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7章 项王,可是真瞎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57章 项王,可是真瞎

月光韶华,群星璀璨。 这般夜色美景,本该浊酒一杯,美女二三,把酒赏月,岂不快哉。 然。 南阳城下。 却是烟尘滔天,烈焰飞扬,刀光戟影,鬼哭神号。 隆隆! 隆隆! 马蹄震天,地动山摇,项羽气势盖天,统领背后大军向楚帝杀来,白云城被项羽射伤,虽有雷岩之体,却优势全无。 听着背后炸天马蹄音不断逼近,脸颊上浮现焦急之色,手中寒枪击出,将章邯攻击化解,提枪快速向楚军阵营狂奔而去。 白云城认为自己只是楚帝的俘虏而已,先登死士营一名普通战士,面对项羽千军万马,楚帝压根就不会搭救自己。 他身负国仇家恨,不断告诫自己,决不能死在这里,脚下步伐再次加快。 章邯见白云城落荒而逃,目眦欲裂,提缰拍马,如横飞箭矢,飞速追击过去。 不杀白云城,章邯觉得难以雪耻,所以他必须死! 哒哒哒~ 马蹄逼近,章邯寒枪向前方狂奔的白云城穿刺过去,身影凌空,跃下马背。 以白云城二品武圣境巅峰修为,离开沙场本来轻而易举,怎奈身上有伤,前行速度无法提升,否则,章邯早就死在他的枪下。 “唰!” 一股破风声在背后乍然响起,白云城虽未回首,却知道章邯兵戈距离自己,只在咫尺之间。 “吾命休矣!” 白云城知道这一击下,雷岩之体将彻底失去防御作用,背后项王大军似决堤之洪,很快就会将他彻底淹没。 “无耻狂徒,吃俺一戟吧!” 突兀的怒喝声在白云城前方响起,只见南宫长万身影暴掠而来,手中巨戟斩碎虚空而下,宛若要将天穹一分为二。 巨戟斩落,章邯只能放弃击杀白云城,长枪抬起阻挡南宫长万的轰杀,就在此时,鳌拜纵马过来,响亮之声传开。 “白云城,上马,本将这就带你离开!” 鳌拜伸手将白云城拽上马背,调转马头,双腿拍马疾驰,背后传来一道震天磕碰声。 “砰!” 章邯举枪迎上南宫长万的斩杀,一击之下,他身影直接跪倒在地,周身上的罡气保护,瞬间支离破碎,激荡起浓烈的涟漪波动。 “不堪一击!” 南宫长万抬腿就是一脚,正中在章邯胸口上,只见其身形向后倒飞出去,竟被提出百米之遥,章邯一口血飙溅飞出,身子虚弱的厉害,体内真气快速流失,感觉身体被掏空。 项羽纵马而来,见章邯背对自己,依旧跪倒在地,勒马而立,下令背后士兵上前查看。 两名士兵疾步上前,查看章邯鼻息,将他抬起快速向项羽奔跑而来。 “禀元帅,章将军气若游丝,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什么,差一点被一脚踢死?” 项羽震惊不已,乍然抬首,向正前方看去,目光停留在南宫长万身上,他身材高大如塔,拎着巨戟笨拙前行,但速度却奇快无比,好似一步可跨出百米之遥。 恐怖如斯,让项羽咂舌。 “楚帝麾下除了南阳城内诸将,竟还有如此强悍之人,他麾下到底有多少不被人知的悍将?” 项羽掌握楚国所有战将的信息,可南宫长万,鳌拜显然没有被记录在册。 “将这枚丹药给章将军服下,马上将他送回大营修养!” 项羽抬手将一枚丹药赐给章邯,下令十名士兵护送章邯回营,楚帝麾下一名先登死士可和章邯不分伯仲,又有两名悍将出现,项羽战意爆发,盘龙戟高举。 “三军听令,随本王荡平眼前楚军,杀楚帝,入洛阳,本王每人赏黄金百两。” 项羽声如巨雷,炸天响起,胯下乌骓似通灵一般,四蹄离地,绝尘向前狂奔。 虞子期,英布,项庄,钟离眜四将紧随其后,大军遮天蔽日碾压过去,楚帝见鳌拜,南宫长万将白云城带回,脸颊上浮现一抹诡谲笑意。 “三军后撤!” “大风车,陆地之王,撼天雷,破空冲车准备,项王出现,给朕疯狂招呼!” 一声令下,楚军似退潮一般,快速向后退去,二十万大军后撤,项羽循声观之,以为楚军忌惮他的神威,开始落荒而逃,脸上腾起兴奋。 “众将士听令,楚军溃逃,随本王一起戮杀!” “溃逃?” “项王,可真是瞎,是真瞎!见过如此有条不紊的溃逃?” “等着享受朕为你准备的一切!” 楚帝听到项羽巨吼声,淡然轻笑,紧勒手中缰绳,回马向后退去,哐哐声不断响起,陆地之王,大风车,破空冲车崭露头角,出现在项羽的视线内。 “轰隆!” “轰隆!” 一道道巨响炸天响起,高耸入云的器械出现,宛若蛰伏在地底之下的凶兽崛起一般,散发出恐怖森寒的气息。 “呜~” 马鸣长嘶声响起,项羽胯下乌骓腾空而起,他强行稳住胯下坐骑,凝神向前方看去,面露诧异之色,高举手中盘龙戟,示意背后大军停止前进。 “这些都是什么鬼东西?” 大风车高耸入云,陆地之王刚好和战马齐平,破空冲车同战车相似,可项羽却一个都不认识,从来都没有见过。 须臾。 虞子期,钟离眜,项庄,英布四将来到项羽两旁,勒马而立,看着前方向他们靠近的巨型器械,先是惊愕骇然,紧接着脸上浮现轻蔑笑意。 “大帅,楚帝故弄玄虚,想用几架攻城器械逼退我军,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不可鲁莽!” “楚帝,非列国君王,他诡谲狡诈,诡计多端,这些巨型器械我等不曾遇到,不知其威力如何。” “大帅,楚帝只是拖延时间,想给西城门楚军争取时间,末将愿意带兵上前,毁了眼前楚军器械。” 英布纵声说道,目光停留在黑暗里向他们逼近的器械,脸色阴晴不定,惊慌声再次响起。 “大帅,地面上器械无人推动,为何它们依旧在不停前行?” 英布所说的正是陆地之王,车内藏有士兵,手握控制着车顶上巨弩,眼下并未开启两侧钢刀,看上去就是一座移动的铁疙瘩。 “楚帝,净整些奇怪的东西,故弄玄虚!” “英布听令,统军一万,上前将楚军器械全部摧毁!” 英布领命,强行压制着内心的震惊,带领一万兵马,狂奔冲杀出去,兵戈直冲云霄,声势滔天,惊天动地。 “杀!” “杀!” 杀喊声似虎啸龙吟,久久回荡在天穹下。 楚帝宛若不动明王,稳如泰山,端坐在墨龙后背上,看着英布冲杀而来,眸子里闪烁着锐利寒芒。 楚帝侧目看了眼一侧杨玄感,蓦然,背后战车上战鼓四起,只见他放下鼓槌,纵声如雷道: “撼天雷,攻!” “大风车,攻!” “破空冲车,攻!!” “陆地之王,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