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请君入瓮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308章 请君入瓮

云天城内。 阎弈然带兵结阵于长街之上,可看到南宫长万顷刻间戮杀百名士兵,瞳眸收缩,心下骇然欲绝。 “楚军是恶魔?” “他们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破坏力?” 阎弈然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楚将逆天战力,彻底摧毁了他对战将高手的认知。 其实。 并非楚将强悍,而是他安逸的时间太久了,战争大陆每一天都是日新月异,故步自封,只有死路一条。 阎弈然一直和项羽相比,然而,他却不知道,项羽亦只是和李元霸不分上下。 至于,他? 能不能承受李元霸两锤,都是让人好奇的悬念。 “撤!” “撤!” “马上离开云天城,楚将战力太过强悍,非我等能阻挡!” 阎弈然纵声下令,陷入震惊的大军纷纷调转码头,快速向城外逃去,此时,赵云,马超带领西凉铁骑大军已经入城。 “想逃?” “西凉铁骑面前,你们岂有逃走的机会?” 赵云神采飞扬,面露狞笑之色,侧目向南宫长万看去,再次开口道:“南宫将军留下和元霸一起镇守城池,子龙和马超这就追击敌军,决不能让他们逃走!” 话音落。 两人带领大军风驰电掣而去,正如赵云所言,在西凉铁骑面前,战龙帝国骑兵还是略逊一筹。 西凉铁骑皆是神驹宝马,又拥有马蹄铁,后背上士兵装备轻盈,前行速度疾如风,烈如火,岂是阎弈然麾下骑兵可以相提并论的。 良久。 万蹄鞭挞大地之声消失,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声,由云天城外传来,南宫长万回身来到李元霸身旁,知道西凉铁骑的戮杀之战开始了。 .................. 云天城的追击之战尚未结束,战龙之地上,另一处战火却悄然拉开序幕。 此时。 芸州城下。 龙霄帝国大军正浩浩荡荡逼近。 北风呼啸嘶吼,像起伏的马队,飞快地驰过原野,那浪潮越来越近,犹如黑暗中漂浮的恶魔齐头并进,席卷天地飞奔而来。 狂暴前行中,浓烈的杀气驭风而行,犹似锋利的剑刃,向芸州城袭杀而来。 项羽,熊四,季布,英布四将站立在城池之巅,很显然,他们一直在等候龙霄帝国大军到来。 夜风袭过,四将后背上战袍翻飞,宛若咆哮的凶兽一般,狰狞恐怖,四人执兵戈霸道而立,犹如四尊不动战神。 项羽锐利的目光注视着不断逼近的移动火龙,心中不禁暗想道:“芸州城要不是提前落入他手中,霸王军和狂熊军早有部署,熊四怕是无法阻挡眼前敌兵,那时龙霄敌军破城而入,突入战阵,取敌诸将首级,似狂风过境、暴风强袭,这芸州城怕是只余残垣断壁,将和乐亭城一样化为废墟一片。” “大帅,龙霄敌军来了!” “来了,那就请君入瓮,让他们又来无回!” 听到熊四的提醒声,项羽狞笑一声,淡然之声响起,冰冷的寒芒闪烁,提起虎头盘龙戟,转身向城池下走去。 “诸将听令,随本王一起出城迎接我们远来的客人!” 闻声。 熊四,英布,季布三将轻笑一声,紧随其后,离开城池之巅。 马蹄声越来越近,龙霄帝国大军突然停了下来,为首战将注视着前方芸州城,面露兴奋之色。 “众将士听令,攻下芸州城,今夜三军将士就可在城内过夜,美人,美酒应有尽有,今夜注定是一个美妙的夜晚。” “大帅,芸州城乃是狂人熊四镇守之地,此将实力强悍,不可小觑!” 暴柏背后战将出言提醒,他却只是狞笑一声,嘴角浮现诡谲之色,神情云淡风轻,丝毫没有将狂人熊四放在心上的样子。 “狂人熊四,本帅略有耳闻,以为过气的将领而已,难道他能阻挡本帅二十万强兵?” “再说,尔等难道不如什么狂人熊四?” “暴嵘,暴克听令,你二人上前叫阵,让熊四出城投降,本帅可留他一命,否则,大军血洗芸州城!” 暴柏森寒之声响起,背后两名战将身材高大,盔甲遮体,手持戈矛,神态威猛,异于常人,周身上散发出浓烈的血腥杀气,让人由不得惊骇欲绝,不敢逼视。 两人拍马冲出,带着千余士兵刚欲向芸州城冲去,突然,城门开启声响起,暴柏神情戏谑,冷笑不已。 “熊四,亲自出城送死?” 话音刚落,芸州城内项羽带着众将士飞纵战马杀出,震天马蹄传来,气贯长虹,惊天动地。 少时。 城内大军列阵于芸州城下,项羽身影苍劲,紧勒手中缰绳,杀气滔滔的目光停留在龙霄大军身影上。 “大帅,芸州城内杀出的不止狂人熊四一人,末将怎么觉得为首将领有些眼熟!” “眼熟?” 暴柏微眯眼眸,不以为然的样子向前看去,当看清楚项羽样子时,身影骤然挺直,面露恐惧之色。 “霸,霸王,项羽怎么会出现在芸州城内?” 听到暴柏之言,身旁将领这次响起,脸色巨变,瞬间苍白,颤抖不安的声音响起。 “大帅,是项羽,怎么办,他可是大帅的宿敌!” “什么怎么办!” “项羽在楚国战败,损兵折将,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返回战龙帝国,被追杀驱逐,眼下早已是丧家之犬。” “以为藏身在芸州城就可以逃过一劫,今夜遇到本帅,新仇旧恨一起算,他一人之力难道还想力挽狂澜不成?” “暴嵘,暴克听令,你二人负责杀入芸州城内,其他人随本将斩杀项羽。” “少年枭雄天煞王,万夫莫敌霸王力!” “哈哈,今夜之后再无霸王,至于猜桀骄奢的天煞王,本帅不曾将他放在眼里,将战龙击败之后,下一个就是白虎帝国!” 暴柏意气风发,雄风万丈,一副必将项羽斩杀的架势,双腿拍马上前,狂傲的声音响起。 “狂人熊四,带着你身边的项羽快快下马投降,本帅可留你们一具全尸。” “要不然,本帅可是要血洗芸州城的!” 暴柏直接将项羽忽略,以为熊四才是芸州城的主人,看着暴柏逞威的样子,项羽就好像在打量小丑一样。 昔日。 暴柏被项羽多次击败,之后龙霄帝国不敢犯战龙边境,暴柏遇到项羽更是像老鼠遇到猫。 今夜他自以为是,认为项羽只是藏身芸州城的落魄之人,他逞威的样子在项羽眼里就是一个笑话,这么多年都还是如此的愚昧无知,当真是愚蠢至极。 “暴柏,多年未见,你还敢出现在本王面前,真不知道是何人给你的勇气?” “芸州城乃是本王之地,不想死,下马投降!” “项羽,你让本帅投降,就凭你背后不到十万大军,还是靠你霸王唬人的名头?” “霸王项羽,狂人熊四,两位将要被人遗忘的战将,你们也配让本帅投降?” “遗忘?” “说的不错,你很快就会被人遗忘,很快!” 项羽声音不大,可清晰的传入暴柏耳畔,他只感觉一股冰冷的死亡之气瞬间袭遍全身。 “项羽,本帅为何要怕你,今夜你注定一死!” 暴柏收敛心神,将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压制,心里不断自语着,告诉他才是这场战役的胜利者。 这也不能怪暴柏,关键是项羽给他的伤害太大,在他心里项羽就是无法挥去的梦魇。 “熊将军,请君入瓮,下来应该干什么?” “回大帅,当然是瓮中捉鳖了!” “那还等什么,暴柏留给本王,其他人你们看着处理,拂晓之前,打扫战场!” 项羽声如审判,顷刻间宣布龙霄军所有人的生死,熊四闻声,战刀高举而起,疯狂在夜空下挥舞着。 须臾。 城池之巅,战鼓四起,直冲云霄,席卷天地。 “杀!” 盘龙戟直指龙霄敌军,项羽纵声怒喝,胯下乌骓绝尘飞奔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