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昭君危机,军中败类《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10章 昭君危机,军中败类《求打赏,求推荐票!》

徐州城破,街上异常萧瑟,一阵清风吹过,地面上的枯叶随风飘扬在空气中。 楚非梵带着小桂子和罗世信走出南宫勇的府邸,放眼望去整条街上除了来回巡视的紫楚士兵外,就是紧闭的楼阁和酒肆,根本不见一道平民百姓的身影。 “小贱,你确定王昭君在徐州城中?除了寡人的士兵,整天街上连一道鬼影都没有,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宿主请放心,本系统从来不打诳语,更何况凡是本系统出品,绝对都属精品,怎么可能出现错误?” 楚非梵听到小贱笃定的声音,也不好和他争执什么,起身便带着身后两人向大街上走去,心中暗想就当是先熟悉下徐州城中的环境。 一路上除了来回巡逻的士兵和楚非梵打招呼外,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小桂子和罗世信不知道他究竟要干什么,也不敢上前打扰就安静的跟在身后一条街道一条街道的走着。 时间飞快,转眼一个时辰就悄然的溜走,楚非梵见还是没有发现王昭君的身影,心中不免有些着急,担心她是不是有什么危险。 “你们不要过来!” “你们可都是紫楚国的士兵,如此做法可是违反军纪的,难道你们紫楚国没有严明的军法?” 一道如天籁般的急切之声传来,楚非梵眉宇紧蹙,豁然转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脸颊上腾起浓郁的愤怒之火,双拳紧握的吱吱作响。 “世信,过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楚非梵自从修炼了神级帝王决后,整个人不管是听力,耳力,眼力都非常的清明,刚才女子的声音他听得可是一清二楚。但是他不相信在自己麾下的军队中还有这样的败类。 罗世信疾步行风的向前走去,小桂子搀扶着楚非梵也朝着那几名身披铁骑手执长矛的士兵走了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 罗世信粗狂的询问声响起,三名士兵根本都没有回头,声音戏虐:“不长眼的东西,没看小爷们正在乐呵?” 三名士兵不以为然,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止,还是不时的朝着王昭君的倩影上抓去,戏谑,淫,荡的笑声传遍整条小巷。 “救命!” “壮士,救我!” 王昭君因为身前三位士兵的身影并没有看到走过来的楚非梵,泛着泪花的眸光停留在罗世信的身影上,声音哽咽的大喊道。 “不知死活的东西,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枉你们还是紫楚国的士兵简直该死!” 罗世信狂怒的暴喝一声,不等三位士兵反应身影大步向前,伸手抓去两人的衣领直接就给甩了出去,撞击在巷子的墙壁上。 “谁给你胆子敢伤我兄...........罗侍卫,我......” “啊!” 又是一道惨叫之声响起,罗世信面前的最后一名士兵战战兢兢的身形,被无情的踢飞了出去。 “姑娘,你没事吧,我家主子就在后面你不用害怕!” 王昭君没有想到眼前着看似凶神恶煞的壮汉竟如此的宅心仁厚,听到他提起自家主子,王昭君翘首侧身向罗世信的身后看去。 “皇上?” 王昭君被召唤而来脑海中自然已经被系统植入了关于楚非梵所有的信息,当她看到来人的影子朱唇轻启皇上两个字脱口而出。 “嗯!” “这姑娘竟然认识我家主子?” 罗世信一脸茫然,刚毅的脸颊上浮现出疑惑之色,声音不解的问道。 王昭君听到罗世信的声音轻轻颔首,脚下莲步轻启向楚非梵走了过去。 楚非梵看着眼前向自己走来的倩影,眼眸中腾起震惊之色,声音颤抖:“好一个平沙落雁之容,当真绝世美人。” 王昭君虽然身上衣袂被拉扯的皱皱巴巴,但丝毫不影响她圣洁高雅的气质,她白衣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看着不断接近自己的倩影,楚非梵一时之间竟看的有些痴醉,脑海中瞬间出现关于王昭君的所有信息。 “姓名:王昭君!” “别称:落雁!” “年龄:十六岁!” “地址:徐州城兴山县人!” “修为:普通人!” “武器:无!” “系统测评:此女子天生丽质,聪慧过人,拥有绝世才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无所不能,是系统为宿主千挑万选的美人,望珍惜。” “望珍惜?” “寡人当然会珍惜,召都召来了,难道还要让她受苦吗?只要是寡人的女人,都将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子!” 楚非梵神情坚定,眸子中目光闪烁,声音铿锵有力的喃喃自语道。 “民女,王昭君见过皇上!” 楚非梵见王昭君欠身跪在地面上行礼,起身上前抓着她的玉臂将她扶了起来,声音雄浑有力:“让你受惊了,是寡人御下无方!” 听到楚非梵的浑厚的声音,王昭君俏脸上惊慌之色消散,柔情似水的眼眸打量着身旁的楚非梵:“民女无碍,让皇上挂心了。” 闻声。 楚非梵轻轻颔首,俊朗的脸颊上浮现出满意之色,抬首刚欲开口让罗世信将那三名该死的士兵抓来,只见罗世信左右手各抓一名士兵,还有一名士兵被他夹在手臂上阔步走了过来。 “砰!砰!砰!” 罗世信将手中三人扔在楚非梵的面前,脸上神色疾恶如仇,声音恭敬:“皇上,这三个害群之马末将给皇上抓来了。” “皇上......饶命啊!” “皇上,饶命啊!” 只见三人嘴角挂着血渍,额头不断的磕碰在地面上,声音惶恐的哭喊着求饶。 “告诉寡人,你们是哪位将军手下的士兵?” 楚非梵最痛恨的就是身为士兵不知道保家护土,浴血沙场,却在祸害百姓,鱼肉乡里的士兵,这样的人就该死,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皇上,我等三人是潘骑尉手下的士兵,寡人我们以后不敢了,望皇上看恩饶我们一命!” “望皇上开恩,饶我们一命!” “罗护卫将三人给我带到城中大营中,寡人今天就要让三军知道身为紫楚的兵将就要严于律己,恪守军规,如有人藐视寡人制定的九杀军令,那么他们的下场就只有一个。”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