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5章 不过而已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355章 不过而已

夕阳西落,霞光万丈,天地陷入一片赤红之中。 战龙城内。 吕布,冉闵带领麾下大军先后离开,分别前往武月帝国紫云城和秦月城。 楚帝在御书房内将接下来新格局到来前,所有要做的准备系统规划,一切尘埃落定,他这才想起手中还有一颗可以对付李世民的棋子。 “小桂子,传令下去,将王世充和麾下姜飞熊二人带来御书房。” “奴才,遵命!” 王世充是李世民安排在武月帝国的一颗钉子,楚帝现在拔了这颗钉子,可远在龙都的李世民根本就不知道,所以他准备用王世充来做文章。 良久。 夜色悄然落下,笼罩在巨阙宫闱上,御书房外传来急促脚步声,楚帝知道是小桂子带着王世充和姜飞熊前来。 王世充,姜飞熊进入御书房内,纷纷跪地施礼,祈求楚帝可以网开一面绕过他们,楚帝挥手示意小桂子退出御书房,目光停留在两人身上,出言问道。 “王世充,你可知朕为什么从武月女帝手中将你要来?” “草民不知!” “要是楚帝有用得上草民的地方,一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王世充样子狼狈不堪,抬首祈求之声响起,见楚帝一人端坐在上首位置上,四下空无一人,阴狠的眼眸里闪烁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气。 姜飞熊同样抬首,两人目光同时向楚帝看去,心里开始盘算起来。 楚帝神情云淡风轻,淡然自若,响亮之声响起:“赴汤蹈火,朕刚好有一件事情,需要你替朕完成。” “楚帝有何吩咐,草民一定照办!” “很好!” “那朕就给你一次活下去的机会,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 “明日传信给龙唐皇李世民,告诉他,玉华山一役武月帝国根基已是,正是最佳吞并时机,你已经部署妥当,就等龙唐大军前来。” “朕表达的很清楚,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去说!” 闻声。 王世充,姜飞熊皆是呆若木鸡,两人面带不可思议,他们藏身武月之事,很少有人知道,就算至亲都不知晓,楚帝却如此了如指掌,能让人不觉得害怕? “楚帝,草民乃是武月帝国统帅,岂会和龙唐皇有联系,这件事情草民有心无力,怕是没有办法替楚帝完成。” 王世充到现在依旧装傻充愣,完全一副不认识李世民的样子,侧目不时向姜飞熊看去。 “没有联系?” “既然没有联系,朕这就送你们去和刘武周,孔融他们团聚,反正你们一直明争暗斗,正好黄泉路上不寂寞。” 话音落,楚帝一掌拍在面前木安上,巨响炸开,身影腾起向两人走来,王世充,姜飞熊二人面如死灰,目光毒辣,反正左右难逃一死,两人决定铤而走险,企图将楚帝斩杀于御书房内。 姜飞熊和王世充多年,两人之间默契十足,一个眼神便知对方在想什么,根本不需要太多交流。 见楚帝移步向他们走来,姜飞熊率先腾起身影,刚猛霸道一掌迎面向楚帝拍了过去。 “砰!” 空间一寸寸破碎,气息在狂暴的掌风下躁动起来,姜飞熊神情狰狞恐怖,混身真气之力全部汇聚在手掌上,这是准备一掌将楚帝击杀的节奏。 很显然。 两人对楚帝的了解并不多,如果他们要是真正了解楚国就会知道,楚帝才是楚国最强悍,最残忍的存在。 李元霸动辄将人拍打在地面上,白起动辄屠城,可楚帝杀人一直以来都让死者感觉不到痛苦。 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是形神俱灭,尸骨无存。 王世充,姜飞熊两人修为皆是三品武圣境上品,面对已经五品武圣境修为的楚帝,两人根本就是找死,以卵击石。 “砰!” 当姜飞熊掌风距离楚帝咫尺之间时,一声震耳发聩的巨响传开,空气中瞬间腾起刺鼻的血腥之气。 只见一道凌厉似箭的真气,将姜飞熊手掌穿透,趋势不减,快如雷霆,直接将其手臂一分为二,真气剑刃直击脖颈,一道婴儿拳头大小的血窟窿出现,姜飞熊身影向后倒飞出去,撞击在御书房门上,双膝跪地,当即气绝身亡。 一切发生在星光火石之间,楚帝随意一击,却是行云流水,威力惊天,王世充瞥了眼飞出的姜飞熊,已经腾起的身影,砰的一声再次跪倒在地面上。 “大胆狂徒,竟敢偷袭楚帝,真是死有余辜,草民一直让此人待在身边,真是养虎为患,差点伤了楚帝万金之躯,草民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王世充爬在地上,不停叩首,额头汗水将地面打湿,早已吓得神魂俱灭,姜飞熊的实力和自己差不多,却连楚帝随意一击都无法阻挡,王世充当然不会再去送死,一时间,将自己和姜飞熊摘得干干净净,好像从来不认识他一样。 已经身亡的姜飞熊,要是知道他一直效忠的王世充,居然是这般厚颜无耻之人,怕是会从地面上爬起和他拼命。 “王将军不必惊慌,宵小之辈,朕一指碾压!” 楚帝狞笑一声说道,抬手示意王世充起身,可此时王世充双膝好像生根长在御书房地面上一样,两次想要站起身子都失败了。 “楚帝圣恩,草民惶恐!” 楚帝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王世充示意姜飞熊出手,他们虽然是眼神交流,可根本逃不出他的眼睛。 本以为杀鸡儆猴,杀了姜飞熊用来震慑王世充,却没想到这家伙为了活命,无所不用其极,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 “王将军,朕知道一直以来都是他为你出谋划策,很多时候你都是无辜的。” “是啊,要是楚帝了解草民!” 楚帝话尚未说完,王世充就出言附和,完全一副卑鄙小人的嘴脸,让楚帝对他愈发厌恶。 “朕是真心想让王将军留在楚国,却没想到王将军却拒绝朕的好意,一封书信可以完成的事情,将军却如此为难。” “将军既然为难,朕只能寻找他人帮忙,可是吾楚从来不养闲人!” 说话间,楚帝腰间湛卢出鞘,寒光四射,摄魂夺魄,王世充刚刚腾起的身影,再次跪倒在地面上。 “楚帝饶命,草民一切按楚帝安排就是!” 一个时辰后。 御书房内,王世充亲笔书信完成,楚帝下令小桂子,让他按照王世充说的办法将书信送出。 “楚帝,龙唐乃是一品帝国,根深蒂固,矗立不倒,楚帝要想与龙唐为敌,草民愚见,还是三思而行。” 王世充出言提醒,奢望可以得到楚帝好感,从而幸免于难,可楚帝只是淡然轻笑,霸道之声响起: “不过是一品龙唐帝国而已,朕还不曾放在眼中!” 不过是? 王世充懵了。 一品帝国,能用不过是来形容啊! 楚帝和李世民之间早已不死不休,主动出击,远比被动要强,眼下的楚国远非往昔,已是凶名远扬,强势崛起,势如破竹。 少时。 王世充被禁卫军带走,楚帝目光停留在背后地图上,开始研究龙唐行军路线,如果李世民看到书信,选择相信王世充,楚帝就可以借此机会歼灭龙唐大军。 时至午夜,楚帝才从御书房离开,移驾向瑶华宫走去。 翌日。 刘晗菲从睡梦中醒来,一旁空无一人,红晕未散的脸颊上浮现一抹黯然之色,她知道在楚帝眼中,自己只是玩物而已。 一念至此,黯然伤神,往昔的刁蛮公主,却变成了金丝雀被楚帝圈养在瑶华宫内。 此时。 楚帝已经从城内岳飞府邸离开,带着李元霸,纳牙阿,单雄信三人和燕云十八骑,纵马向城外狂奔而去。 今日启程,前往玄天城,之所以将李元霸带在身边,是因为楚帝担心他太过鲁莽,再闯祸,没有他军中诸将无一人可以遏制李元霸,为了安全起见,只能将他带在身边。 晨风清徐,迎面扑来,让人心旷神怡,楚帝带领二十人离开战龙城,浩瀚荒野中,战马四蹄绝地,好似飞箭穿透虚空一般,几个呼吸间,消失在荒野尽头。 战龙城距离玄天城距离较远,纵马狂奔,昼夜兼程,也需要至少五日时间,但是距离楚帝和沈墨卿两月之期还有七天时间,所以一行人时间比较充裕。 ............. 三日之后。 楚帝一行已经出现在玄天帝国土地上,此时正置身在大庸城内,此地算是已经抵达玄天帝国中央,距离皇城玄天只剩下两天时间。 接连三日昼夜兼程,一行披星戴月,楚帝决定在大庸城内休整一番,下令单雄信已经前去寻找酒楼,其他人跟在楚帝背后牵着战马。 大庸城? 此城百姓倒是过的安逸,好像天下战火对他们没有丝毫影响,来往如织的百姓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少时。 单雄信回来,告诉楚帝酒楼已经安排好,一行人这才朝着酒楼方向走去,前行之中楚帝耳畔突然传来系统提示音。 “滴,恭喜宿主成功完成帮助武月女帝铲除反王任务,获得系统奖励神秘召唤礼包一个。” “任务完成了?” 楚帝有点不知所措,玉华山下孔融,刘武周,罗铁汉,谢天豹四人被杀,王世充被活捉,其他四人去向不明,难道曲华裳短短不到十日时间,就将他们全部斩杀? 要真是如此,楚帝不得不重新审视曲华裳了,她的野心和能力地颠覆了楚帝对她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