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夜空下温柔的杀机《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15章 夜空下温柔的杀机《求打赏,求推荐票!》

“咯吱!” 房门推开,明亮的月光洒落在房间中,楚非梵轻步向前走了两步,夜风潜入房间中不时飘出缕缕袭人的清香。 楚非梵定神看去,床榻上一道婀娜多姿的倩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芳香袭人,粉妆佳人? “王昭君?” 楚非梵心中暗想,本以为是王昭君进入自己的房间,可空气中飘溢的异香之气明显不是王昭君那样智慧非凡,纤尘不染的美人会使用的。 再说王昭君虽然被自己召唤而来,但也不至于倾心如此,刚刚谋面一次就以身相许,楚非梵自认为他还没有那么大的魅力。 念及于此。 楚非梵嘴角掠过邪恶的笑容,疾步上前来到床榻旁边,戏谑的眸光停留在女子的身影上,只见眼前女子一袭黑色的轻纱丝裙飘逸媚惑,将其玉体香肌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 两座饱满坚挺的女峰高耸无比,在轻纱的遮盖下显得异常的勾人夺眼球。腰身纤细盈盈不握,美,臀圆润富有弧度,两腿修长笔直,身材绝对无可挑剔。 精致绝美的脸蛋艳丽十足,柳叶眉下一双丹凤眸,汪着一池秋水,丝丝媚意从其中弥漫而出,鼻梁性感高挺,灵巧诱惑,性感薄薄的烈焰红唇透着无比的诱惑。 “真可谓是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如果说南宫曦是圣洁无匹的冰莲,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话,那眼前这女子就是含苞欲放,风娇水媚的罂粟花,当真让人神魂颠倒。 楚非梵感觉自己要是在多看眼前这女子一眼,体内的气血怕是要沸腾的自己都不能控制,如此美若天仙如妲己降临的女子,怕是会让自己彻底沉沦。 “咳咳........” “姑娘,你到底是何人,为何出现在寡人的房间中?” 听到楚非梵的声音,女子浅笑两声,玉手将上身上薄纱轻轻撩起,莲步轻启的向楚非梵走了过去。整个人浑身萦绕着一股更加诱人的气息,一种让男人肾上激素爆棚的诱惑力弥漫在整个房间中。 楚非梵轻轻咽了咽口水,抬手一把将女子向自己脖颈上抚摸而来的玉手抓在手中:“说,你是何人,要是再不表明身份,休怪寡人辣手摧花。” “皇上神勇无匹,小女子只是倾慕皇上的一位凡人,皇上如此大力的抓着人家,这手臂都要断了。” 女子倩影飘逸的旋转在楚非梵的四周,浓郁的香气充斥在他的鼻腔中,女子一双凤眸媚眼如丝的看着楚非梵,娇嗲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倾慕寡人?” 女子的信息其实已经出现在楚非梵的脑海中,他轻笑一声,松开媚千柔的玉手:“媚千柔,风云国护龙阁成员,被誉为罂粟花,不知道寡人说的对是不对?” 媚千柔听到楚非梵的声音,俏脸上的笑意瞬间消散,水眸中闪烁着惊愕之色,玉手抬起一道银白的剑光从楚非梵的面前划过。 楚非梵双臂张开,身影向后倒飞出去,如刀的眸光注视着媚千柔,声音戏谑:“怎么,刚才还妩媚动人,现在竟如此的杀气腾腾,狐狸尾巴这就暴露出来了。” “楚非梵,今夜奴家必定取你性命,要是不想痛苦的死去,还是最好不要过多的挣扎,乖乖和我回风云国去或许还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哈哈,就凭你还想屠龙,看来风云国君秦安泰当真是老眼昏花了,不过如此美艳绝色杀了到时可惜,寡人手下诸将现在都尚未婚配,将你拿下赏给他们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媚千柔没有想到楚非梵竟然完全无视自己的威胁,竟还想将自己捉拿奖赏给他的将领,这简直就是对她最大的羞辱。 罂粟花可是护龙阁中修为拔尖,一身媚惑之术修炼的登峰造极,根本没有人可以抵挡她的美色楚非梵算是第一个。 “唰!唰!唰!” 媚千柔手中散发着寒光的匕首不断横空袭来,倩影飘忽若神手中兵刃疯狂的楚非梵袭杀而来。霎时间房间中一道道剑光划过,向四周的木柱和座椅上出现刺目的痕迹。 楚非梵身影向后退去,腿脚抵在身后的木门上,一把将手中的湛卢剑抽出,剑光纵横闪过,只听到兵刃断裂的声音传来。 “砰!” 媚千柔玉手中紧握的匕首断裂,一分为二的跌落在地面上,见自己的兵刃被楚非梵击断,媚千柔俏脸含煞,气愤的腾起手臂上的轻纱。 “唰!” 轻纱在媚千柔的挥舞下犹如一道吞噬天地的蛟龙一样,快速灵动的向楚非梵袭去,疾如风,快如雷,散发着一股浩瀚的攻击之力。 “不是吧,小龙女吗?” 楚非梵盯着媚千柔挥舞而来的两道轻纱,脑海中不禁想起了小龙女挥动白色轻纱,翩翩起舞的样子。不过可惜小龙女清纯可人,仙气飘逸,而眼前的媚千柔确实一位蛇蝎般的毒妇。 “九绝剑诀,杀!” 楚非梵手握削铁如泥的湛卢长剑,快速释放着九绝剑诀的剑技,一道道灵动的剑光掠出,迎面袭杀而来的轻纱全部被剑光斩的粉碎,飘散悬浮在房间之中。 轻纱的碎片如雪花一样飘飘洒洒的滑落而下,楚非梵身影浮光掠影快速向前袭去,手中长剑直指媚千柔的玉颈上。 “唰!” 楚非梵手中的长剑已经抵在媚千柔玉颈上时,她还沉浸在无尽的震惊当中,直到感受到湛卢剑上散发的冰冷寒光她才回过神来,慌乱的水眸注视这面前执剑的楚非梵。 “怎么,媚姑娘是束手就擒,还是想倒在寡人的长剑下?” 闻声,媚千柔俏脸上浮现出浓烈的愤怒之火,身影几欲想要向前,可都被楚非梵手中的湛卢剑给挡了回去。 “落在你的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好,有气魄,不过寡人现在不会杀你,只要你回答寡人一个问题,马上便可以放你离开!” “不可能!” “唰!” 楚非梵身影快速向前掠去,将媚千柔的倩影抵在床榻旁的木柱上,声音冰冷:“告诉寡人,秦安泰到底派出护龙阁多少成员侵入了紫楚来杀寡人。” “我不知道,阁中是有规矩的,每一个成员都是单独接受命令,其他人的任务根本就无从知道。” “是吗?” “寡人看你是不见棺材棺材不落泪,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下手无情了。” 楚非梵手中长剑刚刚准备向前刺去,只听到房间外传来一道强大的真气波动,一道精光如雷霆一样穿透空气的阻隔向自己袭杀而来。 “砰!” 楚非梵回身将破空而来的暗器击落在地面上,浑身发现媚千柔的倩影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浓郁的异香之气充斥在房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