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2章 楚将,都这么变态?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82章 楚将,都这么变态?

岳飞,白起二将带领岳家军,神行军离开泾阳城,楚帝折身返回城内,眼下最好的策略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待韩信大军行迹彻底确定,再出兵将其一网打尽。 泾阳城下,岳飞的猜测,只猜对了韩信一半的部署,他的确在口袋山,断天云崖和大青山右翼设下伏兵。 可亦只是迷惑楚军而已,真正的目的还是统领四十万大军,长驱直取,扑向兽皇城。 韩信此举意义深远,七十万联军只是他手中的棋子而已,为大汉帝国夺楚的炮灰,不得不说韩信心思的确周密,再得知二十万神影军无法保全的时候,脑海中瞬间出现这个大胆的想法。 此时。 吐谷浑王,刘铤,王武四将已经兵临武都城下,二十万大军铺天盖地而来,却不见韩信的身影。 楚帝封赏靠山王杨林为刑国公,允许他在隋阳郡自行招兵买马,这几个月时间,杨林和定彦平两位老将在隋阳郡内,广招兵马,善待百姓,已是深得民心。 眼下单单武都城内兵马已达十万之众,杨林,定彦平一身修为恐怖如斯,面对城下二十万联军,两人没有丝毫的畏惧,相反内心中暗潮汹涌,兴奋不已。 楚帝在泾阳城方向对抗联军,他们早有前往一起杀敌的心思,可担心边城防御,只能一直搁置。 眼下联军自己送上门来,千里来送死,两人当然欣喜若狂。 “吐蕃,青朝,南商帝国?” “青朝,南商,青云三国一直都是三品帝国中的墙头草,依附在一二品强国身上,年年朝贺,换取平安,一直委曲求全。” “经历百国大战,却能一直停留在三品帝国之列,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强大,而是他们别后的支持者强大而已。” “是啊,相比吐蕃,楼兰,隋阳,顺明,北宋这些帝国,他们的确有些渺小,此番竟然前来吾楚作祟,简直是自寻死路!” 杨林和定彦平注视着城下三国联军,除了吐蕃帝国有些实力,其他青朝,南商两国,他们丝毫没有放在眼中,要不是他们藏身联军中,就算给他们一百个胆子,怕是也不会前来攻打楚国。 “定老头,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有没有胆量和某一起出城,破了城下二十万联军?” “正有此意!” 两人皆是眉开眼笑,纷纷紧握手中兵戈,刚欲转身向城池下走去,背后两名将领禀拳施礼,恭敬的声音响起。 “王爷,城下联军宵小之辈,杀鸡焉用牛刀,末将愿意代劳,出城取下敌将首级!” “召云,思继,城外吐蕃战将气息强大,你二人出城迎敌不可掉以轻心,本王和定将军在一旁掠阵,为你二人助威。” 杨林出言说道,两名将领面露兴奋之色,纷纷颔首,提起兵戈向城下走去。 这两人正是杨林和定彦平麾下新来的两名战将,分别是伍召云和高思继,皆是历史中名动天下的悍将。 伍召云身长八尺,面如紫玉,目若朗星,声如铜钟,力能举鼎。隋朝时期,天下第五条好汉,武艺高强,力大无穷,因人长着面如紫玉的俊美外表,拥有一身冠绝天下的武艺,因其驻守南阳关,世人称之为南阳候。 高思继,五代十国第一名枪,人称白马银枪,一杆长枪威震天下,在与铁枪王王彦章战斗中,两人亦是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足见其强悍恐怖。 没想到战争大陆上,两人居然归于杨林麾下,此时,伍召云,高思继二人带领兵马已从武都城内冲杀出去。 “哒哒哒~” “哒哒哒~” 隆隆马蹄响如惊雷,两人紧勒缰绳,勒马而立,手中兵戈横于虚空,伍召云纵声如雷。 “敌军听着,下马投降,本将留你们一举全尸!” 伍召云头顶丁凤翅银盔,身披龙鳞银甲,后背蟒龙白袍迎风嘶吼咆哮,胯下照夜玉狮子低吟长嘶,手中丈八亮银蛇矛直指前方联军,威风霸道,周身上狂暴战意缭绕,锐利眸光犹似出鞘利刃。 “狂妄之辈!” “楚帝已将精锐战将兵马全部汇聚在泾阳城内,一名小将也敢在我联军面前逞威,诸将谁愿意上前将其斩于马下!” 吐谷浑王面露戏谑之色,目光轻蔑,根本没有将伍召云放在眼中,纵声询问,背后一名战将拍马上前,手握一柄流星锤,身形高大,甲胄下肌肉虬隆,脸颊上泛着狰狞的笑意。 “将军,区区一名楚国守城小将,末将这就前往取其首级,扬我吐蕃帝国军威!” “鸠忽勒,斩楚将,夺下武都城,入城后,本将赏你美女十名!” 闻声。 鸠忽勒狂笑一声,挥舞着流星锤向伍召云冲杀过去,见联军敌将杀出,伍召云提缰纵马,脸颊上噙着淡然笑意。 “真有不怕死的!” “本将先取尔首级,再带兵破了联军阵型,一起送你们回老家!” 夜照玉狮子疯狂前行,伍召云手中丈八亮银蛇矛横空舞动,迎面向鸠忽勒穿刺过去,长空银芒一闪,一道枪锋犹如从云中直直坠下,辉煌夺目,恍若九天星垂,虚空瞬间一寸寸断裂,方圆百米之内都被银芒笼罩。 “唰!” 枪芒犹如烈日灼天,雷电劈空,气势之壮,实难形容,鸠忽勒面对如此一击,手中流星锤快速迎了上去。 “砰!” “砰!” 接连两道碰撞声传开,两人战马纵横交错,伍召云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鸠忽勒内心却是暗潮汹涌,骇然欲绝,一击之下,足见伍召云之强悍,他自知要想将其斩杀,并非是一件易事。 “召云枪法出神入化,且力大无穷,这吐蕃将领挣扎最多三个回合!” “三个回合,定老,你太高估吐蕃将领了,刚才一击之下,他已经气势全无,接下来召云一击可必杀之。” 杨林雄浑之声响起,定彦平眸光闪烁,抬首再次向前方看去,此时伍召云双腿拍马,气势吞天,手中丈八亮银蛇矛横空而行,一人一枪,完美融合,达到人枪合一之境。 飞马前行,快如电光。 “唰!” 蛇矛击碎虚空穿刺而下,鸠忽勒举起流星锤迎之,却被伍召云将兵戈击飞出去,紧接着他猛力一刺,甲破血喷,不时毙命。 鸠忽勒身影从马背上坠落,伍召云提缰回马,霸气凌天,枪指联军,道:“还有何人愿意上前送死!” “速来!” “这..........” “楚将都如此变态?” 青朝帝国战将声音颤抖道,吐谷浑王目眦欲裂,回首怒喝道:“穆天行,穆天雷,穆天虎三将听令,上前取下楚将首级。” 一声领下,三名吐蕃将领纵马杀出,此时论钦陵突然侧目看向吐谷浑王,出言道:“浑王,这名楚国小将实力强悍,莫要枉送麾下战将性命,要想将其斩杀,需你亲自出马?” “眼下联军攻取武都城为先,并非争强斗勇,应该即刻冲杀向前,杀楚军个措手不及。” “论钦陵,联军二十万,要是都无法取下眼前城池,那本将还不如带兵回国种地去!” “那也未必,吐谷浑王别忘了,往昔是如何败在本将手中。” “论钦陵,你.............” 吐谷浑王听到论钦陵的话,神情狰狞,目露杀机,他本不属于吐蕃,是论钦陵的手下败将,只不过此番前来攻楚,吐蕃王让其带领麾下大军前来,相较于论钦陵,他的兵马较多一点。 显然吐蕃王也是别有用心,用降将之兵攻楚,他们完全就是被当做炮灰,这吐谷浑王不知是不是真傻,眼下都不知道是几手炮灰了,竟然没有一丝觉悟,还在阵前叫嚣逞威。 “青朝,南商诸将,眼下是攻取武都城的最佳时机,别忘了此行的目的,斩敌将再多又有何用,我等是来夺取资源的。” “穿过武都城之后,有扬州,嘉兴,泰兴,龙兴四座城池,往昔可都是隋阳帝国最为富庶之地,天兴城亦在这条线路上,诸位可以想象楚国美女都在等候尔等,各城中的金银珠宝,粮草辎重,都将是你们的。” “大刀阔斧,直捣黄龙,才可取得显著效果,兵法有云,兵贵神速,此番攻楚,列国大军到现在颗粒无收,就是因为尔等的优柔寡断。” 论钦陵出言说道,声如洪钟,列国诸位战将闻声纷纷下令麾下大军准备,待沙场上三将拼杀结束,一声下令攻入武都城。 “优柔寡断,难成大器!” “众将士听令,随本将杀入武都城!” 论钦陵寒枪挥动,一马当先杀出,背后兵将紧随,列国诸将见其杀出,当然不甘落后,让论钦陵拔得头筹。 蓦然。 二十万联军倾巢而动,浩浩荡荡,铺天盖地向前冲杀而去,杨林和定彦平见状,瞳眸微眯,有点搞不懂联军意图。 “斗将失败,这是准备决战?” “来的正好,本王奉陪到底,刚好检验这段时间三军的训练成果!” 杨林眸子里尽是笑意,侧目看了眼定彦平,双腿拍马,手中囚龙棒挥动,一马当先冲杀出去。 “杀!”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