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4章 项羽被困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84章 项羽被困

“进来!” 楚帝退出系统,端坐在木椅上,咯吱一道推门声响起,小桂子移步进入书房。 “陛下,暗卫从乌江城传来的消息!” 小桂子移步上前,将手中信件递给楚帝,消息来自乌江城,不用猜测都知道是关于霸王项羽的。 楚帝打开信件,目光如炬,快速浏览一遍,脸颊上泛起一抹诧异之色。 “二十万汉军追击霸王项羽,青云帝国竟然出兵相助?” “项羽所部粮草缺失,在两国兵马的围追堵截下,怕是凶多吉少!” 楚帝疾首蹙额,面露担忧之色,他心里非常非常清楚,汉军是要将项羽赶紧杀绝,战龙帝国失去霸王擎天支柱,大汉帝国正好出兵将其攻占。 斩杀项羽,显然只是他们的第一步。 “小桂子,传令李存孝,李元霸,南宫长万,罗成,比蒙王五人前来书房,朕有要事相商。” “奴才,这就去办!” 小桂子领命离开,楚帝眉宇紧蹙,拂袖转身目视背后地图,视线停留在乌江城上。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霸王项羽,盖世英雄,气吞山河,势破苍穹,这般神勇天下之人,岂能落入宵小之辈手中。 一直以来,楚帝都有收服项羽之心,眼下战争大陆局势骤变,龙唐,大汉,大秦,大汗四国会盟,悄无声息中吞并蚕食二品列国。 楚帝决定借此机会,救下项羽,同战龙帝国纵横捭阖,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都不能错过。 少时。 李存孝,李元霸,罗成,南宫长万,比蒙王五将来到府衙书中,楚帝将前往乌江城救援项羽的想法告知,五将刚开始还颇有微词,认为项羽乃是敌国战将,楚之心腹大患。 可经过楚帝的解释,五人知道楚帝的良苦用心,纷纷颔首赞同。 “李存孝尔等五人随朕一起乘坐朱雀飞行器前往乌江城,此去只能带领五千士兵,尔等马上前往军营,在护龙军挑选出五千悍卒。” “两个时辰后,出发前往乌江城!” 五人领命离开,书房内只剩下楚帝一人,他再次打开系统查看武都城下战况。 此时。 武都城下鏖战如火如荼,论钦陵带兵疯狂冲杀,其更是和双枪将定彦平厮杀在一起,吐蕃帝国强兵不惧生死,枪戟穿刺纵横,不断有楚军士兵倒入血泊中。 杨林锐利的目光停留在吐谷浑王身上,见其手握巨斧,脸上泛起一抹诧异之色,低声喃喃自语。 “比蒙王的兵戈,怎么会出现在他手里?” “哈哈~” “楚国难道无将可用,定让尔这般花甲老者为守城战将,你本该安度晚年,享受天伦之乐,可偏偏前来沙场送死!” “遇到本王是你的宿命,一直以来,本王统军所过之处,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一人都不会放过,今天就先用你这老头祭斧!” 吐谷浑王面目狰狞,狂笑不已,轻蔑的注视着杨林,显然丝毫没将他放在心上,手中裂天破魔斧翻飞,浩瀚磅礴的杀气绽放。 “狂妄!” “想杀本王,问问我手中囚龙棒答不答应!” “老伙计,是时候喝点血了,就是不知这蛮夷的血,会不会是臭的?” 杨林冷声说道,不想和吐谷浑王逞口舌之快,飞纵胯下抓蹄白虎马嘶鸣一声,绝尘狂奔向前。 “比蒙王的兵器岂是汝可以使用,留下巨斧,本王这就送你上路!” 吐谷浑王听到杨林称自己为蛮夷,心中怒火中烧,目眦欲裂,高举战斧,纵马杀上前来。 “砰!” 战斧凌空斩落,似乎要开天辟地,雄浑的攻击之力,迎面碾压而下,杨林气定神闲,抬手囚龙棒合二为一,将面前巨斧挡在虚空中。 “有点蛮力!” “不过沙场交锋,拼的是杀人的技巧,汝徒有蛮力,只能白白送死!” 说话间,杨林双臂发力,高举囚龙棒,将巨斧震飞出去,胯下战马狂奔,前行中囚龙棒横扫千军,直击吐谷浑王胸口过去。 “唰!” 囚龙棒击出,空气中激荡起狂暴气浪,吐谷浑王身影压低,紧贴在马背上,只感觉脸颊上一道劲风嘶吼而过。 劲风迅猛如雷,强悍的冲击下,吐谷浑王只感觉脸颊上犹如刀割,严重变形。 一击未中,杨林前行中回旋战马,将囚龙棒一分为二,拍马再次杀至,吐谷浑王没想到杨林,年过花甲,迟暮之年,竟恐怖如斯。 他不敢掉以轻心,紧握战斧,纵声如雷,巨斧狂猛向杨林斩落下去,砰的一声巨响炸天传开,杨林单手执囚龙棒将巨斧阻挡,冷眉轻挑,脸颊上泛起森寒诡谲的笑意。 “死吧,一路走好!” 杨林右臂抬起将巨斧击向一侧,纵马从吐谷浑王右翼冲过去,左臂贯穿巨力,手中囚龙棒敲打在吐谷浑王后背上。 “砰!” 一击之下,吐谷浑王遭受重创,身影犹似断线的风筝,横飞出去,鲜血从口中飚溅,洒满虚空。 杨林上前将落地的巨斧勾起,紧握裂天破魔斧,神情凝重,道:“此神兵乃是吾楚比蒙王之物,尔不配有之。” “既然你钟爱,那老夫就让你死在巨斧之下!” “不!” “不,不要杀我!” 吐谷浑王口吐鲜血,转身从地面上爬起,慌不择路的向前狂奔过去,狼狈至极,更是乞怜如狗。 “敢犯吾楚,下场就是如此!” 杨林手握巨斧,一道完美的弧线划过,前行的吐谷浑王身首异处,身影栽倒在地。 “思继,召云,吐谷浑王已死,带骑兵冲散联军阵型,将所有战将屠戮一空!” 杨林回首高呼,高思继,伍召云二将抽回滴血寒枪,目光扫视,青朝,南商帝国战将惶恐不已,感受到二人目中杀气,皆是心惊胆寒,生怕他们提枪向自己杀来。 “联军敌将,伍召云,高思继在此,汝等快快上前受死!” 声如巨雷,响彻天地,伍召云,高思继二将勒马霸道而立,寒枪直指在前往联军身上,枪锋一指,联军士兵方寸大乱,一个趔趄栽倒在地,连爬带滚的向后逃去。 “撤!” “马上撤走!” 青朝,南商两国主将下令后撤,大军如释重负,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两国大军拼杀不行,撤退绝对是一把好手,一溜烟功夫退出千米之外。 楚帝注视着系统页面,看到这般场景,喃喃自语:“这青朝,南商两国大军,难道素日里训练的不是进攻,而是如何撤退?” “有章法,整齐划一,毫不混乱!” 青朝,南商两国一直就是滥竽充数,混在联军中想要趁机夺得一些好处,却没想到几场战役下来,让他们原形毕露,没有得到丝毫好处,随时还有生命之危,楚国之行对于他们来说犹如履薄冰。 害怕的很,弄不好随时都要死。 楚帝无法相信这样的帝国居然可以在百国大战的洗礼下,一直位居三品帝国之列,这简直也太讽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