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李渊气的翘辫子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343章 李渊气的翘辫子

李建成,李元吉二人离开东宫不到一个时辰,侯君集,段志玄二人已经带兵前来,毋庸置疑,他们扑空了。 此时。 李建成一行正向皇宫外走去,前行之中,李元吉突然开口道:“楚帝,真是料事如神,让我们避开玄武门,没想到哪里当真藏了万人兵甲。” “接下来,就是禁卫军最后一道阻隔了,杀出皇宫,前往飞仙酒楼,只要离开龙都,我们就安全了。” “元吉,莫要多言,带着凌伐,凌屠和东宫士兵冲杀出去,何人敢阻挡,全部杀无赦!” 李建成太了解李世民,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敢兵入皇宫,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 要想出宫,只能强行突围,事关性命,李建成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约莫一炷香时间过去。 皇宫中已经厮杀声震天响起,冯立,薛万彻二人带令东宫两千士兵在玄武门外阻挡程咬金,李勣二人麾下大军。 另一边李建成带人已经和宫门口禁卫军拼杀在一起,凌伐,凌屠二将强悍无匹,一人手握巨斧,一人手握巨锤,面前不断向前奔涌而来的禁卫军,他们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养心殿外。 李世民听到震天的杀喊声,脸上腾起狰狞笑意,心中窃喜,断定今日之后,龙唐帝国将彻底落入自己手中,他终于可以大展拳脚,施展抱负,完成一统天下大业。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三名士兵疾步上前,跪地禀拳施礼:“禀秦王,东宫已经人去楼空,太子和齐王带人正向宫外杀去。” “玄武门外,薛万彻,冯立二将带领东宫侍卫,正在阻挡程将军和李将军。” “他们难道早有察觉?” 李世民自认为他的部署千衣无缝,李建成,李元吉二人不可能提前得到消息,这一刻整件事情变得蹊跷,他脑海中不禁闪过楚帝的身影。 “怎么可能,难道他还能未卜先知?” 最终李世民认为只是巧合而已,楚帝怎么可能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情,李世民不禁觉得自己的想法非常荒谬。 也许是他太过于忌惮楚帝,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联想到他。 “太子和齐王想要要出皇宫,那就放他们出去,告诉柴将军,在皇城下截杀太子,齐王,一个都不要放过。” 李世民面露怒色,冷声下令,士兵起身疾步离开,只见他甩动衣袖,带着背后将领向皇宫外走去。 此时。 养心殿内,李渊清楚的听到李世民和士兵的声音,气的浑身颤抖,一口鲜血喷出,身影向后倒去。 “逆子啊!” “杀兄谋逆!” “逆子啊!” 李渊口吐鲜血,脸色苍白如纸,他心里清楚,今日之后,龙唐帝国将彻底易主,就算自己不传位给李世民,亦丝毫不影响他大权在握。 李世民当然不会对李渊不敬,眼下已经无人能阻挡他登基,要是杀了李渊将对他的统治和名声有极其坏的影响,天下百姓恐怕会对他口诛笔伐。 所以留下李渊颐养天年,他可名正言顺登上帝位。 此时。 宫门口。 凌伐,凌屠二将斩杀禁卫军数百余人,此时,李建成,李元吉身上早已被鲜血染红,禁卫军和李世民是一条船上的,他们皆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 纵然面前两人是太子和齐王,一样不可能让他们逃出皇宫。 怎奈。 凌屠,凌伐二将太过逆天,斩杀禁卫军,宛若犹如碾死一只蝼蚁般简单,数百人被杀,却无法阻挡两人前行的脚步。 就在此时。 一名士兵上前在禁卫军统帅耳边低语,只见他挥手示意,千余禁卫军纷纷后撤,显然是有意让李建成一行离开。 眼下情况危急,李建成无暇顾及太多,在凌氏兄弟的保护下,快速向皇宫外逃去。 前行不到千米之遥,刘文静突然停下脚步道:“太子,禁卫军突然撤走,城墙外怕是有更多敌军正在等候,此乃李世民的奸计。” “文静的意思是...........” “柴家?” “对,龙都内只有柴家手握重兵,他们却和秦王关系密切,看来今日想要出宫怕是不可能了。” 听到李建成和刘文静的对话,李元吉轻笑一声,道:“大哥,刘大人不必担心,元吉早有部署,齐王府和太子哥哥麾下的翎卫车骑,此时应该就在宫墙外阻挡柴家大军。” “这么大动静,城内飞仙酒楼强者不可能没有察觉,相信他们应该在来的路上,只要楚宫就能返回龙州,到时统领大军前来,联合楚帝,必能将李世民击败。” 听到李元吉的声音,两人诧异不已,没想到齐王居然有这份心机,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别这样看着我,这一切都是楚帝锦囊里计谋,我只是按照他说的去做而已。” “楚帝,真乃神人也!” “先撤出皇宫,以后的事情待回到龙州,再从长计议!” 李元吉急声说道,李建成和刘文静收敛心神,一行人快速向宫墙外冲了出去。 一切正如李元吉所言,宫墙外,齐王府兵甲和太子麾下的翎卫车骑正与柴绍麾下大军对峙。 “殿下上马,即刻前往东城门,哪里有人接应!” 十名士兵上前将战马交给太子和齐王一行,少时,隆隆马蹄声响起,一行人横穿龙都长街,本想在他们杀出皇宫瞬间,下令放箭将他们射杀,却没想到齐王府兵和翎卫车骑出现。 可现在柴绍只能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只能往而兴叹。 ........... 三个时辰后。 秦王府内。 李世民霸道而坐,下首柴绍,侯君集,程咬金,李勣诸将落座,只见他脸上噙着愤怒的火焰。 “太子和齐王逃出皇城,将会后患无穷,本王如此精密的部署,竟让他们逃走,尔等告诉本王到底为何?” “柴绍,皇城外,为何不下令斩杀太子和齐王!” “回殿下,皇城下,龙都百姓汇聚,要是末将当众射杀太子和齐王,必将引起百姓骚乱,这恐对殿下登基之事有所影响。” 柴绍腾起身影,禀拳施礼道,一侧一名仙风道骨的男子起身,出言为柴绍解围:“殿下,眼下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太子和齐王逃出行皇城,他们必将率先前往龙州,殿下应派人前往截杀。” “另外,必须找出是何人泄露消息给太子,还有皇城门口助太子逃走的到底是何人!” “陛下,李大人言之有理,太子逃出皇城,殿下可名正言顺登上皇位,到时太子为何逃出皇城,百姓不知,只需殿下一纸诏书,太子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听到麾下袁天罡和李淳风二人之言,李世民的怒火才慢慢平息,当即传令侯君集,程咬金二将带领玄甲军和龙策军出城追击李建成一行。 至于是谁泄露消息,何人助他们逃出皇城,李世民决定交给袁天罡和李淳风两人去查。 众人领命之后刚欲离开议事厅,门外一名内侍行色匆忙而至,起身来到李世民身旁,在其耳畔低语一阵,只见他脸色铁青,眼眸中闪烁着暴怒之色。 “父皇驾崩了!” “整件事情再次变得棘手,诸位可有何良策?” 李渊听到李世民和士兵的对话,一时间急火攻心,直接气的翘辫子。李世民原本想着李渊主动退位,昭告天下传位于自己,可他这一死,彻底将他的计划大乱。 加之今日龙都城内发生的一切,肯定会让百姓臆想不断,到时候他登基为皇,怕是天下百姓少不了一番怀疑。 “殿下无需担心,太子忤逆,先皇驾崩,殿下临危受命,匡扶天下,此乃龙唐之幸,百姓之福!” 李淳风跪地施礼,响亮之声传开,众人纷纷跪地附和,且称李世民为皇。 不知不觉两天过去了。 李世民昭告天下称帝,他并未定罪于李建成和李元吉,称帝之后,第一件还是就是封赏两人。 一直以来,李世民就在龙唐百姓心中威望颇高,现在他登基称帝,不但大赦天下,还减少百姓赋税,一口气颁发了一系列利民政策。 短短两天时间,李世民就成为百姓口中贤明君王,人人对他都是歌功颂德。 就这样,李世民称帝的消息不胫而走,两日时间已传遍周边一品帝国,由于龙都和战龙城距离较远,所以楚帝并没有收到消息。 此刻。 正值夜幕降临之际,楚帝正欲前往瑶华宫,连日来,刘晗菲在他的调教下,现在已经彻底温顺。 今夜。 楚帝依旧决定留宿在瑶华宫,刘晗菲的风情,让他食髓知味,深陷其中。 就在前往瑶华宫的途中,战龙皇宫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楚帝感觉到一丝真气波动,暴掠身影寻迹而去。 战龙皇宫,后花园,月色之下,一道黑影出现在湖边凉亭下,清风袭来,衣裙飘飞,头顶的斗篷却纹丝不动。 楚帝视线停留在黑影身上,微微蹙眉,移步向前走去,心里不禁暗语,道:“深夜访客,居然是为女子。” “削骨细腰,长挑身材,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倒是一位妙人儿!” “阁下是何人,深夜潜入战龙皇宫,到底有何事!” “武月女帝,前来战龙皇宫和楚帝谈一笔买卖!” 曲华裳轻灵悦耳之声响起,倩影飘飞,衣袖舞动,转身目光向楚帝看去。 “武月女帝?” “好大的胆子,深夜进入战龙皇宫,难道不怕朕将你抓获,正好可以轻而易举化解雾都城之危,还可不费吹灰之力拿下武月帝国万里山河。” 楚帝雄浑之声响起,话虽如此,可他心里却知道,曲华裳敢一人前来,肯定是有恃无恐,绝不会羊入虎口,送上门来让自己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