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羽之神勇,千古无二(2)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59章 羽之神勇,千古无二(2)

楚帝得知项羽手中虎头盘龙戟来历,微微震惊,想必项王兵戈亦是经过龙血洗礼,威力丝毫不在神龙战天戟之下。 一条勇汉,一杆神戟。 往昔。 项羽便是战场上无敌的存在,力压群雄,无人敢于争锋,战龙帝国军事擎天之柱也, 三个回合,两人神戟交错碰撞,胜负未分,显然实力旗鼓相当。 项羽戟法已达臻入化境,炉火纯青,出神入化,一直以来,他都自诩一柄长戟,天下无处不可去也。 迄今为止。 项羽驰骋沙场多年,大小战役经历无数,不曾有人在他手下走过三个回合,楚帝乃是第一人。 “楚帝,一国之君,有此武力,当真让本王惊讶,难怪天下盛传,楚帝文治武功,皆无人可敌。” “今夜一见,汝可做本王对手!” “要是你我同属一个战营,这天下还不是行唾手可得,造化弄人,你我注定成为敌手!” 项羽神情凝重,面露欣赏之色,语气里充满赞许,显然他非常敬重楚帝这样的对手。 “项王也不弱,放眼天下,可与项王匹敌之人,怕是不足一手之数。” “项王想与朕同属一个阵营,亦非没有机会,臣服吾楚,朕许你荣华富贵,永世享受不尽!” “同时,可保项王不死,否则,以项王当前所作所为,他是在玩火自焚,很快将会上走上毁灭之路!” 楚帝出言说道,只见项羽放声狂笑,道:“成王败寇,这天下有能者拥之,本王生于纷乱动荡,立志救民于水火,这天下岂能没有容身之地!” “且,今夜之后,楚国之地将尽入本王之手,楚帝还是好好考虑下自己的归属!” “项王,如此有信心可得去吾楚天下,那就让朕见识下尔真正的实力,先前三个回合,项王的攻击稀松平常,朕并没有觉得你可以胜出!” 闻声。 项羽嗔目而叱之,手中虎头盘龙戟翻转,激荡起阵阵涟漪波动,脚掌轻踏而出,身影快速向楚帝冲杀过来。 “鬼神撼天!” 项羽纵声如雷,面色冷若冰霜,长戟翻飞如雨,所过之处,似乎将天地之地带动,戟尖划过,紫黑色雾气凝聚成一道巨大的戟影,宛若黑龙穿透虚空咆哮,风刃不断向楚帝身上肆虐而来。 鬼神撼天,乃是项羽单手十八挑中第一式,一戟击出,鬼神乱舞,黑龙噬天,毁天灭地。 楚帝凝视前方,见空间一寸寸炸裂,项羽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神情淡定自若,喃喃自语。 “你会的朕都会,但朕会的,你却不曾拥有!” “今夜就让你见识下,真正的戟法!” 神龙战天戟负于身形一侧,脚尖点地而起,身形暴掠前行,帝王金身释放,浩瀚磅礴的真龙之气萦绕在战戟上。 “龙戟戟法,第一式,飞龙在天!” “吼!” “吼!” 龙吟撼天,地动山摇,不远处项王麾下大军和楚军皆是惊骇错愕,快下战马受到惊吓,摇晃着身子,哀鸣不已。 楚帝接受过霸王传承,所以不管是力量,对兵器的造诣,都要略胜项羽一筹,包括历史中项羽另一件神兵霸王弓,现在都落入楚帝手中。 “轰隆!” “轰隆!” 巨响炸天传开,激荡起万丈烟尘,伴随着罡气屏障支离破碎,爆炸之力泛起浩荡涟漪,两军将士在烟尘弥漫之下,眼睛都无法睁开。 “龙戟戟法?” “楚帝,这套戟法丝毫不弱于本王鬼神戟法!” 戟,乃兵器之王,霸道无匹,项羽以为手中虎头盘龙戟,加上自创的鬼神戟法,没有人可以超越他对战戟的使用。 可今夜一见,楚帝不管修为,武技都可他旗鼓相当,这让项羽愈发愤怒,要是不能将楚帝击败,他有何颜面称王称霸? 有些人就是遇强则弱,项羽却恰恰相反,楚帝彻底激发了他体内的战役,三十年来,不曾遇到楚帝这样的对手。 “神力附体!” “借神魔之力,戮杀万物!” 项羽骤然开启神力附体,乌金甲上紫黑光芒闪烁,整个人气息愈发狂暴,好似九天战神谪落,无尽威压不禁让楚帝瞳眸微微收缩。 “神魔之力?” “他的气息竟让朕有一丝畏惧!” “滴,提醒宿主当前所处环境,危险系数高达百分之九十,霸王项羽所拥有的神魔之力,属于禁忌之力,一旦开启毁天灭地!” “宿主,当前实力与之不相伯仲,但神魔之力的威压,让宿主落于下风!” 小贱提示音突然传来,楚帝诧异骇然,项羽不愧是霸王,就算重临战争大陆,依旧是如此恐怖。 “神魔之力,禁忌之力?” “小贱,如何可以破除项羽神魔威压?” “滴,提醒宿主,要想威压之力强于项羽,方法有二,完成齐聚九龙之血,或者修炼无字天书。” “当前宿主五龙威压,与神魔之力神威相比,的确稍逊一筹。” 闻声。 楚帝目光坚定,心中暗自决定,南阳城下战事结束,必须在最短时间内集齐九龙之血和无字天书残卷。 “楚帝,受死吧!” 项羽气贯长虹,实力暴增,提长戟掠动而来,无尽威压袭来,楚帝觉得苍穹似要碾压在他身上。 “神魔之力?” 楚帝狞笑一声,体内神龙九变第五式运行下,一身修为不断攀升,快速提升到五品武圣境下品。 “龙战天下!” “狂龙降世!” “神龙噬天!” “横扫天下!” 绚丽多彩的真气涟漪激荡,犹似万道利刃直冲天穹,两人四周飞沙走石旋转,身影彻底淹没其中,拼杀鏖战数百回合不断。 不知不觉间晓风晨露,微风袭人,袅袅雾霭涨起,东方渐露鱼肚白,似一柄神兵出鞘,将天地一分为二。 楚帝和项羽依旧鏖战在一起,而西城下白起,李存孝,冉闵,比蒙王一行陷入八十万大军的围困中。 经过一夜的拼杀,鲜血遮蔽了他们的眼睛,唯有不断的戮杀,可以证明他们尚且活着。 联军八十万面对楚军二十万,竟没有占到丝毫上风,白起,李存孝,冉闵,比蒙王,慕容霸,紫琅天,赵云,马超,罗世信,苏烈十将,各统军两万,完全就是十柄利剑,不断插入联军中。 尸山血海又何妨,阻挡他们脚步者,皆诛! 白起收起手中战戟,胯下狮子骢已经没有力气,回首向环顾四下,开裂的嘴唇张开,沙哑的声音响起。 “众将士听令,一息尚存,死战到底!” “杀!” “杀!” 沙哑声雄浑浩荡,清晰的传到众人耳中,诸将皆是紧握手中滴血兵戈,怒目直视前方。 “来人,派遣火铳军上前,大帅有令,南阳城内楚军尽数戮杀,一个都不能放过!” “五行战车出动,合围击杀楚将!” 正前方高耸战车上,项梁霸道而立,昏暗的火把之光照耀在他狰狞的脸颊上,两侧传信兵手中旌旗挥舞。 接近着,天地间响起战马奔腾声,五行战车出现,犹如移动的阁楼,分上下两层,内藏战将两人,士兵八人,十匹神驹同时狂奔,声势震天。 五行战车乃项羽麾下军团,已经出现便是五辆同出,分东南西北中,形成五行八卦之状,被合围其中之人,插翅难逃,只有死路一条。 项梁一声令下,五行战车和火铳队同时出现,身形强装如塔的火铳军,快速向前,火铳瞄准楚军。 “攻!” “攻!” 一时间,天地间爆炸声爆炸声此起彼伏,在火铳的轰杀下,楚军再一次落入下风,战马嘶鸣狂奔,高昂的士气一落千丈。 “白起带兵从右翼,突兀出去,联军由比蒙军团和神武军挡下,再不走当真要全军覆没!” 比蒙王纵声如雷,手臂旋转,战斧负于后背,回首向白起看去,此时右翼联军的确在比盟军和战虎军攻击下,硬生生撕出一道口子。 “撤!” “马上撤!” 此番。 白起没有迟疑,带着神行军,西凉铁骑快速突围出去,冉闵,慕容霸,赵云,马超,苏烈皆飞纵战马狂奔离开。 楚军陷入重重包围,白起一直自责是因为他部署不当,要是听比蒙王之言,分散突围,或许就不会落入联军陷阱内 所以。 他知道比蒙王的意图,知道这是楚军唯一的机会,没有多言,提缰纵马,冲杀突围出去。 “吐谷浑王听令,马上带兵拦下白起,决不能让其突出重围!” “轰!” 破天巨响传开,项梁只感觉脚下战车摇晃不已,一个趔趄差点栽倒下去,强行稳住身形,回首向背后看去,瞳眸大睁,闪烁着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