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1章 金龙所至,天下皆惧(2)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351章 金龙所至,天下皆惧(2)

“轰隆!” “轰隆!” “轰隆!” 巨声响彻天地,虚空之中猛虎战车翻飞,好像滚滚转动的巨石,朝着武月大军碾压而来。 吕布麾下士兵将没入地面寒枪收回,诸将一起将面前战车挑飞,固若金汤的猛虎战车失去作用,被他们冲开一道口子。 “杀!” “杀!” “杀!” 杀喊声此起彼伏,以吕布,宇文成都,典韦,石达开,罗成,罗世信为首,楚军彻底进入四大统帅麾下大军中。 桥蕤,纪灵二将纵马上前,挥动兵戈试图想要迎战吕布。 “楚将休狂,本将这就取尔性命!” 纪灵纵声怒吼,浓郁的杀气萦绕在周身上,寒枪穿刺,飞马奔走,直击吕布过去。 “取本候性命,尔还不够资格!” “受死!” 吕布身影腾空跃起,暴掠向前,方天画戟横空斩落,浩瀚的威压之力迸发,迎面向纪灵穿刺过去。 “砰!” 纪灵高举长枪,欲阻挡吕布画戟,可是一击之下,撞击之声震天,纪灵手中寒枪颤抖狂颤,瞳眸中腾起恐慌之色。 纪灵清楚感受到吕布一击之下,彻底将他的罡气屏障击碎,双臂好似雷击,根本无力在挥动手中兵戈。 说时迟,那时快,吕布画戟横空平行而过,沿着纪灵枪柄划过,一道鲜血飙升射飞出,他的手腕被画戟挑断。 “啊!” 凄厉惨叫声响起,纪灵回旋战马,拔马狂奔,吕布并未前行追击,感受到一道凌厉的刀锋,抬手画戟向一侧击去,挡下桥蕤战刀的偷袭。 “逃走一个,又来一个送死的!” 霸道之声响起,吕布和桥蕤交锋在一起,一时间,沙场上,典韦,罗世信,罗成,宇文成都,史万岁,石达开相继选择敌将。 疯狂的是厮杀,兵戈撞击,声震于天,血染碧空,让人惊恐慌乱。 于此同时。 玉华山方向,岳飞,项羽带领大军冲杀而出,快速汇聚在冉闵,李元霸四将身旁,四将狼狈不敢,面颊上尘埃和鲜血凝结,干涸炸裂出一道道细纹,犹如刀疤剑痕一般,狰狞恐怖,让人触目惊心。 “冉闵,尔等四人为何如此模样,前方于武月大军交战者是何人?” 岳飞目光从四人身上收回,抬首向前方眺望,询问之声响起。 “别提了,武月帝国使用火雷,差点就葬身其中,多亏温候带兵及时杀来,眼下武月大军阵型一分为二,正前方大军统帅应该已经猜出吾楚大军将至,所以严阵以待,等候你们到来。” “温候吕布?” “看来楼兰帝国战事已经了结,温候麾下虎贲大军强悍无匹,今日正好吾楚大军合二为一,同项王一起击败武月。” 岳飞响亮之声响起,战意腾起,侧目看了眼项羽,显然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温候吕布,此人实力如何,看他手中画戟,行云流水,武月敌将根本不是他对手,可他为何不将其斩杀?” “项王,温候实力仅次于元霸,天王冉闵,乃是吾楚悍将之一,其身边手执凤翅镏金镋者,乃是宇文成都,另外手执两名铁戟者,乃是典韦,这两人实力和温候不相伯仲。” “当真恐怖如斯?” “本王可以同他们一起斩杀武月大军,实乃三生有幸,今日三军合一,兵力丝毫不弱于武月,此处又是荒野平原,正是斩杀武月敌军最好的地方。” “众将士听令,随本王一起戮杀武月敌兵,将他们赶出武月之地。” 项羽气势盖天,提缰纵马,盘龙戟负于马背一侧,一人一骑,犹似一条驭风而行的黑龙,迅疾狂奔向前。 熊四,虞子期,钟离眜,项庄四将紧随,岳飞看着霸王军团杀出,冲着冉闵笑了笑。 “项王已经杀出,吾楚战将可不能落于他之后,此战将再一次让项王见识下吾楚大军神威。” 岳飞,冉闵何等聪明,这段时间一直跟随在楚帝身边,两人岂会猜不出楚帝想要让项羽臣服,眼下攻打武月大军就是最佳机会,可让项羽真正了解楚军。 “元霸,是时候你大显身手了,怎么难道你被火雷震伤了?” 岳飞见一旁李元霸竟没有纵马杀出,以为他被火雷重伤,询问声刚落,只听其瓮声瓮气道: “区区火雷岂会将我击伤,本王只是再想,是不是应该将面前二十万武月大军全部锤死!” “好,就这么决定,本王先行一步,岳帅,天王,子龙,再兴你们随后前来便是,这头筹可不能让项王拔了!” 话音落。 李元霸纵马飞奔而出,飞速上前和项羽并驾齐驱,狂笑一声,道:“项王,昔日泾阳城内,你我切磋未分胜负,不知项王有没有兴趣,今日和本王一较高下,看看我们两人谁斩杀武月敌将多!” “这都可以?” “好,本王答应了!” 项羽没想到李元霸竟把沙场交锋,当成一种游戏,简直让人匪夷所思,放眼整个战争大陆怕是也只有他一人了。 项羽和李元霸并驾齐驱,背后岳飞,冉闵,赵云带领岳家军,西凉铁骑,龙刺军团,铺天盖地奔涌向前。 一时间。 玉华山下汇聚楚国,武月帝国,项羽军团,合计人数近百万之众,场面前所未有盛大,放眼望去,荒野之上,入目尽是剑拔弩张的士兵。 天穹之下,刀光戟影,飚溅的鲜血,一道道身影倒地,沙场之上笼罩着浓郁的死亡之气,好似地狱暴露在虚空之下。 武月大军首列,罗艺,王世充,谢天豹,刘武周,罗铁汉五人凝神注视着霸道而来的项羽和李元霸两人,众人皆是脸颊微微抽动,强行压制心中惶恐。 “北平王,项羽,李元霸杀至,尔是何意?” “杀!” 王世充询问声响起,罗艺根本无暇回答,提缰纵马,暴喝一声,背后虎贲铁军和猛虎车骑,宛若决堤之洪席卷天地。 谢天豹,刘武周,罗铁汉三人见罗艺杀出,侧目纷纷对王世充嗤之以鼻,带领麾下兵将随罗艺而去。 “大帅,楚军来势汹汹,如狼似虎,此战胜负莫测,大帅应早做打算,保存实力。” 姜飞熊策马上前出言提醒,王世充狡猾如狐,岂会看不出楚军势大,可眼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武月大军落败,其他统帅和北平王仍旧尚有根基,如果他带兵撤走,无疑成为众矢之的。 “飞熊,此战无论如何都要参与,并且要设法获胜,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楚帝已经攻下战龙帝国,要是此战落败,武月帝国怕是不久一样会成为楚帝囊中之物,就算我等前往龙唐帝国,蛰伏这么多年寸功未立,有何颜面去见秦王?” 王世充眼眸微眯,坚定之声响起,虽然平日与其他统帅勾心斗角,各有鬼胎,可大局势面前,他并非鼠目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