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庆安城的屠戮《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20章 庆安城的屠戮《求打赏,求推荐票!》

清晨轻寒袭袂,庆安城上晨钟暮鼓之声传来。 此刻,庆安城西门外的树林中,白起带领着五千铁骑犹如蛰伏在丛林里的凶兽一样,静静的窥视着猎物的动向。 “二弟,马上庆安城上将开始替换城防,我们就趁此机会攻入城中,我带领五百虎贲军先行奔袭过去,防止他们关闭城门,二弟带领剩下大军随后跟来便是。” “大哥放心,这五千士兵可都是军中的好手,不仅善骑射,而且杀伐果断。大哥先行某带着他们向城墙上放箭,以保大哥万无一失。” 皇甫宗神情坚定,单手紧握金顶狼牙棒,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声音铿锵的说道。 “那弓来!” 白起侧身看了眼身后的士兵,伸手接过他递上来的大弓,紧勒缰绳,策马狂霸而起,想着庆安城放心狂奔而去。 “杀!” 白起一声令下,身后的五百名虎贲军同时出动,身上的黑色铠甲寒光四射,手中弓弩纷纷对准庆安城池之上。 “有敌袭,赶紧擂鼓,关闭城......” “唰!” 城墙上守城的将士话还没说完,一道破风之声传来,如毒蛇般的箭支穿透了他的脖颈。一切发生在星光火石之间,城墙上的士兵彻底乱了阵脚。 但很快他们就纷纷张弓搭箭,准备向城墙下奔袭而来的白起射杀过去,可他们刚刚露头就被飞来的箭支射杀,五百虎贲军虽不是百步穿杨的神射手,但如此距离射杀城池上的敌军还是完全没有压力。 庆安城上一道道尸体跌落而下,白起胯下的狮子骢依旧在疯狂的奔袭,城门口的守卫见数百骑兵袭杀过来,纷纷快速向城中奔跑而去。 “唰!” “唰!” 一道道箭支裂空之声响起,白起手中的大弓箭无虚发,接连数道箭支飞出,城门口的士兵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咯吱!” “咯吱!” 庆安城中的士兵奋力将城门推动的咯吱作响,白起见状,脸颊上神色冰冷蚀骨,再次张弓搭箭对准城门口关门的士兵。 箭支穿透空气的阻隔,所过之处空气沸腾,宛若摩擦出一道白色的雾气,离弦之箭势不可挡,接连穿透了城门口三名士兵的身体。 此刻。 整个晋安城中彻底混乱,守城将领听到城墙上的传来断断续续的擂鼓之声,不明发生什么事情,快速提枪从府中掠去,召集大军向城门口方向奔袭过去。 白起手中弓弩上箭支不断飞出,箭壶中的箭支片刻就被他射空,此时他距离城门口只有不到百米之遥,城中敌兵虽在他射杀下不断倒下,可还是不断有人接替他们的位置,想要将晋安城的城门关闭。 “唰!” 白起策马飞奔,一把抄起马背上的破龙战天戟,手臂抬起,狂暴的怒喝一声,手中长戟飞出犹如嗜血的魔刃一般,直接穿透城门口士兵的身影。 狮子骢仰天长嘶一声,快速向城中冲了进去,白起将插在地面上长戟拔起,虎目怒视着面前挥动着长矛的敌兵。 “杀!” “杀!” “杀!” 接连三道杀喊之声响起,白起拍马前行,手中长剑来回穿刺,不断的旋转在周身之上,凡长戟所过之处,皆有敌兵命丧黄泉。 马踏血溅起,白起身先士卒,完全就是远古修罗炼狱屠戮之神下凡,所向披靡的向前冲了过去。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十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万里浪,尸山血海行。 白起策马狂杀而去,血战长街,怒马奔袭而过庆安城中士兵纷纷向长街两旁倒飞出去,血雾狂飞,长矛折戟。白起一路砍杀而去,丝毫不曾回头, 因为他心中知道,凡是漏网之鱼,皆逃不过身后虎贲军的屠戮。 一路奔袭下去,庆安城门口两千士兵不足以挡其锋芒,长街尽头城中大军到来,领头的守将见不远处只有一人一骑,再看看他身后如人间炼狱般的长街,眼眸中腾起惶恐之色。 一阵清风袭过,浓郁刺鼻的血腥之气在弥漫在大军的上空,噬神的杀伐之气让大军不寒而栗,完全没有人敢向前一步。 守城的士兵见大军到来,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声音颤抖的尖叫:“魔鬼,他就是地狱来的魔鬼!” 闻声。 白起布满血渍的脸颊上浮现出邪恶的笑意,手中长戟高举而起,声音森寒蚀骨:“降者不杀,否则都要死!” 庆安城守将听到白起的声音,整个人瞬间慌神,感觉他完全就好像在阐述一件事实一样,给人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感觉。 庆安城,星洛国距离紫楚最近的两个城池之一,所以城中统帅将领也并非软弱之人,可此时面对白起一人他竟感觉到了一股来自心灵深处的惧怕。 “阿木野将军,敌军只有区区数百之人,将军身后可是有精兵两万之众,我们要是如此向紫楚国投降,怕是以后永远都要背负降将的骂名。” “是啊,将军有何惧怕,待某杀过去了结这厮性命!” 说罢。 阿木野身旁一名将军拍马怒杀而来,手中流星巨锤狂暴的向白起身影上轰杀过来,眼眸中尽是戏谑之色。 “紫楚恶贼,待吾取其狗命!” “就凭你?” 白起冷哼一声,策马提戟上前,便和来将激战在一起。 接连两个回合的碰撞,来将脸上面色铁青,心中更是后悔不已,自己那是眼前这紫楚将领的对手。两次短兵相见,此时自己的两条手臂已经完全脱力,就连手中兵刃都难以举起。 “受死吧!” 白起丝毫不给来将任何喘息的机会,手中长戟自马背一侧穿刺过去,直接将马背上的将领挑在了长戟之尖上。 赤红的鲜血顺着戟柄汩汩留下,都说血的洗礼可以让人快速的成长,然有的时候也可以让人肝胆欲裂。 “将军,此人乃紫楚国中少有的悍将,我们只有群起而歼之,才会有一线生机,不然怕是庆安城就要沦陷。” “群起而歼之?” 阿木野盯着白起身后缓缓而来的五百虎贲军,神情慌乱,声音颤抖的喃喃自语道。 “降者生,否则死!” 白起沙哑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犹如来自九天上的审判一样,丝毫不给面前敌将任何喘息的机会。 “简直欺人太甚,今本将军就要看看尔等如何,数百之人破我两万大军!”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