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 楚帝,败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61章 楚帝,败了

清风微凉,弥漫的烟雾消散,大地一片清明。 南阳城下。 视之所及,满目疮痍。 浓郁的血腥气随风而动,刺激着每个人的鼻腔,地面上残尸堆积如山,血流漂橹。 死亡之气笼罩在整座城池上,此时震天的兵戈撞击声,已经慢慢消失,唯有地面上不是腾起的硝烟,还在不停的弥漫扩散。 南阳城东门下。 楚帝和霸王的鏖战已分胜负,两人苦战两个时辰,身影分别站立在各自阵营前。 “噗!” 一口鲜血从楚帝口中喷出,脸色苍白如纸,身影上紫金之芒变得萦绕,显然一副遭受重创的样子。 李密,杨玄感二将疾步上前,百名屠神死士,挡在楚帝面前,担忧之声响起。 “陛下...........” “无碍,诸将不必惊慌,即刻下令三军撤走!” 李密话尚未说完,就被楚帝打断,虽然身负重伤,可他亦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见杀喊之声消失,知道南阳城下战役已经落幕。 胜败一分,再战下去毫无意义,只能徒增伤亡而已。 闻声。 李密下令三军撤退,正前方项王军团前虞子期,英布,钟离眜,项庄四将站立在项羽身旁,见楚帝欲欲撤走,四将纷纷回身准备上马追击。 “不用了!” “让他们走!” 项羽突然开口说道,众将诧异不已,楚帝身负重伤,已是强弩之末,联军数倍于楚军,为何要放他们撤走? 诸将心有疑虑,可军令如山,他们也只能服从。 楚军朝着大青山方向,浩浩荡荡撤走,掀起万丈烟尘,项羽看着楚军消失在荒野尽头,噗的一声,血柱从口中喷出,身影差点栽倒在地。 项庄,虞子期疾行上前搀扶,下令道:“撤退,大军马上撤回大营!” “项庄,马上派人前往泾阳城下,通知天煞王截杀楚帝!” “英布,传令下,联军前往集结,向泾阳城方向靠近!” 项羽抬手将嘴角血渍擦拭,扶着虞子期站立起来,眼眸内闪烁着锐利精芒。 ............... 黄昏时分,残阳西落,犹似焚天烈焰般笼罩在大青山上空。 此时。 楚营内。 诸将回归,皆是鲜血透甲,可他们却齐聚在大帐外,面露焦急之色。 “也不知陛下伤势如何,此役惨败如此,真乃大罪也!” 卫青突然开口,神情黯淡,眸子里闪烁着愤怒,闻声,诸将皆是沉默不语,陷入自责中。 午后返回大青山,楚帝就进入大帐内,直到此刻毫无音讯,诸将担忧楚帝龙体,小桂子多次让他们下去休息,却无一人离开。 少时。 小桂子再次出现,宣诸将进入大帐,众人欣喜不已,阔步进入其中。 诸将入帐,楚帝靠在正前方木榻上,脸色依旧苍白,可气息已经平和。 看着诸将戎装都不曾褪下,知道他们一直在账外等候,接连鏖战一夜,诸将岂会不疲累,楚帝虚弱的声音响起。 “诸将不必多礼,快快落座!” 诸将落座,楚帝抬首示意,小桂子端着木盘将百枚玉瓶,一一放在诸将面前木案上。 “众将士辛苦,此战落败,非尔等之罪!” “朕重来不留恋过去阵地,败就是败了!” “失败乃成功之母,正是有了此战,才可以看出吾楚军事实力的弊端。” “这些丹药是朕给你们疗伤的,朕体内伤势一时半会无法痊愈,接下来迎战联军,还需诸位将军多费心。” “陛下,此战败,乃是末将之责,还望陛下降罪!” 白起跪地施礼,颔首说道,楚帝并未出言怒叱,反而,面露笑意:“白起,你无需自责,从西城门突围,并非是你的罪责。” “项羽早有部署,如果大军不曾西门突围,朕和其他诸将怕是无法出现在此。” “败了!” “知耻而后勇,一雪前耻,接下来战役在一较高下!” “说说此战的情况,当前我军还有多少兵马。” “咳咳~” 楚帝轻咳两声,目光停留在白起身上,只听其开口道:“陛下,比蒙军团,神武军团全军覆没,比蒙王,飞虎将军下落不明。” “其他各部皆有伤亡,眼下我军只有不到三十万人,此战损兵二十万,斩杀联军至少在六十万众。” “斩敌六十万?” “虽败犹荣!” “小桂子,传令给王彦章所部,让他放弃恒阳城,前来泾阳城与我军回合!” “卫青,派遣斥候密切关注联军动向,白起,冉闵,霍去病,紫琅天集结大军,即刻出发,返回泾阳城!” 诸将领命,不敢多逗留打扰楚帝修养,纷纷推出大帐,一时间,大青山下楚营陷入忙乱中,大军迁徙撤走,粮草辎重,一切都要带走,可不得好一阵忙碌。 此时。 南阳城下,联军大营内,项羽褪去戎装,一袭黑色长袍,端坐在大帐内。 下首位置,联军百将分两列而坐,目光汇聚在项羽身上。 “此役战况本帅已经知晓,损兵折将六十万人,却只斩杀楚军二十万,俘虏五千人,足以彰显楚军之悍勇。” “不过,楚军诡计多端,装备古奇,列国诸将多被偷袭,能取得如此战绩,已经非常不错。” “最主要是活抓楚军比蒙王和飞虎将军二人,他们乃是楚帝左膀右臂,眼下楚帝已被本帅重伤,不足为患,有了他们二人在手,不怕楚军不乖乖交出城池!” “吐谷浑王,刘铤,王武三将捉拿比蒙王和飞虎将军有功,破楚之日,三将各获得城池两座,黄金万两,美女百人。” “项庄,将本帅为三位将军准备的物品拿上来!” 项羽出言说道,目如星辰,深邃无边,神情平静如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闻声。 项庄来到三将面前,分别将放下丹药,兵戈,铠甲和一纸银票。 “吐谷浑王,比蒙王的铠甲和兵器,本王送给你,因为只有你才配拥有!” “王武,飞虎将军的装备,坐骑,兵戈,你才是最好的主人,至于刘铤将军,青虎大刀,六合铠甲都是本帅收藏的装备,今日宝刀增英雄,还望刘将军笑纳。” “另外,丹药和银票都是本帅一片心意,三位将军莫要推辞!” “诸将不用诧异,来日征战楚国,诸位斩杀楚将一人,所得一切皆可各自留下,本帅亦有其他赏赐。” 项羽依照范增之言,已经开始收买人心,虽然吐谷浑王三将不是战龙帝国将领,但他们却实力强悍,要是可以收入麾下,自会实力大涨,项羽当然会极力拉拢。 “诸将下去准备,即刻前往泾阳城,尔等渴望的美女,美酒,城池,金银珠宝,铠甲丹药,就在楚国皇城,能不能夺去,就要看尔等的本领!” “本帅一直坚信,在座诸将丝毫不弱于楚将,眼下只要攻破泾阳城,就可长驱直入,抵达神都洛阳。” “天煞王已经前往泾阳,楚帝身负重伤,楚军士气低落,天赐良机,决不能让天煞王拔得头筹,一切都应该属于你们,是六十万联军用生命换取的机会,尔等可不能白标拱手让给他人。” 项羽声音雄浑,列国诸将纷纷起身,疾步向大帐外走去,一夜鏖战的疲累,这一刻全部抛到九霄云外。 最先入军泾阳,杀楚帝,挥军荡平洛阳,才是虽有人最关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