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3章 楚帝千里营救李元霸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313章 楚帝千里营救李元霸

距离秦月城一役,不知不觉过去三天时间,那一夜,炸天巨响传遍九州,熊熊烈焰,照耀的天穹宛若白昼。 整个战龙帝国陷入惶恐中,只知秦月城落入龙唐帝国手中,却不知城内到底发生何事。 此时。 正值拂晓时分,浓郁雾霭袅袅笼罩,云天城内府衙灯火通明,杨再兴,张宪,陆文龙三将在前厅中踱步。 三日前秦月城内发生惊天动地巨响,他们也有所察觉,当时他们就在云天城内,担心西凉铁骑安危,连夜派出斥候查看。 翌日得知西凉铁骑身陷秦月城,恐怕已经全军覆没,三人不敢有丝毫耽搁,派斥候八百里加急,将消息传回泾阳城告知楚帝。 一晃三日过去,三人不知消息是否已经抵达泾阳,同时担心李元霸,赵云,马超,南宫长万四将安危,秦月城固若金汤,龙唐敌军更是将消息封锁的密不透风,接连三日,他们依旧一无所获。 这岂能让人不着急,三人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可有束手无策。 眨眼间。 一天又过去了。 杨再兴派出的斥候终于赶回泾阳城,不过楚帝已经接到暗卫传来的消息,得知李元霸四将身陷秦月城,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暗卫的消息比斥候也只早到两个时辰而已,此时楚帝,岳飞,冉闵三人已经集结大军在泾阳城外,准备前往秦月城。 “陛下,云天城八百里加急军报!” “秦月城发生的一切,朕已知晓,你一路辛苦,入城早些休息!” 楚帝出言说道,双腿拍马,飞纵墨龙狂奔离开,小桂子抬手将斥候手中战报接过,挥手示意他退下,翻身上马,紧追过去。 秦月城情况紧急,楚帝原本可以乘坐朱雀飞行器前往,但他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此番前往将要面对龙唐帝国大军,朱雀飞行器毕竟有限,可带领的兵将不多,十万西凉铁骑恐怕已经全军覆没,仅靠杨再兴三将麾下兵将怕是不足以和龙唐大军抗衡。 楚帝在出发前已经进入系统查看,眼下李元霸四人尚且没有生命之忧,所以携岳家军和龙刺前往秦月城,正好为以后攻占战龙城做准备。 荒野之上。 岳家军和龙刺军团铺天盖地,黑压压的,犹如天上乌云坠落一样,横穿空旷荒野,风驰电掣而去,掀起万丈烟尘,笼罩在天穹之下。 楚帝千里营救李元霸,可秦月城内却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战龙皇的使臣左丞相李瀚。 李瀚带人前来,李建成,李元吉出城相迎,对于他们而言李瀚可是大功臣。 战龙四分,战龙皇自知无法击败武月,项羽,无奈之下,在李瀚的多次谏言下,决定选择臣服龙唐,依附一品龙唐苟延残喘。 可刘鸿却不知道,他一直宠信的左丞相李瀚,却是龙唐帝国安排在战龙的奸细,专门负责收集情报,必要时分裂战龙,为龙唐吞并战龙帝国做准备。 刘鸿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此刻还幻想着,李瀚能给他带来好消息,却不知其早已开始和李建成,李元吉把酒言欢。 秦月城将军府内。 后院花园里,李建成早已命人备好酒菜,美酒佳肴,舞曲奏乐,可谓是惬意不已。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或许就是眼下李建成,李元吉两人这样,他们起身上前落座,左拥右抱。 “李大人不必拘束,今日略备薄酒为大人接风,来日兵入战龙城,本太子一定让父皇好好赏赐大人。” “太子殿下太客气了,老朽能为殿下效命,那是三生之幸,岂敢贪图陛下赏赐。” “李大人当真乃是龙唐的忠义之臣,来,本殿下敬你一杯,饮了这杯酒,本殿下送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 “老朽倒是有些迫不及待!” 李瀚举杯一饮而尽,苍老的脸颊上噙着谄媚的笑意,活脱脱一位老狐狸,一侧刘文静嗤之以鼻,面露厌恶之色,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口蜜腹剑的小人。 “来人,将楚国四将带上来,让李大人见识下威震天下的李元霸,据说他比霸王项羽还要强悍。” 李建成脸上噙着骄傲之色,纵横如雷,回首不断在怀中佳人身上乱剜,一副深深沉迷其中的样子。 少时。 车辇转动声传来,只见四将全部被束缚在囚车里,李瀚侧目观之,见四人鲜血淋漓,身上缠绕着手臂粗的玄铁链子,外面还笼罩着黑色薄纱,只能看到四人怒不可遏的目光,其他的全部被束缚着。 “太子殿下,这四人就是楚国战将,你看那个尖嘴猴晒的样子,骨瘦如柴,沙场之上,怕是一拳就会被龙唐兵将轰杀,这样的人楚帝竟然委以重任,让他担任将军之职,看来楚国被天下人吹得有些言过其实了。” 李瀚话音响起,李建成,李元吉皆是捧腹大笑,只有刘文静阴沉着脸,极度厌恶的瞥了眼李瀚,他简直连嘲笑都懒得,这样的人太过愚昧。 龙唐士兵一拳轰杀李元霸,这是刘文静这一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尖嘴猴腮,骨瘦如柴,就他这样子,一拳能将你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刘文静心里腹诽着,对于无知之人,他都赖的解释,现在虽然一晃三天过去了,可当晚秦月城内发生的鏖战,到现在他依旧历历在目,在他心里李元霸是迄今为止,他遇到的最强悍神将,没有之一。 “李大人,你可知他是谁,不要以貌取人,此人就是楚国西府赵王李元霸,手执巨锤十名兵将都无法抬起,可他却舞动如飞,翻云覆雨。” “万军丛里斩杀敌将,犹如探囊取物!” 听到李建成之言,李瀚瞳眸大睁,回首向李元霸看去,见他微眯眼眸打量着自己,吓得一个趔趄直接从木榻上倒了下去,木案上酒水被打落,全部洒在裤裆上,样子狼狈至极。 “哈哈~” “哈哈~” 李建成,李元吉皆是仰天大笑,李瀚慌乱的爬起来,刚才感受到李元霸的眼神,就好像被来自地狱修罗的魔眸笼罩一样,浓郁的死亡之气让他觉得窒息。 “太子殿下,老朽失态了!” “老朽对李元霸略有耳闻,他当真是逆天神将,被称为楚帝的左膀右臂,只是没想到他长这幅模样。” “可他就在怎么神勇又如何,还不是败在太子殿下手中,足以彰显殿下神威盖世,无往不胜。” 听到李瀚之言,李建成侧目向李元吉看去,两人纷纷打量李瀚,脸上笑意更浓,他们岂会不知面前李瀚是一位佞臣,可两人就是喜欢他说话。 刘文静见李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恨不得上前踢爆他,这家伙没有丝毫本事,全凭巧舌如簧,混迹官场,龙唐要是多一些这样的奸佞之臣,下场怕是和战龙一样。 “太子殿下,这四人修为强悍,就如此束缚着,难道不怕他们逃走?” “逃走!” “千年玄铁打造的链子,加上天蚕丝网,就算是五品武圣境强者,也别想轻易挣脱,再说本太子还给他们加了点别的佐料,否则,他们岂会如此安静?” “太子智谋远虑,文武双全,此番夺下秦月城,击败楚国大军,活捉楚将,旗开得胜。” “过几日,再挥军强势进入战龙城,当真是战功卓著,待返回龙唐帝国,何人能和太子相提并论?” 不得不承认,李瀚拍马屁的功夫当真是登峰造极,难怪可以将刘鸿玩弄于股掌之间。 “李大人深得本王心意,今后就留在本王身边。” 李建成狂笑不已,抬手示意李瀚落座继续饮酒,一旁李元吉突然开口道:“大哥,已过去三日时间,这四人到现在都不臣服于大哥,臣弟以为留下他们终成祸患,不如杀了一了百了。” “不!” “不!” “元吉,他们四人可杀不得,至少现在不能杀,大哥留他们有用!” 李建成将四人当做他的战利品,再没有带回龙唐帝国邀功之前,他岂会让四人身死。 “殿下,这四人的确不能杀,留下或许能为殿下带来更大的功勋!” 刘文静轻抿一口酒,出言说道,李建成双目放光,显然刘文静的话让他兴趣十足,非常好奇更大的功勋到底是什么。 “刘大人所指的大功勋是什么,还请明示,本王可以早做部署!” “殿下,这四人皆是楚帝左膀右臂,眼下他们落入殿下手中,楚帝岂会不闻不问,微臣要是猜测不错,楚国大军正在向秦月城靠近。” “李元霸已被殿下活捉,楚国其他将领不足为患,只要他们敢前来,就是千里给殿下送战功的。” “哈哈,刘大人言之有理,这四人价值连城,本王要好好利用,不但要用他们彻彻底击溃楚军,还要将秦王永远踩在脚下。” “以文静之意,接下来本王应如何部署?” “殿下,战龙城已唾手可得,我军不急着前往,去的越晚,战龙皇越重视,这段时间殿下就在秦月城内等候楚军,没有了李元霸,凌伐,凌屠二将可横扫楚国其他战将。” “到手的战功,殿下岂有拒之门外之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