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霸王神威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66章 霸王神威

虞姬身陷泾阳城内,项羽心急如焚,美人将失,还有何心思攻打楚军。 项羽心中虞姬至关重要,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就算坐拥天下,又有何乐趣? “亚父,本王必须救出虞美人,派使臣入泾阳城告诉楚帝,本王愿意用比蒙王交换虞美人。” 范增岂会不知项羽对虞姬的感情,先前只是提出已江山为重,他已杀机毕露,要是在敢妄言将其激怒,怕是性命难保。 “大帅,虞美人乃是大帅挚爱,眼下身陷囹圄,岂有不救之力,可大帅阵前斩杀青云主将,恐会引起诸国将领布满。” “大帅刚刚得到所有人的信任,决不能让先前的努力付之东流,微臣以为大帅应该召见诸将说明情况。” “至于派人前往晋阳城,老朽愿亲自前往会会楚帝,看他到底意欲何为!” 范增出言说道,脸颊上一抹失望之色,一闪即逝,他深知美人误国的道理。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历史中素有万夫不挡之勇的吕布,却哭求于貂婵之色。 病西施弱不禁风,反使强吴衷亡,唐明皇创天宝盛世,是真龙天子,却沉湎于杨贵妃的怀中,足见美女有降龙伏虎之能,有旋乾转坤之功,有倾城倾国之力,有杀退百万将士之勇。 一入美人怀,纵有千般手段,亦是方寸尽失。 楚帝深知如此道理,范增当然也知道,否则,项王不会看到一枚玉佩,就方寸尽失。 南宫曦,楚尘,上官邦宁下落全无时,楚帝不同样陷入疯狂中,英雄爱美人,更何况是自己的挚爱。 楚帝正是知道虞姬就是项羽最大的软肋,虞姬在手,项羽只能任由他摆布。 “亚父这就前往泾阳城,召见诸将之事,羽自有主张!” 范增领命,拂袖转身离开大帐,微微叹了口气,显然对项羽有些失望,他知道如果错失眼前机会,再想攻下泾阳城难比登天。一旦楚帝恢复元气,皆是天时地利人和尽失,何以为战? 十八帝国攻楚,难道就要一名女子夭折? 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寸江山一寸血,想要成就万事霸业者,岂能没有牺牲,南阳城一战联军牺牲六十万人,决不能因为一名女子而葬送了项王的大业。 范增脑海中思绪万千,移步快速向前走去,派人将英布,章邯,疾步,项庄,吐谷浑王,刘铤,王武诸将全部找到他的牙帐内。 少时。 诸将来到范增大帐中,皆是一脸诧异,不知其找他们前来何事,凡是有重要军情都是在项羽大帐内商榷,他们觉得有些蹊跷,并且发现没有看到虞子期。 “诸将落座,本军师找尔等前来,是有重要事情商榷。” “军师召我等前来,可是大帅之意?” 项庄出言问道,锐利的目光停留在范增身上,显然他对范增今日之举,颇有反感。 “项将军,此事项王并不知道,是老朽找尔等前来。” “尔等不必惊讶,难道你们不想知道项王为何放弃攻城,而下令在此安营?” 诸将强行压制着内心震惊,面露好奇之色,季布神情一凛,道:“军师乃是项王之亚父,必不会做危害项王之事。” “军师有话直说!” “虞美人身陷泾阳城,楚帝以此要挟项王!” “诸将皆是久经沙场,应该知道眼下是攻破泾阳城最佳时机,如果给楚帝喘息之机,让楚军倒戈一击,联军攻取楚国将再无机会。” 范增神情坚定,铿锵之声传开,诸将皆知兹事体大,项王视虞美人为掌中宝,现在她被楚帝捉拿,难怪项王会失去理智,阵前斩杀青云主将。 “那不知军师找我等前来何意?” 项庄询问道,其他人亦是想知道范增的意图。 “项王派老朽前往泾阳城与楚帝谈判,诸位将军可随老朽一起前往,趁机攻入泾阳城内。” “斩杀楚帝,夺下泾阳城。” “不可,此举要是成功项王有可能留我等一命,要是失败,枉送了虞美人的性命,在座各位怕无一人可活。” “并且,对付楚帝只能项王亲自出马,我等无一人可敌楚帝,强攻泾阳城没有丝毫胜算。” 季布出言拒绝,南阳城下一战,楚帝神威逆天,他们亲眼所见,就项王将其击败,亦是身负重伤,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就算联手也敌不过楚帝,且不说泾阳城内白起,冉闵诸将。 “尔等多虑了,且听老朽把话说完!” “尔等起兵攻打泾阳城,联军各部都以为你们想夺去头功,他们岂能按耐得住,到时联军倾巢杀出,大帅只能出手一战。” “此乃是要将大帅逼往绝境,让大帅不得不放弃虞美人。” 范增字字珠玑,掷地有声,诸将全部倒吸一口凉气,面面相觑,英布,季布,章邯,项庄都是项羽麾下心腹,他们当然知道项羽有君临天下之意,亦可理解范增如此做法的用意。 “诸位将军,有些时候,有些人,该牺牲就必须牺牲!” 范增再次出言,英布,项庄,章邯,季布纷纷颔首,吐谷浑王,刘铤,王武当然乐享其成,只要他们攻入泾阳城,就有先入洛阳的机会,何时进攻对于他们而言都可以,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好,就依军师之言,我等这就下去准备!” 众人禀拳施礼刚欲离开大帐,项羽紧握虎头盘龙戟进入,锐利的目光从诸将身上划过,周身上萦绕着恐怖森寒的杀气。 “尔等想干什么!” “亚父,可真是用心良苦!” “你们刚才的谈话,本帅全部听到了,今日本帅再次声明,谁要是敢阻止营救虞美人,本王一个盘龙戟将你串成串串。” “砰!” 项羽愤怒之声响起,盘龙戟横空落下,范增面前木案一分为二,木屑,水渍飞溅,范增却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亚父,该出发了!” “本王亲率百万大军在泾阳城下等候,能不能将虞美人带回来,就看亚父的手段了!” 话音落。 项羽收回盘龙戟,嗔目而叱之,诸将吓得肝胆欲裂,神魂俱凉,只见其拂袖转身,阔步离开范增大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