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城下相遇(2)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107章 城下相遇(2)

三万西夏敌军兵临城下,他们勒马而立,大军黑压压一片,气势浩大,惊天动地。 沙场上。 万里扬沙起,战马嘶鸣长啸,猎猎旌旗摄人心魄,西夏敌军统帅将领拓跋峥,勒马横枪,狰狞的脸颊上浮现出轻蔑之色。 看着面前冲杀过来的千余楚军,拓跋峥狞笑愈裂,在他眼中楚帝一行就是在找死。 没错,就是自掘坟墓。 “杀!” “杀!” “杀!” 六子依照楚帝部署,横枪纵马,快速向敌军两翼冲杀过去,前行中铁鹰锐士箭无虚发,飞矢碎空行激射,破风声不绝于耳。 楚帝飞纵墨龙向拓跋峥,背后骤然传来两道马蹄声,回首看去,罗世信,纳牙阿二将拍马出现在他两侧。 “陛下,两位娘娘已经入城,是时候斩杀西夏敌兵了,这几日没有活动筋骨,俺都觉得快要生锈了!” 罗世信瓮声瓮气,抡起镔铁枪,虎目大睁,瞥了眼拓跋峥,狂暴如雷的冲杀过去。 “一千鏖战三万西夏敌兵?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将军,三公主已经入城,要不要关闭城门,以防西夏敌军攻入城中。” “混账,找死啊!” “公主已经入城,楚帝乃是帝国援军,同时也是驸马,要是敢关城门,公主能轻饶你。” “将吊桥升起,先看看情况而定,公主要上来了,我先去应付下。” 守城将领厉声训斥,转身向城池楼梯口走去,前行不到百米,韩芷韵和妃灵儿的倩影已经出现。 “为什么不出城援助楚军,你们负责镇守城池,如果没有楚帝带兵抵抗西夏敌兵,尔等还能平安无事站在这里?” 妃灵儿面色冷若冰霜,上前就是一阵训斥,守城将领惶恐不已,身影战战兢兢,颤抖之声响起。 “公主殿下,非末将不出城援助楚帝,眼下兽皇城四面临敌,东门只有不到万人守军,比蒙王下令不可出城迎敌。” “末将身为镇守城池的将领,军令不敢不遵,还望公主殿下原谅。” 守城将领躬身禀拳,目光停留在妃灵儿身上,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 “比蒙王,虎王两位将军何在,尔马上派人去通知,让两位将军派兵前来支援。” “公主放心,末将这就派人去通知比蒙王!” 妃灵儿,韩芷韵心系楚帝,莲步轻启,玉手扶在城池边缘,视线远眺,凝视着楚帝纵马飞驰的背影。 此刻。 六子带领一千铁鹰锐士躲过西夏敌兵的箭矢碾压,已经和左右两翼大军短兵相接,疯狂的杀戮撞击在一起。 如果拓跋峥下令床弩,连弓弩,投石机,战车防御,六子定然无法攻入其中,可拓跋峥何其自负,不认为斩杀千余楚军需要动用攻城装备。 俗称杀鸡焉用宰牛刀,楚帝千余人他眼里都是要葬身荒野的孤魂野鬼。 然。 当二郎,三郎,四郎三将横枪杀入右翼敌军时,拓跋峥陷入惶恐之中,不敢在轻视楚帝一行。 “三军将士听令,合围楚军千余士兵,让他们有来无回!” 拓跋峥高举寒枪,一声令下,三万西夏大军快速变幻阵型,两翼形成夹击之势,长形阵营瞬间变成圆形,完全将楚帝一行包围其中。 “尔等前来送死,本将岂有不成全之理!” 拓跋峥眼眸里闪烁着戏谑之色,不屑的声音响起,可接下来罗世信长枪一击,彻底让他魂飞魄散。 “唰!” 罗世信镔铁枪挑起,迎面冲杀的数十名士兵,人仰马翻,惨叫哀嚎声响起,拓跋峥面前士兵不断被砸倒。 “这楚军敌将天生神力,竟以一己之力撼动数十名士兵,此战必须速战速决,以防徒增变数。” 拓跋峥心中暗想着,乍然抬首向前方看去,只见楚帝手握长戟,左突右刺,所过之处无一人可挡其锋芒。 两军鏖战,西夏敌兵阵型变幻,楚帝收回滴血长枪,声如雷霆,高吼一声。 “六子听令,取敌将首级,来回冲杀,莫要陷于阵中!” 六子闻声而动,二郎,三郎,四郎枪扫敌兵,抬首视线停留在敌将身上,二郎雄浑之声响起。 “杀敌将,回马撕出一道口子,来回进出冲杀,彻底将打乱敌兵部署!” 三郎,四郎颔首,提缰拍马向前狂杀而去,六子实力强横,手中长枪好似游龙,所向披靡,敌兵非一合之敌,无人可挡其锋芒。 蓦然。 西夏敌将知晓楚军意图,快速结阵击杀,数十杆长枪横穿虚空,朝着二郎,三郎,四郎碾压而来,枪芒四射,密密匝匝,稍有不慎,便惨死于长枪之下。 “唰!” “唰!” “唰!” 长枪袭来,三人骤然腾空而起,脚尖轻点在枪身上,西夏士兵惊恐不安,三道银白枪芒闪掠而过。 “嗤嗤!” “嗤嗤!” 枪锋划过,鲜血飚溅,数十名士兵倒飞出去,他们皆以身首异处,二郎纵身飘落而下,身影旋转将面前数十杆长枪全部揽入怀中。 “三弟,四弟,前去斩杀敌将,迎面敌兵由二哥送他们归西!” 二郎力大无穷,一直以来在杨家将中作先锋、打头阵的角色,更是七子中最勇猛的一员。 此刻。 他揽入数十杆长枪,纵声厉喝,身影旋转,长枪横空飞出,迎面冲杀而来的敌兵全部被透体而过,倒飞插在地面上。 一阵清风吹过,二郎身影弯弓,乌发飘飞,纵身翻上马背,长枪划在地面上,双腿拍马向迎面敌兵冲杀过去。 六子英勇无匹,一千铁鹰锐士亦丝毫不弱,寒枪游龙,阔剑翻飞,所过之处没有一个活人。 到处是尸骸,猩红的鲜血,汇聚成河,残破的尸体,堆积如山,看着周围赤红的鲜血将铁鹰锐士侵染,他们好似地狱修罗,西夏敌兵肝胆欲裂,不敢上前迎其锋芒。 “好可怕的战力,一千兵甲当真可以撼动三万西夏敌军?” “左右偏将听令,留下五千人镇守城池,其他人随本将一起杀出城去,助楚帝一臂之力。” 守将看着城外鏖战,体内热血沸腾,浴血沙场的久违之感袭来,周身散发出狂战之意。 “将军,不可鲁莽,西夏敌兵三万之众,此时出城无异于送死!” “唰!” 守城将领听到一侧偏将之言,抬手长剑出鞘,直接透体而过将面前偏将斩杀。 “妖言惑众者,死!” “扰乱军心者,死!” “众将士你们看看城外,楚帝千余士兵已将西夏敌军杀的节节败退,我等此刻出城相助,定可大获全胜。” “尔等想想这些时日,元丰,西夏两国敌兵,毁我家园,杀我百姓,身为帝国士兵,不就是为了上战场杀敌,保家卫国?” “现在楚帝尚以千余兵力保卫城池安危,我们岂能视而不见,众将士随我一起杀出城去,为帝国百姓报仇,斩杀西夏敌兵。” 守城将领声音铿锵,掷地有声,众士兵士气高涨,纷纷高呼,剑拔弩张,愿意出城助楚帝一臂之力。 “杀!” “杀!” 一时间,兽皇城东门上,杀喊震天,战鼓四起,段越留下行五千士兵镇守城池,亲率不到四千士兵杀出城去。 吊桥缓缓落下,段越一马当先,手握一柄战刀,飞纵战马狂奔,嘶风杀向敌军阵型中。 求打赏,求推荐票,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