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身份特殊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128章 身份特殊

震天巨响,山崩地裂,兽平城都在巨声下轻颤。 穿天雷威力惊天,犹如九天雷霆劈落在城池上,漫天身影横飞,血肉飞溅,遮天蔽日。 拓拔元昊在巨响下,狼狈不堪的向城池下逃去,前行之中,颤抖慌乱的声音响起。 “穿天雷,霹雳之火,似天罚之雷,楚帝拥有这般强悍的神器,岂是我等凡人可以抗衡。” “兽平城保不住了,众将士听令,马上撤出城池,兵分五路返回西夏之地。” 拓跋元昊雄心壮志而来,欲攻占兽人帝国与楚万余山河,岂料大败而归,能否保住性命都尚未可知。 这一刻。 城内西夏敌兵恨不得多生出几条腿,快速逃出兽平城,楚帝扬言血洗城池,眼下城池沦陷只在朝夕。 逃的慢,就是一具尸体。 “轰隆!” “轰隆!” 爆炸声此起彼伏,每一次巨响传开,城内西夏敌兵都肝胆欲裂,连滚带爬向城外方向逃去。 穿天雷一轮轰杀下,西夏敌兵放弃了防御,这样加快了楚军破城的速度,比蒙铁军运行冲车,三次撞击下城门便摇摇欲坠。 远处。 楚帝注视着攻城的比蒙铁军,眸子里浮现错愕之色,难怪将比蒙军称之为战争之王,不得不承认,他们在战场上的破坏力绝对逆天。 “大熊猫,这比蒙一族后裔,必须像大熊猫一样保护起来!” 楚帝不敢想象,要是拥有一支武圣境巅峰修为的比蒙大军,这天下何处去不得? “轰隆!” 城门倒塌,烟尘悬浮虚空,楚军贯穿入内,隆隆马蹄传开,长街上空无一物,一抹背影消失在街角边缘。 “比蒙王,妃星辰听令,带兵从南城杀出,追击西夏残部!” “比蒙王随朕一起从南城杀出,斩杀逃走的拓拔元昊!” “南城?” 众将皆知北城门逃出,一路前行距离西夏帝国最近,拓拔元昊怎么会舍近求远。 可楚帝下令从南城杀出追击,他们虽然心有疑惑,但仍旧领命带兵离开。 “拓跋元昊,尔想瞒天过海,朕岂能让你如愿以偿!” “比蒙王,留下两万大军镇守城池,尔与朕前往追击拓拔元昊!” 蓦然。 楚军兵分两路而行,狂奔于长街之上,万丈尘埃掀起,笼罩在两侧建筑楼阁上。 楚帝,比蒙王,妃星辰,罗世信四人带兵绝尘而去,转眼间消失在街角尽头。 ............ 兽平城南门外。 千余骑兵纵马飞奔,为首的正是拓拔元昊,先前楚军破城在即,他下令兵分五路而逃。 最终。 自己选择了距离西夏距离最远的南城外古道,可他做梦也想不到,楚帝有系统的帮助,准确的锁定了他的位置。 楚帝斩杀拓拔元昊心意已决,在他眼里将拓跋元昊斩杀,西夏帝国将彻底走向末路。 拓拔元昊就是一匹凶残狡诈的恶虎,如果让他逃回西夏,来日必会再次兴风作浪。 斩草要除根,决不放虎归山。 此时。 楚帝飞纵墨龙已经从南门冲出,乍然抬首远眺前方,虚空中烟尘尚未全部消散。 “拓跋元昊就在前方,比蒙王有没有兴趣和朕比试一番,看看到底谁能率先将元昊首级取下。” “陛下有此雅兴,末将奉陪到底!” “憨熊,出发吧!” 比蒙王轩辕修坐骑是一匹大地之熊,素来以防御和速度著称,听到主人的命令,仰天狂嗥,化为一道黑芒飞奔出去。 “憨熊?” “这名字和它一点都不般配,这么狡猾,哪里憨厚?” 楚帝看着远去的一人一熊,轻笑一声说道,提缰纵马,墨龙通灵,四蹄绝地,似要腾空翱翔般。 即便如此。 两人之间的距离依旧越来越远,墨龙的速度完全不及憨熊,不过一炷香时间的狂奔,拓拔元昊千余人的踪迹已经出现在眼帘中。 “吼!” “吼!” 大地之熊咆哮狂奔,犹如地震一般,每次撞击地面都会发出震天响声,让人肝胆欲裂,心惊肉跳。 突兀。 拓拔元昊循声回首看去,发现比蒙王和楚帝的身影,脸色骤变,身影上气势一落千丈。 “真是该死!” “楚帝和轩辕修怎么会追击而来?” 拓拔元昊神情凝重,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一个比蒙王已经非常棘手,再加上楚帝,他根本没有任何获胜的机会。 “西夏士兵听着,不想死的马上离开,何人挡我斩杀拓拔元昊,死!” “死!” 比蒙王声如平地惊雷,炸天响起,紧随在拓跋元昊两侧的西夏士兵,循声快速分散而逃。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 败局已定,死亡来临,忠君爱国,军令如山,一切都在这一瞬间化为泡影。 活下去,成了所有人的奢望。 比蒙王见西夏敌兵四散而逃,狞笑一声,高举手中裂天破魔斧,大地之熊几纵之下出现在拓拔元昊一侧。 生死存亡之际,成为孤家寡人,但拓拔元昊并没有心灰意冷,意志消沉,他将这一切全部怪罪在楚帝身上。 直到此时此刻,他内心深处仍然在想着如何逃走,只要有一线生机,只要活下去,他就有办法东山再起。 “拓拔元昊,尔在火云城杀害兽皇,坑杀兽人帝国十万将士,今天本将就要用你的鲜血来祭奠他们。” “放血,祭奠,受死吧!” 巨斧破天,杀气凛然,比蒙王纵声怒吼,抬手向拓拔元昊斩杀过去。 “轩辕修,比蒙族已经没落,没有楚帝在此,本王会惧怕你?” 拓拔元昊声音冷冽,抬手巨镗将比蒙王的巨斧击飞出去,很明显他的力量竟在比蒙王之上。 不可思议。 比蒙王力大无穷,单手可撼巨峰,刚才一击之下,普通战将早就被碾为粉末。 可拓拔元昊竟挡下他的攻击,力量还要强于自己,比蒙王强行稳住颤抖摇晃的手臂,脸颊上腾起骇然之色。 “轩辕修,本王不想和你纠缠,今日留你一命!” 拓拔元昊发现楚帝马上赶来,要是再纠缠下去,将根本没有机会逃走。 “哒哒哒~” “哒哒哒~” 马蹄声飞奔响起,楚帝来到比蒙王身边,看了眼纵马逃走的拓拔元昊,他收回目光注视着比蒙王。 “拓拔元昊身份特殊,力量在你之下,不过今日过后,朕会让你更加强大。” “身份特殊?” 比蒙王面露疑色,思绪飞转,强于比蒙一族,他到底是什么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