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老,骚货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315章 老,骚货

轰隆! 轰隆! 轰隆! 秦月城上,擂鼓鸣金,凌伐,凌屠二将带着玄甲军不敢恋战,回旋战马,快速撤回城内。 冉闵,岳飞并没有选择穷追不舍,带着杨再兴,张宪,陆文龙三将和屠神死士回到楚帝身旁。 此时。 岳家军的锋利兵戈搭在李元吉脖颈上,看着回马撤走的凌伐,凌屠二将,他目光诧异欲绝,疯狂挣扎着,纵声大吼: “楚帝,本王可是一品龙唐帝国的齐王殿下,你要是敢伤我分毫,我父王不会饶过你,出兵分分钟灭了你们楚国。” “哈哈~” “李元吉,你是在唬朕?” “据朕所知,龙唐皇并不喜欢你,就算将你斩杀,为了帝国利益,李渊怕是也只能咽下痛失皇子之苦。” “至于喊分分钟灭了吾楚,李世民都不敢再朕面前口出如此狂言,你是不是太将龙唐帝国当回事了。” “这天下并非只有你们龙唐帝国,百国大战最后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龙唐帝国是否能笑到最后,拭目以待了。” 楚帝神情云淡风轻,瞥了眼李元吉,嘴角上扬泛起一抹狞笑,对于齐王李元吉,太子李建成,他及其了解。 历史中李元吉出生时,因相貌丑陋而被不喜,一直以来都不被李渊和皇后喜欢,他更是在管辖之地,放纵身边的人掠夺百姓,黎民百姓怨恨,都是满腔愤怒。 要不是李渊看在他是皇子的份上,以他品行之恶劣,早就被严惩不殆。 眼下的李元吉重临战争大陆,所作所为和历史相差无二,当然在龙唐帝国的待遇,亦如历史中一样,此番李渊让他随太子一起前来战龙之地,亦是想让他建立寸功,好让满朝文武无话可言。 听闻楚帝之言,李元吉瞬间安静下来,面如死灰,心中不免腾起一股恐惧,不知楚帝会如何处置他。 “冉闵,派人将他押下去,要是在敢大呼小叫,就割了他的舌头。” “朕最不喜欢的就是一天像疯狗一样乱吠,做俘虏就要有俘虏的样子,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龙唐齐王?” 楚帝冰冷之声响起,侧目不在看李元吉一眼,乍然抬首向秦月城看去,再次开口道: “岳飞,此战目的已经达到,有了李元吉在手,子龙,元霸他们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下令撤军在五里外安营。” “接下来就要看看李元吉在李建成心里的分量了,要是他被弃之不顾,那我军只能强取秦月城了。” 楚帝一声令下,岳飞转身传令,岳家军和龙刺军团开始后撤,浩浩荡荡离开,地面上席卷起万丈尘埃之气,马鸣长嘶声此起彼伏。 .............. 此时。 李建成带着刘文静,李瀚,凌伐,凌屠等人已经返回将军府内,酒宴依旧还在继续,众女见李建成怒气冲冲返回,纷纷退避两侧。 “所有人都退下,文静,传本王令,军中校尉以上战将全部前来议事!” 话音落,李建成怒甩衣袖,落座在上首位置,抬手举起面前木案上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这一刻.......... 大殿里气氛变得异常宁静,刘文静等人皆是闭口不言,害怕触了霉头,李建成要是震怒,后果亦是非常严重。 良久。 玄甲军,龙策军校尉以上的战将全部到来,进入大殿之后,诸将纷纷跪地施礼,李建成疾首蹙额,瞥了眼地面上将领,抬手示意众人落座。 “文静,楚帝亲临,元吉被抓,此战变得非常棘手,不知你有何良策,可歼敌救出元吉。” “殿下,稍安勿躁!” “楚帝活捉齐王殿下,目的就是为城内李元霸四将,只要殿下手中依旧掌握四人,齐王安危将不用担心。” “眼下当务之急是如何击败城外楚军,楚帝身经百战,每逢他亲临疆场,皆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往昔,中州府,恶魔之城,秦王多么狂傲之人,亦在他手中吃瘪,所以殿下先冷静下来,此战要是可以将楚帝击败,殿下威名必将传遍大陆,返回龙唐将无一人可以撼动殿下储君之位。” “那依文静之言,本王该如何决断?” “以本王之见,由本王亲率三军出城,和楚帝决一死战,以玄甲军和龙策军的实力,击溃楚帝还不是碾死一只蝼蚁般简单!” 李建成霸道之声响起,诸将皆是群情激奋,尤其是李元吉麾下将领,一个两个的跃跃欲试,毛遂自荐,请缨要出城斩杀楚军。 李瀚更是怂恿李建成出兵,以雷霆手段碾压楚帝,看到他一副不嫌事大,口无遮拦,煽风点火的样子,简直一副要不是两颗卤蛋挂着,就能上天的节奏。 刘文静见状,狠的牙痒痒,李元吉麾下战将救主心切,倒是在情理之中,合情合理,李瀚溜须拍马,煽风点火,这不是要彻底摧毁太子的所有力量? “殿下,出兵击败楚军,以玄甲军和龙策军之实力,当然可以胜出,可殿下要为长久打算,此番陛下让殿下率军前来战龙,目的不言而喻。” “第一,建立战功,稳固殿下储君之位!” “第二,熟络三军将士,拥有属于自己的军事力量。” “殿下,要是和楚军决战于秦月城下,就算最终胜出,怕也会两败俱伤,所以与楚帝交手,可智取不可力敌。” “哈哈,好一句,可智取不可力敌,以刘大人之言,汝前往楚军大营便可让楚帝让齐王返回秦月城?” 李瀚冷笑不已,不屑之声响起,显然对刘文静很是不满,可他却不知,刘文静虽未谋士文臣,但并非手无缚鸡之力。 “唰!” 刘文静身影猛地腾起,腰间悬挂细剑出鞘,三尺青锋剑,剑已出鞘三尺三,锋芒的剑花激荡在李瀚面前。 “老骚货,你要是再敢口无遮拦,我一剑刺死你八回!” 说话间,刘文静长剑向前一挺,吓得李瀚直接向后跌倒,脸色惨白如纸,头盔摇晃着落下,额头冷汗狂流。 可李建成对此却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与刘文静相比,李瀚可有可无,但刘文静却在东宫已经多年,为他出谋划策,笼络人才,相比之下,孰轻孰重,不言而喻。 “文静,莫要鲁莽,赶紧说说智取楚军的计谋!” 大家七夕快乐,别忘了,给小梵一波支持,求打赏,求推荐票,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