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8章 痴心妄想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408章 痴心妄想

“怎么!” “兽皇宫一别,你们还没有离开,难道还想趁机刺杀墨攻?” “兽皇城是楚国之地,朕看在墨家机关城和阴阳家的面子上,已经放你们一次,要是在执迷不悟,就休怪朕手段铁血。” 楚帝看着墨妍吃惊的样子,霸道声传开,移步向一旁走去,就在此时,兽皇城内,兵马前行发出的隆隆声响起,众人回首看去,小桂子同杨家七子,妃星辰,熊一武带领大军,风驰电掣而来,将试运之地围绕的水泄不通。 于此同时。 兽皇城之巅,天门强者在叶孤城,西门吹雪,独孤剑,燕十三的带领下出现,他们衣袂在寒风中飘荡嘶吼,霸道而立,杀气凛然。 哒哒哒~ 哒哒哒~ 马蹄声越来越近,小桂子翻身下马,疾步向楚帝走来,背后诸将威风凛凛,皆是上前禀拳施礼。 “陛下,一切按照命令都已部署完成!” “很好!” 话音落。 小桂子回身站立于一侧,百官不知发生何事,大军突然到来,纷纷移步上前来到楚帝身旁。 “今日是吾楚火车试运之日,乃是整个楚国最盛大的事情,朕本来准备是想让百姓,一起见证奇迹的诞生。” “可是,你们当中有人滥竽充数,且包藏祸心,现在朕给你们一次机会,乖乖站出来,可以留你们一具全尸。” 此前楚帝就已察觉,百姓之中暗藏着各国奸细,他们一直藏身于兽皇城内,利用各种身份隐藏自己,想要将他们连根拔起实属不易。 然而,今日为了观摩火车试运,他们自投罗网,不请自来,楚帝岂会放过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机会? 所有人的信息都已经出现在楚帝脑海中,没有人能逃过他的火眼金睛,现在就等着他们原形毕露,自己出来领死。 雄浑浩荡的声音传遍虚空,百姓皆是面面相觑,左右环顾,一副如履薄冰的样子,眼下被大军包围,散发着寒芒的箭矢,直指在他们身上,普通百姓根本没想到只是前来围观而已,现在居然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简直太可怕了。 一个个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围观看热闹了,这一不小心就有丢掉性命的可能。 楚帝见面前藏身在百姓中的敌国暗探,一个个还是心存侥幸,无动于衷的样子,狞笑一声,手臂微微抬起,直指在前往男子身上。 “小桂子,让他上前来,朕对他的身份有些好奇。” 淡然自若的声音响起,小桂子顺着楚帝手指的方向上前,男子见小桂子阔步走来,身影微微颤抖了下,双脚踏地,骤然拔空而起,缥缈灵动,几纵之下,想要冲出楚军的包围。 “咻咻咻~~~” 男子身影暴掠闪过,楚军将士拈弓搭箭,飞矢如蝗,遮天蔽日向他身上笼罩过去,显然,连弓弩并不能奈何他。 轻而易举的躲过飞矢碾压,男子回首向楚帝看去,嘴角泛起一抹诡谲的笑意,充满轻蔑和不屑的意思。 好像是在嘲讽楚帝一样,告诉楚帝,想要抓他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男子肆无忌惮的逞威,可在楚帝眼中,他只是濒临死亡的小丑,有嘲讽他的时间,还不如加快逃跑的速度。 就在男子窃喜之际,一道劲风向他袭来,夹杂着将天穹一分为二的剑芒,男子乍然抬首,头皮发麻,瞳孔放大,脸上狞笑之色凝固。 “唰!” 碎空剑芒落下,男子身影化为齑粉消失,虚空中只是漂浮起一团血雾,没有人看清楚到底是何人出剑。 可惊鸿一剑,却真真切切将男子戮杀,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推你带水。 百姓不知何人手段如此凌厉,可楚帝心知肚明,一切怎么可能逃过他的眼睛? 惊天一剑,只是叶孤城风轻云淡的一击而已,楚帝不禁为被杀的男子感到悲哀,都不知道面对强者手段如何,就敢死无基带的逃走,完全将天门众强者当做摆设? 一剑斩杀,血雾弥漫,百姓惶恐不安,纷纷跪地叩首,藏身在人群中的列国暗探,愈发惶恐不安,他们知道今日插翅难逃。 所有人都在思考着,他们到底是如何暴露了身份,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 楚帝不会告诉他们是因为系统扫描的原因,才让他们无处遁形。 约莫一个时辰,熊一武,妃星辰诸将按照楚帝的命令,将藏身在百姓中的暗探全部抓获,想要逃走之人,下场都是一样。 魂飞魄散,尸骨无存。 暗探一网打尽,楚帝相信小桂子有办法通过这些人,将城内列国藏匿的据点,彻底连根拔起。 同时,楚帝下令让百姓全部离开,并没有伤害他们分毫,试运之地,一时间,除了楚国百官和兵将以外,就能下墨妍,少司命四人。 她们完全沉浸在楚帝带来的震撼中。 楚帝虽然未曾向她们出手,可是斩杀列国暗探,很显然有杀鸡儆猴的意思,就是在告诉她们,要是再敢在兽皇城内为所欲为,下场如同惨死之人一样。 楚之国威,不可侵犯,楚帝愈发不能招惹,当真恐怖如斯。 “陛下,她们四人如何处置,要不要让叶门主一行,将她们全部斩杀?” “不用了,朕一直都是先礼后兵,接连两次放她们一条生路,墨家大小姐和阴阳家少司命要是还不识抬举,那她们只能葬身于兽皇城。” “让她们离开,并且告诉墨妍,墨攻才是最有天赋的机关大师,并且是朕的宠臣,让墨家机关城不要再做无用之功。” 话音落。 楚帝移步上前,下令百官随他一起入宫御书房议事,火车试运成功,接下来任务愈发繁重,一切都刻不容缓。 少时,楚帝带领众女乘九龙车辇离开,百官紧随其后,试运之地由楚军层层镇守,同时还有天门强者坐镇,不会有丝毫问题。 墨妍,少司命看着楚帝离开的背影,恨得牙痒痒,两人何曾受过如此侮辱,楚帝的态度明显就是在告诉她们。 朕不屑杀你们,希望有自知之明,早点离开楚国。 “楚帝,本姑娘才是天下最有天赋的机关师,不管楚国的火车是如何锻造成功的,拥有什么样的技术和机关,本大小姐一定会制造出和它一模一样的火车,属于墨家机关城的火车。” 墨妍看着渐渐远去的龙辇,冷眸内目光坚定,心底暗暗发誓,玉手紧握的吱吱作响,好似发怒的凶兽一般。 当然。 楚帝并不知道墨妍的想法,要是他知道墨妍想要制造出火车,一定会狂笑不已,火车制造和机关术根本没有太多关系。 火车制造已经上升为科技领域,再说,就算墨妍照猫画虎成功制造出火车的外形,没有蒸汽机的存在,她的火车亦只是一堆废铁而已。 所以,墨妍的想法只是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