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残忍?朕已经很仁慈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48章 残忍?朕已经很仁慈了

张飞,脾气火爆如雷,关羽,张绣皆是沉稳之人,可如今他们亦如此暴躁,到让楚帝觉得有些意外。 战将高手,征战疆场,血染江山,拥有傲然不屈的气魄,理应铮铮傲骨,睥睨天下。 三人带兵冲杀上前,并未向刑君天出手,好似猛虎出闸,杀入黑鳞军战阵中。 张飞吼声如雷,面色冷峻如霜,手中丈八蛇矛,穿刺如飞,犹似狂风骤雨,所过之处,皆是血柱飚溅狂飞。 黑鳞军是强悍,但面对张飞的疯狂斩杀,他们亦有些招架不住,百十人执战盾,寒枪围攻张飞一人竟无法靠近。 武圣关羽,人称一刀斩,青龙偃月刀狂砍而下,刀若闪电,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道完美的弧线。 胯下赤兔,狂奔如飞,所遇之敌,皆是一刀斩杀。 张绣枪出如龙,宛若猛虎搜山,一点寒芒所至,正前方黑鳞军皆被穿透身形,枪锋鲜血滴落,百人合围依旧如入无人之境。 三将戮杀不断,让黑鳞军止步,楚帝看了眼刑君天,飞纵墨龙狂奔,神情云淡风轻,从容不迫,完全看不出沙场的交锋的紧张。 “哒哒哒~” 战马嘶风,马蹄激荡,顷刻间,楚帝来到刑君天面前,战戟碎空击出,快似流星,眨眼及至。 刑君天瞥了眼楚帝手中神龙战天戟,目露贪婪,抬手提戟迎了上去。 “战戟不错,本将军要了!” “你确定?” “命都没了,要一件兵戈有何用?” “黄泉路上防身?” 楚帝雄浑之声响起,邢君天狞笑不已,凌厉杀气绽放,声音森寒。 “汝想杀本将?” “笑话!” “如此神器,你不配拥之,本将才是他最好的主人!” “砰!” 战马交错,兵戈撞击,巨声响彻八方,声闻于天,让人肝胆欲裂。 楚帝提缰转马,身影笔直,衣袂飘决,反观刑君天坐骑上,已是空空如也,长戟更是一分为二。 “就你,也配使用战戟!” 楚帝瞥了眼地面上刑君天的尸体,转马向一侧冲杀过去,霸道之声再次响起,穿透力强悍,久久回荡在天穹下。 “你们的大将军已死,尔等还不赶紧逃走,难道等着朕出手斩杀?” 声音好似魔咒一样,传入黑鳞军耳中,得知刑君天被斩于马下,所有人瞬间陷入惶恐,士气一落千丈。 张飞,关羽,张绣依旧杀伐不断,他们不曾忘记楚帝军令,所有人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楚帝一语戳破黑鳞军的心理防线,但他却没有想着放过眼前两万敌军,墨龙前行中,手中战戟不断收割黑鳞军将士的性命。 “杀,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是有点夸张,万人对战,有那么一两个逃走,实属正常,也正是楚帝所需要的。 要是一个不留,何人将泾阳城下的战况传扬出去,留可以,那就要看谁逃的快了。 战场局势,扭转乾坤,城池上黑鳞军在孙坚,杨玄感,纳牙阿,黄忠四将的浴血拼杀下,已经开始溃败,纵身跃下城池,慌不择路而逃。 黑麒军疯狂逃窜,孙坚,杨玄感四将带领城内先登死士杀出,快速加入到城外战局中。 一时间。 名动天下的黑鳞军成为被屠杀的对象,风云变幻,斗转星移,转眼间,夕阳已经开始西落。 泾阳城外,鲜血侵染大地,残尸断臂,兵戈纵横,旌旗在铁骑的鞭挞下,早已面目全非,残破不堪。 安静祥和的泾阳城外,此刻沦为人间炼狱,死亡之气笼罩虚空,久久未能消散。 ............ 烈火卷雄风,红云映碧空。 鏖战五个时辰,泾阳城下兵戈撞击声才慢慢消失。 硝烟弥漫,血腥蔓延,放眼望去,血流漂橹,尸体堆积如山。 楚帝带兵返回泾阳城内,下令黄忠,杨玄感,张绣三将带兵打扫战场,同时让张飞将刑君天,宇龙,萧决,左丘易四将首级取下。 “小桂子,一会遣人将黑鳞军四将首级给项羽送去,朕要让他们知道,敢犯吾楚天威,黑鳞军就是他们的下场!” 话音落。 张飞,小桂子领命离开,刘伯温移步上前来到楚帝身旁,眉宇微蹙,出说道。 “陛下,此战杀伐惊天,是不是有点太凶残了!” “凶残?” “朕已经很仁慈了!” 楚帝的确非常仁慈,要是白起或者冉闵,黑鳞军三人的首级怕是全部被斩。 “敌酋不除,吾楚不安,斩杀三万黑鳞军,就是朕对联军的警告!” “如果他们知难而退,朕可既往不咎,要是继续执迷不悟,那就唯有以杀止杀!” “以杀止杀?” 刘伯温喃喃自语着,眸子内精芒闪烁,他居然觉得楚帝言之有理,杀戮的开端,也只有杀戮可以终止。 千百年来,战争大陆上龙天,蚩泰两人皆是以杀止杀,最终一统天下,他们的手段可比楚帝残忍百倍。 刘伯温不禁有些庆幸,楚帝知晓以杀止杀,同样爱民如子,也许这才是为君之道,治国之策。 楚帝移步向城内走去,一战惊天,必将震慑十八路敌军,前行中,他思绪飞转,考虑是不是应该出奇兵在敲打下项羽。 然而。 就在此时。 长街尽头马蹄传来,一名校尉将领纵马而来,忽见楚帝出现在正前方,快速下马,疾行而至。 “末将参见陛下!” “不必多礼,纵马前来所谓何事?” “禀陛下,前线传来消息,联军一百八十万大军将南阳城合围,城内粮草空虚,卫元帅下令让四位将军运送粮草前往。” 校尉抬手将卫青亲笔信件递上,楚帝接过浏览,瞳眸里泛着些许担忧,一百八十万大军合围南阳城,要是无法将粮草送入其中,白起,李存孝两军麾下近二十万大军,怕是凶多吉少。 凝视着手中信件,一时间,楚帝陷入为难之境,击败黑鳞军的喜悦,瞬间荡然无存。 刘伯温上前见楚帝愁容满布,移步来到他身边,接过手中信件快速浏览一遍。 运送粮草进入南阳,必须穿过联军的防御,谈何容易,一旦陷入敌军包围,插翅难逃! “陛下,黑鳞军战将的首级可延迟送达,微臣担心项羽强夺南阳城,到时白起,李存孝二将怕是危矣。” “延迟?” “不用,必须马上送达,迟则生变!” “伯温,项羽派黑鳞军前来偷袭泾阳城,显然是因为他知道城内防御薄弱,想趁机攻下泾阳城,夺去摧毁粮草辎重,与黑鳞军形成夹击之势,全歼吾楚大军。” “但现在黑鳞军却几乎全军覆没,如果你是项羽,你会怎么认为?” 楚帝出言询问,刘伯温沉思片刻,面露惊喜之色,道:“可歼黑鳞军者,必是吾楚最精锐军团,项羽不知陛下到来,却会认为吾楚援军抵达,所以未必敢向南阳城发起进攻。” “没错,眼下沙场拼杀是一方面,心理战才是这场战役的关键!” 楚帝出言肯定,回身向背后看去,下令纳牙阿带领百人出城,传令孙策,李密二将加快行军速度。 因为此战的关键就是护龙军所带的粮草辎重,大军抵达泾阳城,楚帝自有妙计冲破联军防御,将粮草送入南阳城内。 纳牙阿领命离开,楚帝疾步前往向城内府衙走去,就在此时,耳畔突然传来小贱提示音。 “滴,恭喜宿主麾下战将李元霸,夺去大金城池一座,系统超市开启新的物品,宿主可前往查开!” 闻声。 楚帝心中暗惊,大金,古罗马两国兵临城下,李元霸居然可以攻陷金国城池,着实让人有些意外。 系统超市开启新的物品,是否会对战局有帮助? 一念至此。 楚帝心神一动,快速进入系统超市查看,可是看到新的物品,他却苦笑不已,但突然有面露喜色。 “纸张?” 看似无用,实则作用巨大,因为楚帝心有定计,这些纸张利用的好,将会有奇效。 少时。 楚帝来到城内府衙,让人找来笔墨纸砚,奋笔疾书,写下三道计策,转身递给一旁刘伯温。 “伯温,看看这三道计策,是否可以缓解南阳城压力?” 刘伯温接过观之,接连称赞道:“妙哉,妙哉,陛下智谋无双,微臣自愧不如!” “伯温过谦了,马上派人将这封信送给卫青,他一定懂得朕的意思!” “陛下,信件送出,接下来只需安心等候,待护龙军抵达泾阳,便可挥师前往解南阳之危。” “等候?” “接下来,朕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刘伯温不知楚帝话中何意,紧握信件转身疾步离开府衙书房,楚帝抬手将系统超市内纸张释放而出,全部堆积在面前木案上。 “李世民,汝派遣门客前往吾楚传播谣言,今朕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你尝尝诛心的感觉!” 少时。 刘伯温返回书房,背后带着泾阳城府尹刘洪,两人进入书房看着木案上堆积如山的纸张,皆是陷入疑惑中。 “伯温,朕撰写了一份昭文,你帮朕润色下!” “刘洪,城内现有百姓多少人?” 楚帝将手中昭文递给刘伯温,侧目打量刘洪询问,刘洪初见楚帝,惶恐不已,闻声,迟疑片刻,声音颤抖道: “回陛下,城内百姓已无一人,战火将至,整座城早在五日前就人去楼空。” “没有百姓?看来此事只能交给军中士兵了!” 楚帝心中暗想着,眸子里精芒闪烁,回身看去刘伯温已经执笔开始修改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