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风云再起《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33章 风云再起《求打赏,求推荐票!》

议事厅外。 楚非梵阔步走来,身上依旧还是布满血渍的黄金甲,他并没有选择去沐浴而是率先来到了议事厅。 此时,奉命追捕逃军的诸将已经全部返回,罗世信,尉迟恭,典韦,潘少安,嘉远几人身披的铁甲上血渍已经干裂,可他们身上释放的杀气却依旧长存。 诸将见楚非梵到来纷纷欲起身行了,只听其声音颤抖:“诸将辛苦,不必多礼,全部坐下说话!” 楚非梵阔步来到上首位置,看了眼底下布满伤痕的诸将,侧身看了眼伺候身旁的小太监:“下去备酒,今寡人要和诸位将军畅饮一番!” “酒是英雄胆,诸将都是紫楚神勇之士,寡人敬之,惜之。此战危险万分,多亏诸将奋勇杀敌,破敌军于徐州城下,实乃我紫楚之幸!” “诸将,先说说此战我军的伤亡,还有逃回武陵城的敌军有多少?” 诸将听到楚非梵的声音,刑天烈率先腾起身子,抱拳施礼:“禀皇上,末将带领所部在西门城外和敌将熊晃大军遭遇,斩杀敌军三千人,我部损失士兵五千余人。” “禀皇上,末将麾下一万大军于东门杀出遭遇敌将凡朔,斩杀敌军三千余人,我部损失士兵四千余人!” “禀皇上,末将带领麾下大军于南门杀出遭遇敌将司马讳,斩杀敌军五千余人,我军损失五千余人!” “禀皇上,末将雷武锋带领麾下士兵和萧大人手下的两万新兵在城下阻击敌将南宫灿,斩杀敌军一万余人,我军损失一万五千人。” “皇上,徐州城中只剩下四万大军可以调配,还有伤兵一万多人现在尚不可上阵杀敌!” 刑天烈,花木兰,林冲,雷武锋相继将大军战况汇报完毕,郭嘉起身声音平静的说道。 “四万大军?” “此战真是艰难,我军损失如此惨重,真是让寡人痛心疾首!” 楚非梵知道紫楚的士兵都是临危受命,很多士兵根本没有受过系统的训练,初上战场杀人都非常的困难,如果八万大军都是训练有素,浴血沙场的老兵,此战损失定不会如此严重。 “尉迟说说看,你们带领的大军追击敌军,他们有多少人逃回武陵城了!” “回皇上,敌军紫西王带领的大军多半被斩于途中,还有一万人成为我军俘虏,逃回武陵城的敌军最多只有一万五千人。” “一万五千人?” “那也就是说,现在武陵城中敌军不超过七万,此战风云国太子被杀,他们全部逃不了干系,相信现在都应该诚惶诚恐,不知如何向秦安泰呈报了。” “武陵城本就隶属紫西王的封地,现在太子秦慕琰死于徐州城下,他就算跳进黄河也洗脱不了罪责,加上城中还有五万战狼骑的士兵,接下来武陵城中怕是热闹了。” “诸将听令,典韦,罗世信,尉迟恭,嘉远,潘少安带领一万士兵,明日拂晓随寡人一起出征,越过仙女河,穿过宛城直扑风云帝都盘龙城而去。” “刑天烈,花木兰,雷武锋负责徐州城中的防御,忠武将军林冲武者城中新军的训练,一旦武陵城方向有异动一切听从温爱卿的调遣。” “萧爱卿即刻返回紫薇皇城,告诉舅父将紫楚可用之兵全部集结到徐州城中,粮草辎重全部放在荆州城,一旦寡人攻破风云帝都盘龙城,届时就是我紫楚彻底荡平风云之时。” “还有将天灵城中的战鹰军团缩减成一般,剩下的全部也带到徐州城来,接下来寡人要让列国震荡,我紫楚将从扫平风云国开始崛起。” “末将领命!” “末将领命!” “末将领命!” ........... 诸将领命身影纷纷坐下,议事厅外小桂子带领数十名侍女拿着酒水来到了大厅之中,楚非梵见状身影骤然从上首位置上站起。 “小桂子,赶紧替寡人帮诸位将军斟酒,今寡人同诸将共饮一杯,待荡平风云寡人定设筵席犒赏诸将!” “谢吾皇赐酒,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谢吾皇赐酒,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诸将纷纷高举手中大碗,仰头一饮而尽,敬畏的目光全部停留在楚非梵的身影上。 “滴!” “恭喜宿主诸将忠诚度全部增加五个点,现在他们全部都对宿主忠心耿耿,宿主可放心调遣。” “嗯!” “意外的收获?” 楚非梵本只是想犒劳下诸将,却没想到赏赐他们一碗酒竟然还提高了他们的忠诚度,这简直让他心情大好。 “诸将早些回去休息,接下来将的战争将更加的残酷,希望诸将各司其职,切不可掉以轻心!” 诸将领命离开后,小桂子上前在楚非梵耳边低语了几句,他的面带笑容的脸色瞬间变的铁青,起身阔步向大厅外走去。 “小桂子,城中杀手的藏身之所先不要打草惊蛇,晚上寡人亲率大军将他们一网打尽!” “曦儿的消息是否属实?” “皇上,奴才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君,神龙暗卫连日在武陵城中搜寻,暗访,才得到了南宫姑娘的消息,明日拂晓他们将带领南宫姑娘从东城门出城。” “墨问天,你到底欲以何为?” 楚非梵乍然抬首,遥看苍穹之上,冰冷的脸颊上浮现出疑惑之色,声音森寒的说道。 “小桂子,传信神龙暗卫,让他们一定密切注意曦儿的动向,明日拂晓寡人会带人提前赶往武陵城东城门外三里处,寡人不管他墨问天有何阴谋,要想从寡人眼皮之下将曦儿带走那是绝不可能的!” 说罢。 只听到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名侍卫上前身子弯弓,抱拳施礼:“皇上,府外有两人求见,自称是慕名来投靠吾皇的!” “来了,他们来了!” 楚非梵喃喃自语一句,起身快速向府外走去,远处看去,两道身影笔直如剑的站立在府外。一人姿质风流,仪容秀丽,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棱角分明的轮廓,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一袭白色长衫轻飘而起,腰间挂着佩剑,整个人散发着出儒雅的气息。 另一人年纪稍长,肩上挎着一方药箱,整个人散发着沉稳,睿智的气息,脸上噙着慈祥的笑意,一副非常平易近人的样子。 “周瑜,周公瑾?” “神医,华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