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 穷疯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52章 穷疯了

“砰!” “砰!” “砰!” 短短几息间,莽草山上盗匪,除了白云城还站在楚帝面前,其他人全部倒地哀嚎不已,十几名修为薄弱的盗匪,已经魂归于天,一命呜呼! 白云城回首向背后看去,见状,紧握手中寒枪,畏惧的打量着燕云十八骑。 一直以来,他都对自己的修为非常有信心,可此刻面对楚帝和燕云十八骑,白云城居然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强! 太强了! 白云城感受到周空萦绕的死亡杀气,他知道就算出手,亦非一合之敌,眼前燕云十八骑对于他来说,就是高不可攀的巨峰,根本没有办法逾越。 “说,吾楚将领何在!” 声如圣谕,如雷贯耳,白云城回首看向楚帝,狞笑一声,道:“他们全部跌落山崖,是死是活,本寨主就不为所知了!” “纳牙阿,乃是朕的贴身侍卫,尔等敢杀他,罪该万死!” 楚帝话音刚落,白云城居然先发制人,手中寒枪穿透虚空,犹如横飞箭矢,直击楚帝过去。 “不知死活!” 白云城动了,欲要屠龙,自知并非楚帝敌手,所以毫无保留,底牌尽出,雷岩之体释放,周身上似有雷霆之力肆虐,肉身坚硬如岩石一般。 “雷岩之体!” “白岩帝国,岩石之体的变异体质!” 楚帝查看脑海中信息,发现白云城不但是白岩帝国后裔,竟还拥有变异体质,雷岩之体开启,一身修为暴涨至三品武圣境上品。 寒枪狂舞,看似混乱不堪,实则内藏玄机,张弛有度,杀机无限。 白云城要是遇到三品武圣境强者,以他的手段完全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可他与楚帝的修为天壤之别,即便是底牌尽出,同样非一合之敌。 “砰!” 巨响炸天响起,寒枪撞击在楚帝身上,枪柄颤抖轰鸣,白云城向后暴退出去,千米之后,才缓缓稳住身形。 “噗!” 白云城一口血吐出,脸色苍白如纸,身子虚弱的厉害,感觉整个身体被掏空。 “燕云十八骑听令,将山上的百姓全部放走,山寨上盗匪全部带回去,他们祸害百姓多年,现在也是时候为百姓做点事情了!” “四百人全部带回去,作为死士冲杀在沙场第一线,也算是发挥最后的预热。” 要是有人拒绝,就地斩杀! 楚帝纵声说道,燕云十八骑雷厉风行而去,倒地的盗匪面如死灰,白云城手扶在胸口上,一脸不可思议的注视着楚帝。 红日西沉,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西边,烧起了一片火红的晚霞,一缕血红的落日余晖,宛如一把宝剑,从剑鞘里直射出来。 此时。 楚帝带着燕云十八骑返回泾阳城,四百名莽草山盗匪被拽在马背后面,一路走来无一人敢逃走,直到此时还依旧沉浸在无尽的恐慌中。 黄忠见楚帝返回,下令士卒打开城门,两列士兵浩浩荡荡出城,押着白云城一行进入城内。 “黄老将军,派人将他们给孙大都督送去,给他们发放装备,加入死士营。” “得令,末将这就去办!” 黄忠带白云城等人离开,楚帝飞纵墨龙向府衙而去,此时,孙坚,杨玄感,李密诸将已在府衙外等候。 少时。 楚帝勒马于府衙前,见诸将到来,便知是时候发兵前往和卫青汇合了。 “诸将兵马是否已经集结完毕?” “回陛下,护龙军,江都铁骑皆以集结完毕,李将军带来的三万精兵留在城内,协助黄老将军四人守城。” “既然大军已经集结,马上出发!” 楚帝并未返回府衙,再次纵身跃上马背,前线战事疾如烈火,迟则生变,再说,也不能让项羽等太久。 诸将领命,速速回营。 一个时辰后,十五万大军离开泾阳城,朝着南阳城方向疾行而去。天,墨般漆黑,地上红焰狂舞,风在天地间盘旋怒鸣,战马在火光中奔跑,一道道低吟嘶鸣声响起。 楚帝离开不久,泾阳城外,几名斥候押着一人进入泾阳城。 泾阳府衙。 灯火通明,府尹来到刘伯温房间外禀报:“大人,斥候在城外抓到一名鬼鬼祟祟的百姓,他带来了纳牙阿将军的令牌!” 闻声。 刘伯温放下手中书籍,骤然腾起身影,疾步上前打开房门:“百姓现在何处?” “回大人,下官让人将他押至前厅!” 刘伯温疾步行风向前厅走去,楚帝离开泾阳城时,派人前来知会,莽草山上并未找到纳牙阿,让他派人出城前往坠崖之地寻找。眼下有人拿着纳牙阿令牌前来,他肯定知道纳牙阿身在何处。 少时。 刘伯温,刘洪二人出现在府衙前厅,百姓跪在地面上瑟瑟发抖,见有人前来,瞥了眼,再次缩着脑袋。 “你是何人,这枚令牌从何而来!” 跪地的男子抬首看了眼刘伯温,并未开口说话,一旁刘洪怒声道:“大人问你话,还不赶紧回答!” “有人让我拿令牌前来泾阳城,他说这枚令牌可以值五百金,你们不给钱,我是不会说的!” “大胆刁民,你可知面对的是谁?” “贪得无厌的东西,五百金,你怎么不去抢?” 刘洪面色阴沉至极,怒不可遏道,一旁刘伯温抬手示意,刘洪这才安静下来。 “五百金?” “本官可以给你,先告诉本官令牌是何人给你的,他现在人在何处!” 刘伯温一国丞相,一个月的俸禄也不到两百金,好家伙,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是五百金。 “五百金是令牌的钱,要想知道人在何处,再加五十金,来的路上,我的阿黄都累死了,它可是我唯一的亲人!” “阿黄,亲人,这都是些什么...........” “你敢和当朝丞相做起生意来,本官发现你这厮跟我楚人的淳朴善良,没有丝毫关系,贪婪,阴险,你这样是会丢了性命的。” 刘洪怒斥,跪地男子不为所动,此时他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恐惧,显然这枚令牌要比他想象的有价值。 “不给钱,你就算杀了我,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 “穷了大半生,就等这次发财,好娶妻生子,你们要是不答应,将令牌还给我!” 刘伯温无奈的笑了,这是碰到一个泼皮无赖。俗话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刘洪知道眼前这少年十足的刁民,油盐不进的主。 “穷疯了!” “还娶妻生子,本官还是光棍,你还想成双入对!看来不给屠刀上点颜色,尔便以为本官在和你开玩笑?” “来人!” 求打赏,求推荐票,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