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降者不杀,君无戏言《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30章 降者不杀,君无戏言《求打赏,求推荐票!》

“风云国太子秦慕琰已死,何人敢挡我紫楚大军,杀无赦!” 楚非梵的雄浑有力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中,两国大军依旧厮杀在一起,只有靠近他的风云国士兵发现了秦慕琰被斩于马下。 众士兵见状纷纷神情惊慌失措,声音慌乱不已的高呼:“太子被杀了,太子被杀了!” 颤抖的声音不断的响起,风云国的大军全部震动,他们惊恐的眸光朝着楚非梵的方向看去,发现秦慕琰倒在地面的血泊中,纷纷望风而逃。 公孙霸一道强悍的攻击将尉迟恭击退,回马快速向秦慕琰的尸体旁奔袭而来,南宫灿见太子秦慕琰已死,脸色苍白如纸,回马带领着身后仅剩的两万大军朝着武陵城方向逃去。 “全军将士停留,全力斩杀风云国逃兵,决不能让他们撤回武陵城!”楚非梵大吼一声,提戟朝着飞奔而来的公孙霸迎了上去。 公孙霸见前有楚非梵的滴血长戟,后有尉迟恭的雌雄双鞭,他本想将秦慕琰的尸体抢走,现在看来是没有机会,于是他勒马向武陵城方向狂奔而去,声音狂怒的大吼道。 “风云国众将士听令,火速撤退,返回武陵城!” 南宫灿麾下带来的五万大军,此时早已经是丢盔弃甲的逃窜,完全就是一盘散沙。而此刻和林冲,花木兰,刑天烈激战在一起尚未逃走的都是战狼骑的士兵。 熊晃,龙琰,凡朔,司马讳四人无一撤走的,他们依旧和紫楚国的大军浴血在一起。 “将军,撤吧,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殿下已经身死,我们在这样拼死抵抗下去也是毫无意义,不如先撤回武陵城在另做打算。” 熊晃身旁的一名校尉神情紧张,声音急切的说道。 “是啊,将军,现在武陵城中的大军已经被紫西王全部带走,公孙将军也已经撤退,我们有何不枉送性命在这里垂死挣扎。现在想要撤退还有机会,等一会怕是紫楚大军就会将我们全部包围,到时那可就插翅难逃了。” 熊晃何尝不知此战已经彻底败了,可他就是不甘心如此,现在主帅死,士气低落,就算带兵逃回武陵城那又何妨,等到紫楚大军压境,还奢望紫西王手下的大军可以守住武陵城? “撤?” “所有将士听令,殿下待我们不薄,现在就是大家为殿下尽忠的时候,全军出击,随本将军斩杀紫楚新帝!” “将军!” “紫楚新帝身旁战将如云,一个个都是豺狼虎豹,将军这样的命令根本就是让大家去送死!” “刘剑虎,你要是再敢在这里妖言惑众,乱我军心,本将军现在就将你斩于马下!” “众将士听令,杀!” 熊晃高举手中巨斧调转马头朝着楚非梵的方向冲了过去,可他刚刚冲出数米一阵痛彻心扉的剧痛从后背传来,只见刘剑虎手中长枪从他后背穿透了他的身体。 “众将士,熊晃不过大家生死,本校尉现在已经将他斩杀,想留下来送命的本校尉不拦着,不想留下的跟着本校尉一起突围出去。” 龙琰带领着麾下的士兵抵抗着刑天烈大军的攻击,他突然听到刘剑虎的声音,眼眸中迸发出赤红的怒火,强忍着肩膀上传来的剧痛朝着熊晃的身边奔袭而来。 “熊将军,熊晃,你怎么样?” 龙琰飞身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将熊晃的身体扶了起来,声音颤抖的大喊道。 ........... 此时,战场上战局完全是一边倒,风云国大军陆续的逃走,整个徐州城下也就剩下战狼骑不足五千人还在苦苦的挣扎,可他们此时已经完全被紫楚的大军包围在了城墙下。 楚非梵命令罗世信,尉迟恭,典韦,潘少安,嘉远带领着麾下的士兵和燕云十八骑冲着武陵城方向追杀过去。而他则带领着仅剩下的六百死士,朝着城池下被包围的敌军奔袭过去。 楚非梵见数千士兵包围着一处敌军,他策马奔袭过去居高临下,发现龙琰一手执枪,一手扶着一柄巨大的战斧,长剑不断的挥舞着,逼退向他围上来的士兵。 “众将士听令,全部退下!” 楚非梵雄浑的声音响起,数千士兵纷纷退开让出让出一条通道,他的眸光从龙琰身上滑落下去,停留在熊晃的身体上。 “龙将军,还是束手就擒,你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要是不想让你身边的熊将军身死,还是放弃最后的挣扎吧!” “只要你缴械投降,寡人一定答应善待你麾下的士兵,将你身旁的熊将军救活!” 龙琰虽为风云国敌将,但他的誓死保卫自己兄弟的情谊让楚非梵非常动容,如此重情重义,骁勇善战的将军那可是万金难得。 “龙将军,风云国大势已去,你又何必如此葬送自己的性命?”楚非梵盯着龙琰手中滴血的长枪,声音坚定的说道,眸光一直打量着他。 “哐!” 龙琰手中的长枪跌落在地面上,凌厉的目光看了楚非梵一眼,声音沙哑:“希望紫楚皇帝言而有信!” “来人,将地面上的熊将军送往城中,让温先生找最好的大夫帮他治伤,定要将他救活过来!” 左右将士听令抬着熊晃向城中狂奔而去,而两名士兵押着束手就擒的龙琰也朝着城中走去。 此时,林冲驾马来到楚非梵身旁,抱拳施礼:“皇上,敌军将领殊死抵抗,扬言要面见皇上!” “是吗?” “让寡人看看到底是何人?” 楚非梵拍马来到城池下被包围的敌军面前,只见一位身披青衫的男子抬首注视着楚非梵:“草民子书平,见过紫楚皇帝!” “汝见寡人有何事,是想让寡人放弃斩杀这五千士兵?” “如是如此那就免开尊口,紫楚军队是有规定的,不伤百姓,不杀俘虏。可要是宁死不降者,那留有何用,寡人绝不会养虎为患。” 子书平本想开口,却没想到楚非梵三言两语让他竟哑口无言,紫楚的士兵听到楚非梵的声音,手执长矛再次墙前移动数米,如果眼前着五千士兵要是再不投降,怕是全部要被乱箭和长矛射杀。 “降者不杀,寡人君无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