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 他们,是人是鬼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29章 他们,是人是鬼

暗黑苍穹,朦胧残月。 一抹黑影暴掠向前,所过之处,人仰马翻,旌旗倾倒,战盾横飞。山坡上大辽敌军在黑影的肆虐下,阵脚大乱,惶恐不已。 南宫长万以一己之力,撼动大辽三军兵将,手中画龙擎天戟翻飞如雷,碎空袭过,敌军应声倒下一片。 罗成,鳌拜纵马疾驰,看到眼前场景,两人眸光愕然,大惊失色。 动真格? 一人斩敌三将? 罗成,鳌拜同南宫长万结伴而来,两人皆知其强横无匹,可着实没有想到,他竟恐怖如斯。 当真是屠戮机器。 “鳌将军,眼前情景,你我可有机会斩杀敌将?” “哈哈,罗少保还是担心自己,南宫兄霸道逆天,本将也丝毫不差,这大辽敌将必有本将一人!” 鳌拜狂笑一声,提缰拍马,手中大刀翻天,目光停留在韩昌身上。 “就你,本将就不挑选了!” 鳌拜飞纵战马离去,大刀破风砍杀,耶律休哥引以为傲的天烈军,在其刀下丝毫没有出手机会。 杀敌,他们是认真的! 南宫长万,鳌拜左右开弓,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耶律休哥神情呆滞,心下骇然欲绝,身影竟不自觉颤抖起来。 “他们,是人是鬼?” “战力,怎么恐怖到这种程度?” 声音颤抖,紧握兵戈防身,周身上狂战杀气消失,浩荡磅礴的死亡之气将他们笼罩。 “天烈军,放箭!” “列阵,万箭齐射,决不能让他们冲上山坡!” 耶律休哥纵声如雷,两列天烈军执战盾向前,飞矢如蝗,遮天蔽日下去,笼罩在南宫长万,罗成,鳌拜三人身上。 韩昌,耶律斜轸大惊失色,惶恐不已噤若寒蝉,面色苍白,心底颤抖,全身上下无处不传来的恐惧之感。 尤其,韩昌乍然抬首向前看去,正好和鳌拜四目相对,感受到他两颗黑而且亮的瞳神,阴气森森地在放射骇人的杀气,并且他在狞笑,犹如恶魔的嘲讽,让人肝胆欲裂,魂飞魄散。 “将军,这三人战力恐怖,必须即刻斩杀,否则会乱了我军阵脚!” 耶律斜轸内心恐惧被他强行压制,急促之声响起,在他看来没人是无敌的,楚军战将如何强悍,亦不可能一人戮杀三十万大军。 “战!” “本将岂会被三名楚军震慑,取下他们首级,本将倒要看看他们有何不同!” 耶律休哥一声令下,提戟向正前罗成杀去,韩昌,耶律斜轸踌躇不已,最终还是催马出击。 山坡上乱战开始,卫青收回焚天烈火枪,回首向背后看去,火把之光下,看清楚三人身影。 “三人可击溃大辽敌军阵型?” “魏将军,援军到来,调转枪锋,带兵杀向山坡大辽中军,取下三名敌将首级,我军可胜亦。” 卫青纵声高呼,魏文通回身观之,诧异错愕,脑海中思绪飞转,以为赵云,吕布,关羽到来,可三人的背影显然对不上号。 于此同时。 李广和王彦章同样发现山坡上的鏖战,见辽军阵型变幻,二将便知卫青带兵杀向山坡。 “众将士听令,援军已至,是时候一雪前耻,斩杀大辽敌兵了!” 李广,王彦章急转兵峰,率军向山坡上冲杀过去,三将可撼动大辽敌军,亦非没有可能。 骤然。 沙场格局变化,楚军化被动为主动,轻骑狂奔,倒戈一击,天烈军和突刺先锋军陷入恐慌,楚军简直就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绝地逢生,破而后立。 再次崛起,楚军如狼似虎,当真要将大辽大军砍杀成残渣。 轰隆! 轰隆! 大地震荡,巨响袭空,黑暗夜色下,霸县城方向,数万大军狂奔而来,犹如黑暗中蛰伏的凶兽苏醒,席卷天地而至。 “将军,还算来的及时!” 闻声。 霍去病紧勒缰绳,乍然抬首,向正前方看去,侧目下令:“破奴,嬴离,余化龙,狄雷,牛皋,尔等率领雷虎轻骑击溃大辽军团阵型。” “麴义,尔随本将带领先登死士,杀上山坡,助卫元帅一臂之力!” 经历霸县城一役,霍去病发现,麴义战力强悍,统军能力卓著,是一位不可多得将才。 同时,他一直率领先登死士营,拼杀在沙场第一线,血与火的洗礼,让他拥有敏锐的勘察能力,和过硬的攻城手段。 所以。 霍去病决定大辽战事结束,必向楚帝推举麴义,让他的军事才能得到最大的发挥。 是金子总会发光,是人才总会出头。 麴义是这样的人,高顺同样也是,他麾下陷阵营可是无往不胜的存在。 然而。 麴义却不知道霍去病的想法,闻声而动,一马当先,率领先登死士疾行杀出。 霍去病率部杀来,强将悍卒在注入,大辽敌军彻底落入下风,耶律休哥见状,面如死灰,深深陷入慌乱中。 “将军,楚国援军抵达,我军已失先机,要是再战下去,怕是............” “全军覆没?” “三十万大军不敌楚军十万兵将?” “哈哈~” 耶律休哥笑得悲愤而狂放,嘹亮得像是冲上云霄的鹰,声音里透露出疯狂的杀意,显然他决定与楚军在此处决一死战。 撤退! 面对楚军轻骑兵,选择撤退是最愚蠢的。 唯有一战,就算败,也不负皇恩,不愧对身上披着的铠甲。 耶律休哥心中深知,大辽与楚云泥有别,接连三个月从大辽转战大理,再返回大辽,所遇楚将皆是一等一的神将。 “楚帝,囊括天下所有悍将,何人可做其对手?” “众将士听令,撤退既是死,决不后退,与楚军殊死一战!” “杀!” “杀!” ............. “呼呼~” “呼呼~” 狂风怒吼,黑云坠空,大雨倾盆,一切发生在几息间。 洛阳城内。 皇宫里。 楚帝端坐在木案前,正奋笔疾书,批阅中书令送来的奏折,忽闻惊天巨雷,显然是被惊着了,放下手中御笔,起身向殿门口走去。 劲风嘶吼咆哮,内侍疾行上前准备行关闭门窗,看着殿外瓢泼大雨,楚帝感慨不已。 不知这场雨是为了遮蔽酷暑的炎热,还是为了洗去世间的肮脏,亦或者只是为了覆盖沙场前线的尸骸。 “陛下,用晚膳了,今夜,晚膳可是几位娘娘惊心为陛下准备。” “唔,是吗?” “放在木案上,朕这就来!” 求打赏,求推荐票,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