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天下何人,可敌楚帝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126章 天下何人,可敌楚帝

天葬关上。 楚军飞速撤退,关隘下川岛景仁下令幽冥军进攻,狱千君凌空而立,几纵之下登上关隘。 “怎么回事,楚军为何突然撤走!” 狱千君见关隘上空荡无人,乍然抬首看去,发现楚军离开的背影,疑惑不解的声音响起。 “唰!” 狱千君转身凌空落下,禀拳施礼:“公子,关隘上楚军撤走,末将怀疑他们另有阴谋,我军是否继续追击?” “楚军撤走?” 川岛景仁眉宇微蹙,脑海中思绪飞转,突然他脸上阴沉至极,愤怒咆哮。 “该死的楚军,他们居然发现葬天江的用途!” “幽冥王,鬼车校尉,魔蝎将军听令,马上带领大军撤往东面山峰!” “公子,难道楚军准备............” 圣魔使口中话还尚未说完,虚空中一道巨响传来,上接天穹,下连九幽,惊天动地,山崩地裂。 “撤!” “赶紧撤!” 川岛景仁神情阴戾,怒不可遏的声音响起,轰隆声滔滔不绝而来,二十万骁龙军回马狂奔。 “轰隆!” “轰隆!” “轰隆!” 葬天江决堤之水,犹如远古时期的兽潮,狰狞恐怖,咆哮天下,已和天穹接洽在一起。 又似一条游走的巨龙,吞天噬地,疯狂向骁龙军蚕食过去。 川岛景仁回首注视着犹如银河崩塌般的江水,席卷大地,嘶吼咆哮而来,细长阴桀的眼眸里闪烁着不甘之色。 “不!” “楚帝,我誓要灭尔楚国!” 川岛景仁苦心经营,精密部署,可却是一步错,步步错,最终自食恶果,将自己和二十万骁龙军置身于滔天江水中。 “啊!” “啊!” “啊!” 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天穹之下,江水狂嗥,像一群受惊的野马,从山谷里奔来,势不可当,所过之处东瀛二十万大军无一幸免,全部被洪魔吞噬。 诸葛亮,岳飞,卫青,冉闵众人跻身在关隘上断崖出,看着波涛汹涌,排山倒海的江水,惨绝人寰的肆虐而过,二十万东瀛敌兵就这样消失在怒浪之中。 狂风劲,洪流狠,好似恶魔肆虐大地,发出雷鸣般的响声,可怕至极。 葬天江是川岛景仁特意修筑,将多处之水引流合而为一,眼下巨坝炸裂一泻千里,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轰隆!” “轰隆!” “轰隆!” 巨响之声,滚滚而来,如同平底惊雷,诸葛亮等人知道,洪流吞噬而过,所有的城池将毁于一旦。 三个时辰后。 狂嗥的洪流停止,大地慢慢恢复平静,三万楚军留守天葬关,其他人在岳飞,冉闵,卫青的带领下绕道而行,朝着圣天城方向离去。 天葬关外。 洪水绵延千里,所过之处,浮尸漂橹,战马,兵戈,旌旗纵横于野,入目满是疮痍。 此时。 千里外荒野尽头,一棵古树倾斜,树杈上一道身影悬挂,乌发凌乱,衣衫破碎,看上去狼狈不堪。 咳咳! 轻咳声传开,狱千君慢慢转醒,入眼遍地污泥,残尸数千,想起先前吞天噬地的洪流,一股劫后余生的喜悦袭遍全身。 “可恶的楚军,老子一定要将尔等挫骨扬灰!” “别感慨了,没死赶紧随本公子一起返回圣天城,楚军决堤水淹我二十万大军,是因为天葬关守军薄弱,他们对我军有所忌惮!” 突兀的声音响起,狱千君稳住身形回首看去,只见川岛景仁站立在不远处古树之巅。 “公子,就剩你我二人了?” “二十万骁龙军全军覆没,圣魂使,魔魂使,鬼车校尉,魔蝎将军他们应该无碍,只是身在何处,眼下尚未可知。” “时间紧迫,某没有时间去寻找他们,我等须速速返回圣天,迟则生变,皇城危矣。” 川岛景仁面色阴沉,声音冷冽的说道,狱千君不敢有丝毫迟疑,腾起身影驭风而行,紧随川岛景仁离开。 孤鸟秃鹫盘旋虚空,不时传来几声尖叫,接着便凌空冲向地面,叼走残尸上一块碎肉,腾空再次闪动翅膀消失在天际。 劲风嘶吼而过,地面上尚未干涸的水洼里,波光粼粼,地底再次回归宁静之中。 于此同时。 兽平城外。 二十万楚军兵临城下,战鼓四起,旌旗猎猎,守城的西夏战将惊恐不已,纵声大喝道。 “擂鼓鸣金,通知王爷楚军攻城了!” “轰隆!” “轰隆!” 战鼓震天,传遍兽平城,将军府内,拓拔元昊闻声而起,疾步行风冲到院子内。 “王爷,楚军到来兵临城下,请王爷速速拿个主意!” “这怎么可能,昨夜楚军奇袭攻破兽峰城,击败元丰三十万大军,两城相距千里之遥,楚军难道会分身术不成。” 拓拔元昊一个时辰前,刚刚接到斥候传来消息,兽峰城元丰军大败,他以正常的行军速度判断,楚军就算连夜出发也不可能抵达兽平城。 可楚帝率领的比蒙铁军,巨兽军团,他们坐骑皆是凶兽神驹,速度已经远超日行一千,夜行八百。 要不是他们在城外休整三个时辰,这会怕是兽平城已经沦陷。 “楚帝恐怖如斯,天下何人可敌?” 接连发生的事情,让拓拔元昊惶恐不已,身上霸绝天下的气势早已荡然无存,他从内心深处开始惧怕楚帝。 真正的惧怕。 “荀家,传令下去,大军死守兽平城,本王已经派人前去请救兵,相信很快援军就会赶来!” 拓拔元昊铿锵之声响起,虽然声音坚定,可他心里却没有一丝把握,直到此时,他懊悔不已,当初答应隋阳帝国攻打楚军,根本就是他人生最大的败笔。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到头来将自己置身危难中,可事已至此,唯有死守兽平城等待援军到来。 言讫。 拓拔元昊疾步向将军府外走去,背后两名侍卫抬着他的兵器追了上去,长街上隆隆马蹄响起,战马绝尘而去。 少时。 拓拔元昊等上城池,手执巨镗,凌厉的目光向城池下看去,楚军阵型整齐有序,强悍的铁血杀气萦绕在虚空中。 楚帝,比蒙王,妃星辰,典韦,罗世信五人勒马于首列,他们气势长虹,战意滔天。 “王爷,敌将一夜长途奔袭,早已是疲惫之师,末将请令出城斩杀楚将。” “雷异,你乃本王麾下第一战将,这头阵本不应你前往,可楚军士气直冲云霄,为了首战必胜,只能将军亲自前往。” “王爷放心,末将定斩楚军战将,扬我西夏军威!” 雷异一股豪气,拎起手中雷鸣枪,阔步向城池下走去,拓拔元昊所言不加,雷异的确是他麾下头号战将,亦位居八大金刚之首。 “杀!” “杀!” “杀!” 雷异寒枪一荡,飞纵战马,气贯如虹,带领千余兵马快速杀出,一人一骑,如同一道电芒闪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