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一切都不意外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64章 一切都不意外

轻纱般薄雾在院内消散,清凉的空气进入前厅内,诸将端坐,等候白云城到来。 少时。 纳牙阿带着白云城阔步进入前厅。 “先登死士营,白云城,拜见陛下!” “免礼!” “不知尔对白虎帝国天煞军了解多少,天煞王屠昊有多少了解?” 楚帝示意白云城起身,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闻声。 白云城脸颊上泛起浓郁杀气,双拳紧握,显然听到天煞军和屠昊,让他陷入疯狂的愤恨中。 “了解?” “他们就是化成灰,末将也认识他们,岂会对他们不了解?” 白云城整个人气息变得阴狠毒辣,森寒的声音响起,诸将感受到他身上绽放的杀气,皆是惊愕不已。 “白云城,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说说看,你都了解屠昊的天煞军什么信息,朕想知道天煞军的战力,人数,还有关于屠昊的一切。” 楚帝出言问道,白云城并没有丝毫隐瞒,完全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如果是从莽草山上刚刚下来,白云城对于楚帝的询问,根本就是闭口不言,可经过南阳城下一战,他真心实意选择效忠楚帝,哪怕只是先登死士中的一名普通士兵。 “陛下,屠昊,白虎帝国唯一异姓王,封号天煞王,同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或许才是他带兵出现在泾阳城下的原因。” “唔!” “什么身份?” 楚帝和再坐诸将,目光全部汇聚在白云城身上,面露好奇之色,都在等他揭晓答案。 “天煞王屠昊,乃是霸王项羽的义弟,二品帝国盛传,少年枭雄天煞王,万夫莫敌霸王力,正是说的他们二人。” “义弟?” 楚帝喃喃自语,白云城再次开口道:“陛下,天煞军是白虎帝国三大军团之一,本是南河郡王屠战麾下军团,后白岩帝国一战,屠战死于沙场之上,其儿子屠昊继承爵位,亲率天煞军为白虎帝国建功,后被封赏为天煞王爷。” “其麾下天煞军共计三十万众,其中十万血煞军是天煞军团最精锐的存在,亦是屠昊的骄傲和最强依仗。” “至于屠昊本人,修为至少在四品武圣境,且心狠手辣,睚眦必报,世人皆知其喜好美色,可莫将知道那只是他用来掩人耳目的,其实他野心勃勃,一直都想取代白虎国君。” “又是一位伺机想要自立为王的主,为何都要盯着吾楚,难道真是因为朕好欺负?” 楚帝听闻白云城对屠昊和天煞军的介绍,心中暗想着,同时对白云城的过往非常好奇。 只知其是白岩帝国后裔,却不知他和屠昊之间,到底有何恩怨。 “陛下是想知道,末将为何对屠昊如此了解?” 白云城感受到楚帝和诸将的目光,知道他们对自己的过往好奇,既然一心决定效忠楚帝,那就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 “陛下,末将乃是白岩帝国皇族,往昔本人称之六皇子,十年前白岩帝国战败,终被灭国,这一切都是屠昊父子造成的,末将侥幸活了下来,唯一的心愿不是复国,而是斩杀屠昊和天煞军。” 白云城坦诚布公,楚帝,刘伯温和诸将皆是震惊,白岩帝国六皇子,竟沦为莽草山盗匪,这简直是对乱世最大的写照。 亦有丝嘲讽之意,任由你身份尊贵无比,或是富甲一方,战火无情的摧残下,活着成了所有人唯一奢求。 “白云城,本官有一事不明,还望你答疑解惑!” “大人,但说无妨,末将知无不言!” 面对刘伯温的询问,白云城依旧没有丝毫要隐瞒的意思。 “天下盛传,天煞王屠昊百骑攻破白岩帝国皇城,此时可当真?” “百骑破二品帝国皇城?” “那只是屠昊为了夸大功绩,自己吹嘘出来的而已!” “末将见陛下左右有百骑神兵,加上陛下的神勇无双,可有把握百骑攻破一座二品帝国皇城?” 白云城反问。 “亦非没有可能,但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楚帝微眯眼眸,目光坚定,在他所知的历史中,百骑破城的悍将并非没有,只是促成如此圣举,都有特定的条件,并非任何人都可以做到。 “砰!” 突兀的声音响起,只见白云城骤然跪地,禀拳施礼道:“陛下,末将知道以自己实力,根本无法斩杀屠昊。” “如果陛下可将屠昊俘虏,交给末将亲自斩杀,末将愿意献出五万兵马,助陛下一统天下。” “五万兵马?” 楚帝诧异,莽草山上盗匪已被他全部俘虏,白云城何来五万兵马。 “不知刘大人可知武定镇?” 白云城察觉楚帝的疑惑,侧目向刘伯温看去,响亮的询问声传开。 “武定镇?” “传闻大青山北侧有一镇子,名曰武定镇,里面居住皆是室外高人,与世无争,淡泊名利。” “且武定镇三面环山,易守难攻,所以很少有人前往,不知这武定镇和五万兵马有什么关系。” “陛下,刘大人,武定镇内所有百姓,皆是昔日白岩帝国兵将,他们都是随末将从白岩皇城逃出来的,这也就是为何屠昊百骑攻破皇城。” “其实,往昔的白岩皇城只是一座空城而已,莫说百骑,就算寥寥数人,也可攻下。”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楚帝和刘伯温皆是豁然大悟,白云城回首,目光停留在楚帝身上。 “白云城,尔乃是白岩帝国皇族,南阳城下有为吾楚立下战功,击败项王麾下章邯,功过相抵。” “今日起,你不必在留在先登死士营,归于白起麾下效力,先从偏将坐起,他日沙场建功,朕自有封赏。” “至于,斩杀屠昊之事,与你无关,白虎帝国敢兴兵来犯,罪不可恕!” “天煞军,朕必诛之,白虎帝国,朕一样要取之!” “至于屠昊,朕会交给你去处置,行了,你可以下去了!” 楚帝挥了挥手示意白云城离开,刘伯温和诸将皆是疑惑不已,不解楚帝为何不让白云城将五万兵马全部召集前来。 “陛下............” 刘伯温见白云城退出前厅,躬身禀拳,话尚未说完,楚帝却抬手将他制止。 “白云城是聪明人,直接下令让其将五万兵马召集前来,太露骨了,如果他派人出城,任由他们去就行,不必阻拦!” “伯温和诸将不用担心,不出五日,我军必将增加五万悍卒!” 楚帝信心十足,运筹帷幄,好似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刘伯温轻轻颔首,面露轻笑,对楚帝的驭人之术愈发敬佩。 “诸将退下休整,注意城外联军动向,项王大军应该快到了!” 楚帝出言说道,诸将领命离开,他淡然轻笑,不费吹灰之力获得五万白岩帝国旧部,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增强楚国大军实力,算是白云城带来的意外之喜。 白云城离开府衙,返回军营内,将身边十勇士召集前来,告知他们天煞军和屠昊出现的消息。 同时。 将他准备臣服楚帝的决定告知众人,所有人皆是以他马首是瞻,白云城感激不已,最终亲笔书写信件,让十勇士带回武定镇,交给镇长窦烈。 刘伯温接到消息,得知白云城身边十名勇士自北门出城,他快速向府衙后院走去。 突然。 一阵轻灵悦耳的琴音传来,琴声悠扬,闻之令人如沐春风,意境似高山流水,可仔细品味,却给人一种悲情之感,好像在抒发深陷绝境的无助。 “陛下...............” 刘伯温来到楚帝身旁,瞥了眼正前方,只见虞姬端坐在窗前,正玉指抚琴,俏脸上愁容笼罩,凄凄惨惨戚戚,样子当真让人怜爱。 楚帝抬手示意刘伯温莫要惊扰虞姬,两人转身向前院移步走去。 “陛下,当真料事如神,白云城身边十名勇士出城了!” “伯温,朕先免其罪,紧接着封赏,又答应将屠昊交给他,替他完成心愿,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朕一点都不意外。” 当然不意外。 能意外? 楚帝可不会告诉刘伯温,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是冲着武定镇五万兵马去的,帝王心思就是如此诡谲莫测,即便知晓,也不敢妄自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