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章 一口倾国(补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93章 一口倾国(补更)

昌黎城长街上。 晓风晨雾,朦朦胧胧,空气中掺杂着淡淡的血腥之气,五名剑客倒在血泊中一命呜呼。 张仪看着面前走来李存孝,罗世信,小桂子三人,抬手将随从的手臂按了下去,移步上前,禀拳施礼。 “多谢三位英雄仗义出手!” “先生不必多礼,我家公子有请!” “你家公子是...........” 张仪听闻小桂子之言,眸子里精芒闪烁,他游历天下,前往列国,一眼就看出小桂子是宫里内侍,在这昌黎城内遇到宫闱内侍,对于小桂子口中的公子身份,便是不言而喻。 张仪带随从紧跟小桂子向酒楼内走去,罗世信拎起已经晕死过去的剑客,阔步跟了上去。 此时。 楚帝端坐在房间内客厅里等候,脑海中回忆历史中关于魏人张仪的信息,他可是纵横家鼻祖,运用雄辩的口才,诡谲的谋略,纵横捭阖,游说诸侯,建立了诸多功绩,乃天下之贤士也。 今其现身楚地,要是可将他留在身边,必将成为一大助力。 “公子,人带来了!” “进来!” 小桂子推门示意张仪进入,随从却被挡在门外,对于小桂子,李存孝,罗世信三人,随从可不敢有丝毫造次,三人霸道出手,斩剑客于长街,手段高明,他自知不如三人。 张仪进入房间,小桂子抬手将房门紧闭,灯光通明,楚帝霸道而坐,见张仪进入,示意他落座。 “秦人张仪,见过公子,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举手之劳而已,先生不必放在心上!” “先生乃是秦人,万里迢迢之遥,为何出现在昌黎城内。” “张仪要说落难逃至,不知公子会不会相信。” “先生身怀儒雅之气,拥有文人墨客提笔成诗的自信的气势,必是位不可多得的奇才,大秦帝国乃是一品强国,难道容不下先生一人?” 楚帝面露疑色,浑厚之声响起,张仪轻叹两声,道:“一品强国,人才济济,何处有谋施展抱负的机会?” 闻声。 楚帝窃喜不已,张仪之才,可凭三寸不烂之舌,击退无数场战事,秦国无容身之处,无疑是上苍给他的机会。 “秦国无处立身,一品帝国众多,先生为何偏偏选择入楚?” “某要是说,专程前来楚国,准备效命楚帝,不知公子以为如何?” 楚帝眉宇轻挑,抬手为张仪斟茶一杯,心里不禁佩服,这才短短不到一炷香时间,张仪竟然已经猜出自己的身份。 张仪轻抿一口茶水,好似看出楚帝疑惑,出言道:“公子不必疑惑,适才那位内侍开始,某以猜出公子身份。” “昌黎城距离泾阳只有半日路程,泾阳战事结束多日,公子班师回朝,途径昌黎,这一点都不难猜出公子的真是身份。” “哈哈~” “先生果然大才,既然先生有意入楚,效命于朕,不知先生对当前吾楚之处境有何看法,说说先生的策略。” 闻声。 张仪抬手将杯中茶一饮而尽,他岂会不知楚帝是在试探他到底有没有真材实学,还是浪得虚名的狂徒。 “好,今日张仪就献丑了!” “楚本是北方最小国,强势崛起,在楚帝带领下,一举列入三品帝国。” “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积于岸流必湍之,这亦是过刚易折的道理。” “眼下楚国刚刚经历十八帝国联军攻击,楚帝本应修养生息,却急于威震天下,此举无疑是弄巧成拙。” 张仪之言,和昔日刘伯温所说差不多,楚帝不知他口中弄巧成拙是何意。 “不知先生此话何意,挥军攻打青朝,青云,南商三国怎么会弄巧成拙?” “不知楚帝可听说过,弱者易怒如虎,强者沉静如水这句话,联军撤走,汉军返回,正是楚帝修养生息的绝佳时机,但楚之大军却前往三国征讨,如此将再一次将楚国推向风口浪尖,四国会盟攻占雷武,出兵玄天,卡斯,神风三国,本无暇顾及楚国,这下倒好楚帝急功近利,必将成为四国伐之的对象。” “不过,楚帝不用担心,楚国身处战火之中,看似凶险万分,实则机遇良多,这也是为何张仪前来楚国的原因。” “眼下四国会盟出兵征讨玄天,卡斯,神风三国,短则三月,长则半年,张仪愿意前往列国游说,为陛下争取更多盟友。” “北方强国一品云幻帝国,一直受会盟四国打压,陛下可争取与之结盟。” “南方列国各自征讨不断,战火一时半会波及不到楚国,陛下不用太过担心,至于西北两地,希尔帝国,神兽帝国皆为一品强国,可他们并没有逐鹿中原之意,但陛下可将他们拉入战局之中,彻底将这场乱战搅浑,楚国才有真正的机会,不然会盟四国雷霆一击,楚国怕是无法承受他们的怒火。” 闻声。 楚帝陷入沉思,张仪之言,如雷惊梦,可幻云,希尔,神兽帝国都在千里之外,如何可以将他们拉入战局之中。 “先生可有办法联合云幻,同时将希尔,神兽两国拉入乱战中?” “陛下,不用担心,这些张仪都会为陛下完成,四国会盟强势攻取,似有横扫二品天下,分而食之,一旦卡斯,玄天,神风三国沦陷,必将天下大惊,到时唇亡齿寒,列国都想寻求自保,只要陛下伸出橄榄枝,必能一呼百应。” “不过在此之前,必须要得到云幻,神兽,希尔三大帝国的支持,否则南方列国不会相信楚国有庇佑他们的能力,最终还是会委曲求全,沦为四国奴仆。” “好,就依先生之言,要是先生当真可以一口倾国,朕一定重重有赏。” “陛下要是信得过张仪,今日张仪就出发前往云幻帝国,半年之内,必将为陛下带来好消息。” “相信,朕向来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先生若是可以助楚与云幻,神兽,希尔三国结盟,将为吾楚立下不世之功,此去云幻帝国不知先生所需何物?” “不需要一物,微臣只要带上一张嘴足以,若是陛下赏赐,可赠予微臣两匹快马!” “莫说两匹,两百匹,两千匹,只要爱卿开口,朕都会满足!” 楚帝得到张仪如虎添翼,要是当真可完成纵横捭阖,楚国横扫天下,指日可待。 “陛下只需两匹足以,微臣必不辱使命,助吾皇横扫天下,一统寰宇。” “好一句横扫天下,一统寰宇!” “小桂子传令下去,将朕的墨龙牵到酒楼门口,同时再为先生准备一匹神驹。” 楚帝毫不吝啬,开口便将墨龙赏赐给张仪,但却被张仪出言拒绝,只要求两匹神驹即可。 “陛下,墨龙常伴陛下身边,乃是天子御驾,微臣愧不敢当。” 闻言。 楚帝只能让小桂子准备两匹神驹,之后楚帝与张仪畅聊一个多时辰,直到晨光洒落在客厅中,两人才起身向房间外走去。 张仪与楚帝一见如故,张仪想施展一生的抱负,刚好楚帝可以满足他的要求,并且对他百分之百信任。 千里马需要伯乐,楚帝就是张仪的伯乐,同时张仪认为与楚帝相遇是上天注定的,他的命是楚帝给的,不然早已成为秦人剑客,长剑下亡魂。 楚帝和张仪来到酒楼外,长街上已经陆陆续续出现百姓身影,本来楚帝一直想要询问为何剑客要追杀张仪,可最终还是选择尊重张仪,让他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张仪不提,楚帝便不再出言询问。 少时。 昌黎城外。 楚帝将两匹神驹和两枚令牌交到张仪手中,一枚令牌乃是楚国的通关令牌,亦可调动各城兵马,而另一枚便是天门龙尊令。 这两枚令牌交给张仪,算是给他的护身符,前往云幻帝国路途遥远,沿途危机四伏,稍有不慎,将会落入万劫不复,楚帝还等着张仪带来好消息,所以他决不能有任何闪失。 “先生,山高路远,多多保重,朕在神都静候佳音!” 张仪轻轻颔首,并未多言,纵身跃上马背,带着随从策马扬鞭而去,楚帝目送两人消失在荒野尽头,这才回身下令众人准备出发。 刘伯温来到楚帝一侧,出言询问道:“陛下,他是何人?” “秦人张仪,不知伯温可曾听闻?” “秦人张仪,他真的是秦人张仪?” 刘伯温面露激动之色,声音略带颤抖,惊愕的询问道。 “怎么,伯温对他有所了解!” 楚帝没想到刘伯温会如此激动,显然对张仪早有耳闻,“陛下,秦人张仪乃是秦国五公子之一,谋略诡谲,擅长纵横之说,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下马定乾坤,一直位居五公子之首,他怎么会出现在昌黎城内?” “伯温,真不知道他是不是五公子之首,但从今日起,他便是朕的臣子,将来名气必将远胜现在,怕是其他四公子加起来,亦不如他一人。” 楚帝深邃的眸子里闪烁喜色,飞身跃上马背,提缰纵马,道:“出发,尽快返回兽皇城。” 于此同时。 龙唐帝国皇都,秦王府外,两匹快马停驻,马背上来人跃下,疾步行风向府邸内冲去。 “二公子,雷天,皇甫夜回来了!” “快让他们二人入殿!” 雷天,皇甫夜进入大殿内,跪地施礼道:“二公子,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