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云泥有别《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17章 云泥有别《求打赏,求推荐票!》

漫漫长夜,悲风淅淅,鸟儿无声,群山沉寂。 东皇城外,白起率领大军疯狂的向风云国黄颜大军奔袭而去,在他左右皇甫宗身披散发着寒光的黑色铠甲,手执金顶狼牙棒,收缩的瞳眸中只剩下冰冷的寒芒。 李大锤胯下一匹气势雄壮,四蹄生风的棕色战马,手中凤翅鎏金镗在夜色的照耀下,散发出嗜血的冷芒。 百里俊雄和公羊洵也是丝毫不落后,两人策马狂奔,脸上腾起兴奋之色,百里手执金背砍山刀,公羊洵将开山巨斧负于身后。 战马狂奔长嘶,劲风在耳边呼啸,五人手中兵刃宛若要将天地撕裂一样,利刃闪着灼灼银光,散发着摄人心魂的杀气。 白起忽见风云国敌军停止了前进,他抬起手中破龙擎天戟,示意四路大军全部停了下来。 “将军,怎么了?” “二弟,这风云国敌军狡诈多变,已经列阵等着我们进入呢?” 皇甫宗抬首眺望过去,发现敌军大军将领手执缰绳,胯下战马来回踱步,伸手数万将士手中高举而起的火把腾起袅袅青烟,火焰照耀在敌军将士脸颊和铁甲上。 敌军数万将士面目狰狞,皆是一副杀气腾腾的凶狠模样,身上的铁甲释放出锐利无匹的寒芒,手中兵刃更是锋利四射。 “将军,末将愿为先锋军上前冲破敌军的阵型,打乱他们的阵脚,为我大军撕出一条血路来!” “二弟,三弟敌将弓弩兵和战盾兵早已经设于阵前,我军将士此时前往破敌无异于羊入虎口,成为他们乱箭下的尸骸。这两万大军可都是我们的兄弟,任何一人都不能如此牺牲,就算死也要浴血沙场,死得其所。” “五弟,让上叫阵地方将领要死不敢出来迎战大军便撤退回城,这支敌军应该只是敌军的先锋营,前来的目的就是刺探我军虚实。” 闻声。 李大锤拍马向前狂奔而去,单手高举凤翅鎏金镗,一手紧握着缰绳来到了敌军大营对面,如雷贯耳的声音震天响起。 “对面敌军将领听着,有本事就差将领阵前一战,要是不敢交战,俺可没时间陪你们在这里玩,俺还等着回去睡觉呢!” 黄颜听到李大锤的声音,嘴角噙着邪恶的冷笑,声音不屑:“无脑匹夫,东皇城有如此守将,我等何愁不能破城?” “哈哈哈哈...........” 黄颜身后的众将士疯狂的大笑,戏谑的眸光打量着不远处的李大锤,就好像在欣赏小丑一样,根本无人将他放在心上。 众人笑声消散在夜空之中,黄颜策马向前奔袭过去,抬首注视着李大锤:“敌将听着,今夜本将军前来东皇城只想和汝讨要两样东西,汝要是双手奉上便可免去城中生灵涂炭,如若不然待本将军攻入城中,定要血洗整个东皇。” “狂妄之徒竟敢和俺讨要东西,那就要看看俺手中兵刃答不答应了。” 李大锤本就是粗人一个,战场杀敌是他的强项,想和敌军谈判的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他擅长的。 皇甫宗驱马来到其身旁,抬头看了眼手执长枪的黄颜,神情冷漠:“阁下发兵来我东皇城,不知想讨要那两样东西!” “哈哈,没想到东皇城中还是有明白人,本将军想要的就是尔等的项上人头,和你们背后的东皇城。” 黄颜冷笑一声,阴狠的声音回荡在暗夜之中,其身后的数十位将领纷纷策马来到他的身边,手中兵刃直指李大锤两人。 “去你姥姥的,就凭你们还想夺我东皇城,有本事放马过来,看俺不一个个将你们敲碎成骨头渣子!” 李大锤破口大骂,几欲策马跃出向面前的敌军杀去,却都没皇甫宗给拦了下来。 “五弟,小不忍则乱大谋,大哥自有他的计谋,我们可且不可鲁莽坏事!” 李大锤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大睁的瞳眸怒视着面前黄颜等人,紧握的拳头发出吱吱的声响。 “将军,请命上前斩杀敌将,希望将军恩准。” 黄颜身旁一位执枪校尉,神情坚定,身影上杀气滔天,声音笃定的说道。 “平校尉乃本将军麾下悍将,校尉既然毛遂自荐,那首战就让校尉出马,但是谨记一定要旗开得胜,壮我军威!” “将军你就瞧好了,不出三个回合末将定将敌将斩落马下!” 平丰立下军令状策马向李大锤和皇甫宗袭去,黄颜见状侧身对着身后的士兵:“擂鼓,平校尉首战必胜,定可以杀的敌军落花流水。” 鼙鼓震天,杀喊滔天。 李大锤见平丰驱马前来,脸颊上腾起兴奋之色,举起手中凤翅鎏金镗,狂暴的大吼一声:“来的正好!” “五弟,小心!” 皇甫宗神情担忧,声音急切的喊道。 远处,白起和白丽俊雄四人见李大锤向敌将平丰飞奔而去,他们纷纷策马来到皇甫宗身旁,视线停留在沙场上奔袭的两人身上。 李大锤势崩雷电,身影上杀气绵延,手中凤翅鎏金镗快速的变幻在周空,磅礴的巨力贯穿在双臂之上。 “杀!” 一声暴怒的狂吼声响起,平丰策马来到了李大锤的面前,只见他手中银光寒枪裂空而来,破风向李大锤身影上刺穿过来。 “宵小之徒,休要张狂!” 李大锤声音愤怒的啐了句,拉在地面上的凤翅鎏金镗,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从马背一侧飞起,直接和平丰手中的银光寒枪撞击在一起。 “轰!” 李大锤狂暴的攻击之力完全以碾压之势将平丰手中的长枪撞击在地面上,巨镗和长枪交错在一起,两人胯下烈马狂奔而起,只见两柄兵刃从地面上划过。 顷刻间,地面上飞沙走石反卷而起,一道如翱翔的土龙般的飞尘悬浮在两马之间。 平丰表情狰狞不堪,手臂上袭来的刺痛瞬间传遍了全身,他只感觉刚才和李大锤碰撞,巨大的真气波动之力好像将自己手臂中的骨骼都震碎了一样。 虎口撕裂的生疼,要不是坚定的意志力在一直迫使着他坚持,恐怕此刻他早已经坠落马下,惨死在面前这壮汉手中的巨镗之下。 “大哥,这风云国敌军倒是还有些手段,竟然可以在五弟狂暴的一击下坚持如此之久。”公羊洵神情震惊,眸光紧张的注视着两人的酣战,声音急切的说道。 “强弩之末罢了,此人岂能和五弟相提并论,两人之间完全就是云泥之别!” “五弟不出三个回合,定将此贼子斩于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