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铲除刺客,大军出发《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36章 铲除刺客,大军出发《求打赏,求推荐票!》

苍穹漆黑深邃,玉盘似的月亮在云中穿行,在幽蓝的苍穹中显得格外皎洁。璀璨的星斗高悬于空,俯视天下苍生,绽放着冷冷的星芒。 徐州城中,因为大战刚刚落幕,城中百姓多日以来提心吊胆,此时都已经早早入睡,城中显得格外的寂静和清冷。 城西。 数千将士手中的火把高举而起,将高风几人藏身的院子照耀的如白昼一样,地面上数道身影倒在血泊之中。 虚空中数百道散发着寒光的龙须刀裂空朝着楚非梵的身影上刺杀而来,只见其身影飘逸灵动的掠动,指尖上的真气还在不断的飞出。 空气中晶莹剔透的水滴滑落而下,犹如天使的眼泪一样在月光的照色下显得愈发的晶莹,一道道水滴没入高风的身体之中,他脸颊上的戏谑之色消失,却而代之的是一副痛苦的表情。 诸将神情皆是震惊,他们没想到战场上所向披靡的楚非梵,一身武艺竟也是如此的俊俏,众人见楚非梵轻而易举的躲过了高风龙须刀的攻击,心中对楚非梵当真是心悦诚服。 “啊!” “啊!” “啊!” 一道强过一道的惨叫之声传来,回荡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给人一种毛骨悚然,头皮发麻的感觉。 诸将虽是久经沙场之人也被如此惨叫声震惊,纷纷循声看去,只见高风整个人披头散发,双手抓耳挠腮,脸颊上的皮肤被他挠的赤红一片。 “痒!” “痒啊!” “楚非梵,老夫杀了你,你到底给人用了什么?” “啊!” “痒死我了!” 楚非梵注视着脚下步伐凌乱,身影摇晃不已的高风,眼眸中浮现出震惊之色,心中暗想:“真想不到着生死符的效果竟会如此霸道!” “高风,寡人打入你体内的是生死符,天下第一暗器,唯有寡人可解。现在你是不是敢束手就擒了!” 楚非梵说着抬手示意典韦和罗世信两人将高风带带下去,两人将倒地的高风抓起来向庄子外走去。 “等等!” “世信,找块棉布将他的嘴塞起来,别让他的惨叫声打扰了到百姓休息!” 说罢。 楚非梵回头如剑的眸光停留在媚千柔和剩下的两名杀手身上,轻笑一声:“你们是放弃抵抗投降,还是想和高风一样,自己选吧!” 媚千柔身旁的两人听到楚非梵的声音,脸色都愈发的苍白,刚才高风的歇斯底里,疯狂的自我摧残已经深深震撼了两人的心灵。 此刻,一股来自心灵深处的刺痛和恐惧,瞬间袭遍了他们的身体。 “降亦或者死,自己选择吧!” 楚非梵冰冷的声音响起,手中萦绕的真气将地面上的水滴催动而起,三人看着晶莹剔透的水滴子悬浮在空中,眼眸中纷纷腾起绝望之色。 “砰!” “砰!” 两人手中的兵刃跌落在地面上,起身从草庐中走了出来,楚非梵挥手示意身后的士兵起身将三人押了下去,眸光颇有深意的停留在媚千柔的倩影上。 “怎么,姑娘还想继续垂死挣扎?” “秦安泰派来护龙阁的所有杀手,现在死的死,降的降,难道姑娘以为凭你一人之力还能伤到寡人不成!” “紫楚皇帝,我虽为女子但我和他们不一样,一群贪生怕死之徒,我有自己的使命,要想让我投降,别痴心妄想!” “去死吧!” 楚非梵见媚千柔倩影飘飞而起,轻灵飘逸的衣袖暗藏着杀机向自己袭杀而来,眼眸中浮现出怒杀之色。 “寡人多次给你机会,你竟不知珍惜,那就休怪寡人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唰!” 楚非梵指尖上的水滴飞出快速向媚千柔的倩影上飞去,只见她身影快速向后暴退而去,双手挥动着轻灵的衣袖,在她面前旋绕出一道屏障,水滴全部没入衣袖之中。 “九绝剑技,一剑破空!” 楚非梵将腰间的湛卢长剑抽出,身影快速向前冲了过去,手中散发着寒芒的长剑不断旋转。顷刻间将媚千柔面前的屏障击碎,长剑抵在了她的脖颈处。 “怎么,现在还想杀寡人?” “唰!” 楚非梵手中湛卢剑挥舞而出,一道血光散落在天穹之上,绝代艳容的媚千柔应声倒在了血泊之中。楚非梵脸颊上神情风情云淡,眸光从地面上划过,他知道城中潜在的危机已经解除,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起身疾步向前走去,纵身跃上马背。 “众士兵听令,将这庄子和地上的刺客全部给寡人焚烧,诸将随寡人一起返回帅府,有重要的事情商讨!” ............ 帅府中,楚非梵让小桂子通知潘少安,嘉远两人前来商讨重要的军事作战计划。 片刻。 府外传来一阵马蹄之声,只见嘉远和潘少安两人疾步行风的走进帅府,快速向议事厅中走去。 此时,议事厅里典韦,罗世信,林冲,尉迟恭,周瑜,花木兰几人已经端坐在两侧。潘少安,嘉远两人施礼就座后,楚非梵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 “诸将已经全部到来,明日拂晓发兵风云帝都盘龙城的事情有一丝改动,寡人现在通知下诸将。” “明日拂晓由公瑾和敬德两人为大军统帅,少安,嘉远为先锋带领一万大军按照原定机会直逼风云城帝都!” “世信,典韦,随寡人率领燕云十八骑前往武陵城,诸将带领大军直扑风云帝都,寡人会带人追上来的。” “至于徐州城中的防御就交给林冲和木兰了,武陵城中的大军胡乱肯定是暂时的,他们还会对徐州城虎视眈眈,一旦大军围城,切记要听从温爱卿的调遣,明白?” “末将遵旨!” “诸将现在回去早些休息,距离拂晓时分也没有几个时辰了!” 听到楚非梵的声音,诸将全部起身施礼退出,只有罗世信一人还待在议事厅之中。 “世信,城中刺客已经全部被抓,今夜你不用守卫,早些回去休息吧!” ......... 一夜无话,转眼拂晓。 楚非梵彻夜未眠,脑海中反复都是南宫曦离开时的样子,他身影骤然从床榻上腾起,起身推开房门向屋外走去。 “咯吱!” 房门打开,天穹还尚未明亮,可院子中典韦和罗世信笔直如剑的身影已然出现。 “皇上,是不是现在出发?” “世信,公瑾带领的大军准备好了?”楚非梵张开手臂活动了下,声音平静的问道。 “禀皇上,周将军早在一个时辰前已经率领大军出发了,此刻怕是已经越过武陵城了。” 听到罗世信瓮声瓮气的声音,楚非梵心中不禁涌现出感动之情,没想到周瑜竟率先出发一个时辰,如此行军至少了占先机。 “行了,我们准备出发吧!” 典韦和罗世信跟在楚非梵的身后阔步向府外走去,此时燕云十八骑和郭嘉早已经在府外的等候多时。楚非梵接过士兵牵上来的疾风乌骓,起身跃上马背。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