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5章 不爱江山,爱美人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65章 不爱江山,爱美人

正午时分。 刚刚用过午膳,突然,战鼓四起,隆隆不绝。 楚帝走出房间,循声向看去,面露笑意,道:“项王来了,真正的博弈开始了!” 话音落。 他拂袖向府衙后院走去,项羽带领联军到来,是时候检验下虞姬在他心里的位置,是不是独一无二的,还是说项王只爱江山,不爱美人。 此时。 泾阳城南门下,百万联军浩浩荡荡而来,掀起万丈烟尘,遮天蔽日,项羽端坐在高耸的战车上,目视前方泾阳城池,刚毅的脸颊上浮现一抹狠辣,虎目中闪烁灼热的目光。 泾阳城上。 白起,冉闵,卫青,霍去病,诸将凝神远眺,注视着城下黑压压,密密匝匝的联军,完全将山野之间布满,也看不清是多少。 战鼓四起,旌旗猎猎,惊沙滚滚,飞沙走,万蹄踏尘,天鸣地动,声势猛烈异常,看着城外大军声势震天,气贯长虹。 诸将周身上浩瀚战意迸发,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城与联军交战,可城内三军元气尚未全部恢复,尚需些时日,眼下如果出城与联军交锋,获胜的几率并不大。 “世信,出城将此物放在城外,陛下曾断言,项羽看到此物,必会退兵!” “得令!” 罗世信接过白起手中玉佩,紧握镔铁枪,同时躲过身旁士兵手中长枪,疾步行风向城池下走去。 少时。 咯吱一声城门打开,迎面劲风掀起浓郁烟尘,宛若沙尘暴来临一般,罗世信一人一骑冲出城去,目视前方注视犹如决堤之洪一般的联军。 “啪!” 罗世信扬鞭策马,风驰电掣而起,速度奇快无比,穿梭在浩瀚烟尘中,前行千米之遥,他勒马而立,抬手从马背一侧抽出一柄寒枪。 “砰!” 巨响传来,寒枪一半没入泥土中,罗世信策马上前,将手中玉佩挂在枪锋上,策马回旋,绝尘返回泾阳城。 罗世信在城门的一切举动都被联军诸将看在眼里,他们不知楚军在玩什么把戏,打开城门,派一名将领出城在百万雄师面前溜达一圈。 插杆长枪。 示威? 面对百万雄师,也不怕被踩死,胆子太大了! 寒枪钩挂玉佩,劲风袭过,玉佩上罗缨迎风而荡,犹似精灵,轻灵跳动。 “来人!” “上前看看,将城下寒枪给本王带回来!” 项羽纵声说道,虞子期闻声向身旁偏将看去,一将带领百名骑兵纵马而出,快速向城下寒枪冲去。 少时。 百人上前围绕寒枪,偏将上前将寒枪上玉佩取下,示意两侧士兵拔出寒枪。 两名士兵飞身跃下马背,上前紧握枪柄,试图想要将寒枪抽出,可在两人共同努力下,寒枪纹丝未动,好像生根长在地底之下。 “将军,这枪.............” “没用的东西,一杆枪都无法取出,还让本将亲自出手!” 偏将怒叱,拍马上前,一手紧握枪柄,用力向上抽出,脸颊上横肉轻颤,嘴角微微抽动,瞳眸里尽是诧异惊骇之色。 “啊!” 偏将怒吼一声,再次发力,可依旧无法将寒枪取出,心中暗骂道:“楚军也太他娘变态了,一杆枪至于插的如此深?” “行了,这柄枪只是楚军普通装备而已,它的作用就是悬挂这枚玉佩,将玉佩带回交给元帅即可!” 偏将出言说道,提缰回马狂奔而去,两名士兵起身上前,跃上马背,心里不悦,暗自骂道: “我们是没用的东西,你不是一样没有取出寒枪,要不是虞将军器重你,就凭你的本领怕还是一名火头军。” 两名士兵内心虽有不悦,但却不敢表露出来,官大一级压死人,谁让人家是将,他们是卒? 一盏茶功夫。 百人返回联军阵营,偏将来到项羽战车前方,跃马而下,跪地道:“大帅,城下寒枪上只有玉佩一枚,末将已经带回,请大帅过目!” “玉佩?” “楚帝到底想干什么?” 项羽心里猜测,下令项庄将玉佩呈上来,待他接过玉佩,脸上尽是杀气,口中喃喃自语。 “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 联军诸将见项羽魂不附体,惊骇欲绝的样子,皆是好奇玉佩的来历,一枚玉佩可让项王方寸大乱,足以彰显其重要性。 项羽察觉联军将领的目光,抬手将玉佩收入衣袖中,收敛神情,纵声下令道:“三军后撤,十里外安营扎寨。” “后撤!” “安营?” 项羽的军令让诸将不解,眼下三军士气如虹,楚帝又身负重伤,正是攻下泾阳城的最佳时机,下令撤军,这不是延误战机? “大帅,泾阳城就在前方,天时地利人和,联军皆占之,为何要下令撤军!” 青云帝国主将候存锐质疑声响起,其他列国战将纷纷出言附和,面对诸将的质疑,项羽脸色阴沉至极,折身返回,一把将盘龙戟抽出。 “砰!” 盘龙戟飞出,直接透体而过,候存锐倒地而亡,赤红的鲜血顺着戟柄流下。 “本帅是联军盟主,军令如山,何人要是再敢质疑,下场亦是如此!” “彭舜,此刻开始,尔便是青云帝国主将!” “撤!” 项羽衣袖翻飞,目如睚眦,声如巨雷,联军战将无一人再敢妄言,纷纷回马紧随项羽战车,大军浩浩荡荡向后退去。 良久。 联军在十里外荒野中安营,大帐内,项羽端坐在木案前,手中紧握玉佩,神情狰狞恐怖。 “美人,怎么会落入楚帝之手?” “大帅,军师来了!” 大帐外禀报声响起,范增进入大帐,见项羽手握玉佩,他自知玉佩的来历。 此玉佩乃是项羽送给虞姬的定情之物,一雌一雄,两人分别佩戴,用来化解相思之苦,见玉佩如见人。 “亚父,虞美人落入楚帝之手,本王该如何是好!” “元帅,眼下正是最紧张时刻,大好江山就在眼前,大帅,难道要因为一位女子而葬送这唾手可得的万里山河?” “亚父,本王不想听什么图谋霸业,万里山河,本王就问你一句,如何救美人于水火。” 项羽神情未怒,声音霸道,怒目逼视,范增感受到浓郁的杀气,身影微微一颤,知道项羽杀机已起。

下一篇   第1266章 霸王神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