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大战前夕,杀机四伏《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19章 大战前夕,杀机四伏《求打赏,求推荐票!》

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晨光,迎来了新的一天。 徐州城帅府中,楚非梵停止了清晨的训练,将手中神龙战天戟收入灵戒中,起身阔步向房间中走去。 片刻。 楚非梵再次出现在院子中,经过简单的梳洗和身上衣袂的更换,黑亮垂直的长发披肩,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 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散发着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清风袭过,空气中传来一阵悠扬轻灵的琵琶声,犹如天籁般悦耳动人,楚非梵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容,眸光投向王昭君居住的别苑,刚欲转,一道急促的声音传来。 “禀皇上,忠武将军,温先生,诸将请见!” 听到小桂子焦急的声音,楚非梵前行的脚步戛然而止,浓眉微微蹙了下,声音淡然:“让诸将在议事厅稍后,寡人这就过去。” 良久。 帅府议事厅中,诸将见楚非梵出现纷纷起身施礼,楚非梵示意诸将落座后,起身向上首位置走去。 “林爱卿,有何事如此着急,是否军中发生什么大事了。” “回皇上,昨夜我们前往武陵城探查的斥候,全部被斩杀在五里外的树林中,无一人生还!” “嗯,有这种事情,昨夜有人行刺寡人,现在又在城外斩杀我军斥候,看来风云国的行动不慢啊!” “林爱卿,武陵城中现在什么情况!” 林冲听到楚非梵的询问声,目光投向了嘉远,只见其身披铠甲起身出列,抱拳施礼:“皇上,末将已带人前往武陵城外查探了,整个武陵城中的城防已经被一支不知名的军团控制,在末将返回时敌军出城追击,来人一身武艺不再末将之下。” “不知名的军团?” “想必是风云国的大军到了,可不知这次他们带兵的统帅到底是何人?” 楚非梵心中深知嘉远的强悍,两人曾经可是交过手的,现在风云国敌将竟可以和他打成平手,这当真是让他始料未及。 “皇上,昨夜小桂子公公送来的暗器,臣已经看出了端倪,此暗器应该是玄天暗器榜上排名第十五位的龙须刀。” “温爱卿,你给寡人好好讲讲着龙须刀到底是何人在使用!” 楚非梵想起昨夜这破空而来的神秘暗器,心中就愤怒不已,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暗器那可是致命的存在,他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何人在帮风云国皇帝。 “皇上,龙须刀是暗影老人的斗门暗器,按理说是不可能出现在徐州城中,暗影老人已经数十年没有在江湖上出现了。” “暗影老人?” “真没想到风云国皇上竟然派出在江湖上消失匿迹数十年的高手来对付自己,现在武陵城中情况不明,徐州城中又是杀机四伏,看来接下的日子要小心翼翼的应对了。” “滴!” “系统发布第一个超级任务,一个月内吞并风云国,巩固实力为不久的将来开疆拓土做准备。另外,十天之内接触徐州城中的危机,找回南宫曦姑娘。” “任务成功,奖励丰厚,任务失败,宿主面临死亡!” 系统小贱的声音在楚非梵的耳畔响起,只见其脸色暗淡,声音不悦:“小贱,你这不是落井下石?” “滴,恭喜宿主回答正确,宿主可以这样认为!” 小贱的戏虐的声音响起,楚非梵见明亮的系统页面变得黯淡,微眯的眼眸中只剩下冰冷的寒光,俊朗的脸上神色坚定。 “不就是小小的风云国,只要寡人拿下武陵城,风云国南方的最后一道屏障失守,到时寡人带兵长驱直入,便可直取风云帝都盘龙城。” “仁勇校尉,潘骑尉,林执戟长,你们带三百精兵前往武陵城外探查,定要将城中情况搞清楚!” “剩下诸将返回军营继续练兵,时刻准备着迎战接下来风云国的反攻,温爱卿,郭爱卿陪寡人一起去审审南宫勇,看看有没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诸将陆续离开后,楚非梵带着温伯牙和郭嘉向关押南宫勇的柴房走去。 片刻。 三人还尚未进入院子中,就听到南宫勇愤怒的狂吼声和谩骂声,楚非梵神情淡然,阔步进入院子中,抬手示意门口的守卫将房门打开。 “砰!” “狗皇帝,你最好放了小爷,不然等武陵城的大军杀到,定让你碎尸万段!”南宫勇挂着铁链的拳头敲打在铁笼子上,表情狰狞扭曲的咆哮道。 “哈哈....” 楚非梵轻笑一声,抬首凝视着南宫勇,脸上不禁腾起震惊之色,只见他脚镣,手铐加身,还被关在一个巨大的铁笼之中。楚非梵没有想到手下将士考虑如此周全,如此装备就算南宫勇再怎么神勇,怕是也翻不起任何大浪。 “南宫勇,寡人敬你是少有的悍将,不仁心杀你,本想留你一命,可现在看来留下你怕也是放虎归山。寡人马上将要发兵攻打武陵城,汝之性命就先用你祭旗吧!” “来人,将他给寡人装上马车运往城中军营,三军面前杀敌之悍将祭旗竟可以提高吾军士气!” “哈哈哈,狗皇帝,就凭你还想发兵武陵城,这简直就是贻笑大方!” “武陵城中数十万雄兵,上将数百之众,加上风云国太子带领的战狼骑,就凭你徐州城中区区数万兵甲,还想和武陵城抗衡,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听到南宫勇的放肆的大笑声,楚非梵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郭嘉和温伯牙,三人相视一笑退出了关押南宫勇的柴房。 “好好照顾南宫将军,千万别让他死了!” 楚非梵对着门外左右侍卫说道,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院子,此刻,柴房中的南宫勇才回过神来,怒不可遏的暴击在面前的铁笼子上。 “楚非梵,狡诈之徒,老子迟早杀了你!” 院子墙外,郭嘉听到南宫勇的谩骂的咆哮声,冷笑一声:“无脑匹夫空有一身蛮力,如此之人,在此乱世怕也是只能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