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剑锋所指,荡平风云《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42章 剑锋所指,荡平风云《求打赏,求推荐票!》

夜初静,人已寐。 盘龙城中,城门口突生变故,伴随着楚非梵带领麾下的五十名士兵从出来,城中守将瞬间感觉到事态的严重。 三百守城将领疯狂奔涌上来,只见罗世信如地狱杀神般冲进他们的阵型中,抬手之间便将两名士兵的脖子拧断。楚非梵体内霸王传承之力运转,虽然赤手空拳,但每一拳轰杀下必有士兵倒在血泊中。 五十名士兵捡起地上的兵刃,如才狼虎豹一样和敌军厮杀在一起,兵刃的碰撞声和惨叫声响起惊动了城墙上的守军,然而当他们手中的箭弩尚未对准楚非梵时。周瑜带着卫离,冷修寒和小分队已经摸上城墙。 一场厮杀在夜幕下悄然的进行着,而城中巡防营的士兵却满城的追杀这盗匪,楚炎龙受命在城中现身,故意带着城防营在城中转圈让他们远离城门口,而减轻楚非梵他们夺取城门的压力。 城墙上守城的将士见突然出现数百人想要夺取城防,他们训练有素,杀伐果断,明显就是久经沙场的悍将,守城将领心中腾起不好的预感,手执长剑快速向擂鼓台跑去。 “卫离,修寒,这里交给你们,那厮想要擂鼓通知城中防御切不可让他得逞,某这就过去将他斩杀!” 说罢。 夜空下,周瑜的身影矫捷的如灵猴一般,快速向守城的将领掠去,一把将地面上的还在滴血的长矛抓起,挥手向面前的将领袭杀了过去。 璀璨的星光下,破空而去的长矛显得异常的刺眼,空气在长矛的穿透下沸腾起来,守将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杀气,豁然转身手中长剑斩落而下将长矛一分为二。 一切发生在星光火石之间,在守城将领斩断长矛的那一瞬间,周瑜的身影已经来到他的面前,手中散发着寒芒的长剑斩落,划破了敌军胸口的战甲。 周瑜锋利如剑的眸光掠过,身影凌空腾起一脚踢中在敌将的胸口上,只见他的身影撞击在城墙上,凌空从城墙上坠落了下去。 一盏茶的时间后。 盘龙城城门口的防御彻底被楚非梵几人瓦解,斩杀敌军数百,俘虏数百,城墙上周瑜张弓搭箭,一道带着火光的箭支冲天而上绽放在夜空之中,宛若九天上坠落的流星一样。 “咯吱!” “咯吱!” “咯吱!” 城门被打开,城外的吊桥被放了下来,夜空之下,城外忽见数万道星火之光,只见典韦,尉迟恭,潘少安,嘉远四人策马冲在最前面,身后紧跟燕云十八骑和一万大军。 一万大军进入盘龙城完全如入无人之境,大军入城兵分四路,楚非梵,典韦节制两路大军各两千五百人直逼风云国皇宫。周瑜,尉迟恭节制两路大军清除城中可战之敌。 四路大军浩浩荡荡,长驱直入的向奔袭在盘龙城的长街上,城中百姓听到雷鸣般的马蹄声,纷纷掌灯想要看个究竟。 楚非梵带领罗世信,典韦很快来到宫墙之外,守城的禁卫军忽见夜色下冲出数千精兵,眼眸中纷纷腾起狂恐之色,当看清楚对方竟然高举在紫楚国的旌旗时,众人吓的魂飞魄散,惶惶不安。 “有敌袭,紫楚大军入城了!” “有敌袭,赶紧通知皇上,紫楚大军杀入皇城,马上就要攻入皇宫!” 接连两道慌乱的大吼之声响起,一名禁卫军的将领起身快速向皇宫中狂奔而起,一路上还在不断的高呼。 “皇上,紫楚敌军入城了!” “皇上,紫楚敌军入城了!” 夜已深,子时刚过,秦安泰刚刚入寝还尚未睡踏实,养心殿外便传来击出的敲门声。 “皇上,冷将军急报,紫楚大军攻入城中,正向皇宫方向杀来!” “什么!” “怎么可能?” “紫楚大军怎么会出现在盘龙城中,现在不是应该和公孙将军的大军僵持在武陵城外?”秦安泰神情震惊不已,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声音颤抖的说道。 秦安泰身子从龙塌上下来,身旁伺候的两名宫女急忙上前伺候他更衣。 片刻。 秦安泰走出养心殿抬首向宫墙外看去,数以万计的星火之光和响彻云霄的杀喊声,彻底打碎了他心中最后的一丝幻想。 “冷将军,传朕旨意,调遣城中所有城防营和禁卫军全力抵抗紫楚国大军,决不能让他们攻入皇城中来。” “快,赶紧传令!” “末将领命!” 看着冷岩离开的背影,秦安泰眼眸中闪烁着浓烈的恐慌,骤然转身快速向奉天殿中走去,脚下的步伐显得有些慌乱。 此时。 宫墙外,楚非梵手中湛卢长剑高举,眼眸中闪烁凌厉的杀气,声音霸气凌天的高吼一声。 “剑锋所指,荡平风云!” “全军冲杀,踏平皇宫!” 一声令下,典韦,罗世信率领燕云十八骑和数千大军,如决堤的洪流一般快速向皇宫中冲杀过去。 禁卫军只有区区不到两千之众,面对五千的铁骑的屠戮,他们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且战且退,很快就将宫门失手,朝着皇宫深处退去。 紫楚大军入城杀入皇宫的消息,一时之间传遍了整个盘龙城,城中百姓惶恐不已,全部都是门窗紧闭丝毫不管露头。而皇宫中此时已经彻底乱了。 四处逃窜想要逃命的太监和宫女,惊慌失措的嫔妃和娘娘,所有人都怕惨死在紫楚大军的兵刃之下,都慌乱的收拾着金银细软想要借机逃出皇宫。 奉天殿中,秦安泰开启了护龙阁终极的使命,自己则是一身金色龙形铠甲,手执一柄银光长剑,起身阔步向殿外走去。 “皇上,不好了,紫楚大军已经攻入皇宫之中,吾皇必须马上撤退,再不走怕是就来不及了,禁卫军最多也就只能再坚持一盏茶的时间!” “撤退?” “皇城中朕的禁卫军和巡防营加起来兵力有一万余众,难道敌不过紫楚长途奔袭而来的敌军?” “朕之天下,何人也别想染指。诸将现在随朕去将紫楚新帝的项上人头斩下,何人要是敢临阵脱逃,休怪朕手中长剑无情!” 秦安泰虽然数十年没有上马杀敌,可他年轻时也是戎马疆场,征战列国。此时紫楚大军逼入宫廷,他心中深知只有血战下去方有一线生机,要是现在撤走怕是风云国从此彻底从战争大陆的版图上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