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赏罚分明《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11章 赏罚分明《求打赏,求推荐票!》

徐州西城,紫楚大军大营中,众士兵经过接连一天一夜的浴血拼杀早已疲惫不堪,此时大营外除了守卫和巡逻的士兵营中一片寂静。 长矛交叉在一起高耸在院中,四处角落里堆放着些许断刀,大营外的守卫见楚非梵突然到来,疾步上前,声音恭敬的行礼招呼。 “皇上,诸位将军和众将士正在休息,属下这就去通知!” 楚非梵看了眼转身即将离开的守卫,语气淡然:“通知诸位将军,一炷香的时间带领全军将士出现在校场,寡人在哪里等候!” “属下明白!” 楚非梵侧目看了眼身旁的王昭君,嘴角噙着笑意:“走,陪寡人一起进去吧!” 校场高台上,楚非梵和王昭君身形笔直而立,王昭君可是第一次来到军营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左顾右盼,完全就是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子。 一炷香的时间转眼即逝。 校场外,雷鸣般的跑步声传来,数万将士分为四个梯队出现在了楚非梵的视线中,林冲,雷武锋,花木兰诸将快速向高台上跑去来到楚非梵的身旁。 “末将林冲拜见.....” 林冲众人正欲躬身行礼,只见楚非梵轻轻摆了摆手,声音淡然:“诸将不必多礼了,寡人突然到访是有件事情要处理,想让诸将和三军将士一起见证下。” “世信,将他们三人给寡人带上来。” 楚非梵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诸将纷纷抬首向罗世信看了过去,发现他手里拎着三名士兵,诸将神情疑惑不解。 潘少安一眼就认出那三人是自己手下的士兵,眼眸中腾起赤红的怒火,身影出列来到楚非梵的面前:“皇上,这三人都是末将的属下,不知他们三人所犯何事?” “潘骑尉,这三人在城中巡逻,青天白日下竟然欺负百姓想要强抢民女,潘爱卿觉得此事该如何处置?” 楚非梵的声音平淡无奇,但暗藏着无尽的威压之力,潘少安听到他的声音脸上神色惶恐,声音颤抖:“禀皇上,根据军规九杀条令第六和第七条的规定,应就地斩杀,以儆效尤。” “好,看来潘骑尉还记的寡人颁发的九杀军令,既然如此那他们杀人的刑罚就交给潘骑尉亲自执行了。” 潘少安领命起身从高台上走了下去来到三名士兵的面前,三人此时感受到,潘少安身上散发的冰冷杀气,一时之间竟连张口求饶的勇气都没有。 楚非梵眸子中闪烁着赤红的怒火,声音冷漠的命令身后的士兵将三人的带着,起身阔步向校场的一边走去。 楚非梵眸光从底下三军将士的身影上划过,脸上神色不怒自威,穿云裂石的声音响起:“众将士都是我紫楚最精锐的士兵,大家远赴沙场为的就是保卫家园,建功立业。百姓国之根本,众将士基本都是出自百姓家庭,寡人平生最痛恨的欺负百姓的士兵,这样的人忘其根本,简直就不配为一名合格的战士。” “今三人触犯九杀禁令,寡人责令潘骑尉就地斩杀三人,以儆效尤,就是警告三军将士定要严于律己,恪守自己的职责。如有人还想挑战九杀令的权威寡人绝不手软,宁可军中无人也不允许这样的害群之马存在。” “有罚就有赏,寡人一直都秉持如此的做法,这次三军接连拿下荆州,徐州立下大功,寡人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小桂子,等萧爱卿来到徐州城让他将众将士的军饷全部发放,记住三倍的发放!” “是,奴才领命!” 说罢。 楚非梵阔步从高台上走了下去,三军将士听到皇上要发三倍的军饷给大军,纷纷下跪声音天震地骇的高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楚非梵带着王昭君三人离开了校场向大营外走去,隐约间听到虚空中传来三道凄厉的惨叫声。 “身为紫楚士兵可以毫无作为,但决不允许违法乱纪,否则寡人绝不相容。” 大营外,小桂子见楚非梵并没有向南宫勇的府邸走去,而是朝着出城的方向走着,他脸上腾起疑惑之色上前问道。 “皇上,这是要出城?” “皇上,身上可有伤的,不能行走时间太长,要是想出城奴才这就将疾风乌骓给皇上牵来。” 闻声,楚非梵侧目看了眼小桂子,骤然转身视线停留在王昭君的身影上:“小桂子,你先带着王姑娘回府,寡人和世信先走走,你稍后驱马追来便是。” 看着小桂子带着王昭君离开,楚非梵没有丝毫的迟疑带着罗世信,快速的向城门口走去。 .............. 一个时辰后。 小桂子策马出城一路追赶而来,却没有发现楚非梵和罗世信的身影。 城外一望无垠的官道上毫无一人踪迹,四周都是丛林和山包,小桂子一只手紧握缰绳,一只手牵着疾风乌骓马,脸上神色焦急,目光环顾四周策马向城外的小道疾行而去。 御风山下的羊肠小道上,楚非梵和罗世信刚刚穿过小道,就听到一阵雷鸣般的马蹄声传来,只见面前沙尘漫天犹如一条翱翔的土龙向两人吞噬而来一样。 罗世信见状,身影挡在楚非梵的面前,大睁的虎目怒视着前方,回头声音坚定:“皇上不用担心一切交给属下便是!” “哒哒哒........” 马蹄踏空之声传来,楚非梵上前移动两步来到罗世信的身旁凝神直视前方,只见数十道黑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来人他们身着寒衣,腰佩弯刀,脸带面罩,头蒙黑巾,只露双眼,外身还披着黑色长披风,脚踏黑色的马靴。马靴配有匕首,众人背负大弓,每人负箭十八支,同时都配有清一色的圆月弯刀。 黑色的披风,黑色的马靴,黑色的战马,散发着寒芒的长弓和弯刀,身影上散发着如地狱恶魔般的杀气。 楚非梵注视着他们嘴角噙着淡然的笑容,声音震惊的自语:“难怪史书评价他们快如风,烈如火,所到之处,寸草不留。强弓弯刀,善骑善射,以一敌百,未尝一败。今日亲眼目睹,当真绝非浪得虚名,如此强悍的骑兵简直就是恐怖的杀手机器。” 一阵马鸣狂嘶声响起,刚好十八道身影出现在楚非梵和罗世信的面前,感受到他们身影上散发的气势,罗世信紧握手中的镔铁枪,大睁的虎目收缩的只剩下一汪寒光。 “尔等是何人!” 罗世信狂暴的怒喝一声,手中镔铁枪高举而起,直指眼前的燕云十八骑,十八人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松开手中的缰绳,身影从马背上跳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