楚军手中,雷焱与楚帝之间,早已不死不休。 可一切真就如他所愿? 见雷焱带领南蛮部勇士风驰电掣般冲杀而来,秦用手握行八棱紫金锤,双眸中闪烁着灼热的目光,心里激动无比,视线停留在雷焱身影上。 “天堂有路你不走,居然自动送到小爷面前,看小爷如何弄死你!” “要是小爷不将你锤死,那多对不起陛下的栽培!” “贼子,受死吧!” 秦用挥舞着八棱紫金锤,脚掌轻踏而出,身影一闪即逝,砰的一声传来,秦用抡起双锤,好似饿虎扑食一般,凌空向雷焱攻击过去。 “用儿,小心!” 秦琼双锏从面前敌军身体中收回,乍然抬首,担忧的声音响起,战神雷焱久经沙场,秦用却只是毛头小子,担心秦用会在雷焱手中吃亏。 银面韦陀秦用,手执一双八棱紫金锤,身怀斗战圣体,拥有神通法则,纵使面对全盛时期的雷焱都毫不逊色,何况眼下雷焱只是重伤之体,能不能承受秦用一锤之威都尚未可知。 “轰隆!” “轰隆!” 两道炸天巨响传开,秦用双锤叠加撞击在雷焱手中神钺上,只见其麾下千里驹弯弓着身子匍匐在地面上,而雷焱紧握神钺,拼命阻挡着两柄八棱紫金锤。 此前。 雷焱见迎面狂奔而至的,只是一位乳臭未干的小子,他面露不屑之色,并未将秦用放在心上,可当他挥动双锤,破天砸落而下时,雷焱开始慌了,开始重视眼前秦用。 秦用一击之下,将他体内经脉震的破裂,纵使雷焱在强行抵抗,可他已经是强弩之末。 直到这一刻,雷焱知道楚国任何人都不能小觑,眼前秦用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万般不甘,心中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变态可以调教出秦用这样的变态。 雷焱自诩是天纵之才,但与秦用年纪相仿时,他却不及其千分之一。 一念至此。 面露苦笑之色,神情黯然至极。 “锤霸九霄,贼子,领死!” 秦用发现雷焱体内有伤,并没有想象那般强悍,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一手执锤碾压,另一只手抡起巨锤,一道神通法则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