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劝降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093章 劝降

是夜。 漆黑的夜空笼罩大地,宁平城内火把之光在冷冽的寒风中摇曳,楚军并没有急于发兵天葬关,大军驻扎在宁平城内休整一晚。 月色昏暗,寒风嘶吼,空气中充斥的血腥气消散,宁平城四座城门被楚军重兵把守。 此时。 岳飞,冉闵,卫青三将已经开始疗伤,白起,李靖,霍去病,马援诸将在大帐内商榷,明日发兵天葬关事宜。 良久。 军务商讨结束,打扫战场的士兵进入大帐禀报:“报,宁平城一役,斩敌兵八万,俘虏士兵两万,战将一人。” 白起挥手示意士兵退下,出言询问道:“俘虏两万,战将一人,该如何处置。” “发兵天葬关在即,将他们留下恐生事端,还不如杀了,一了百了!” “不可鲁莽,我军攻打东瀛帝国师出有名,要是斩杀俘虏将会落人口实,反之我们善待俘虏,可以彰显我军是仁义之师。” “吾皇日后定会问鼎天下,百姓将是国之根本,他们的支持不可缺少,善待俘虏可化解百姓对吾楚大军的敌意,此举乃是一举多得。” “至于,两万俘虏可交给敌将统领,只是章邯性情刚烈,恐让他臣服不是见容易的事情。” 李靖微眯眼眸,铿锵之声响起,他和白起不一样,沙场交锋只杀该杀之人,俘虏和百姓概不杀害。 他借此机会说服章邯归顺楚国,宁平城下一战,章邯的强悍让诸将敬佩,如此神勇悍将杀之可惜。 如果能顺利劝其臣服于楚,可增大军实力,同时解决两万俘虏的问题。 “两位大帅,末将和章邯有几面之缘,愿意前往劝其归顺!” 李存孝骤然腾起身影,禀拳施礼,李靖侧目看了眼,道:“如此甚好,就由李将军出面。” 诸将离开大帐,李存孝将石达开喊停,两人一起前往关押章邯的营房走去。 守卫的士兵见李存孝和石达开前来,纷纷躬身施礼,看到两人示意,抬手快速将营房大门打开。 “咯吱!” 开门声传开,李存孝和石达开进入其中,昏暗的灯光下,章邯席地而坐,后背笔挺如剑。 “章将军,故人来见,将军不打算回头看看?” 李存孝声音响亮,可章邯闭口不言,对于两人到来置若罔闻,石达开面色未怒,欲起身上前却被拦了下来。 “往昔金昌城一役,你我并肩作战,今日相见,存孝只是来叙旧而已。” “李将军已是楚国十大元帅之一,麾下神武军团强横无匹,某身陷囹圄,只是将军眼中的囚徒而已,我们之间还需叙旧?” 章邯不曾回头,雄浑之声传开,声音里充满惆怅,纵观他戎马一生,代表战争学院参加大小战役无数。 要是早知会落得这般下场,他早就弃暗投明,估计眼下已是他国上将军,一生效忠于战争学院,没有体现自己的价值,亦没有高官厚禄,可到头来却被无情的抛弃。 愤恨。 不甘。 憋屈。 现在章邯只求一死,算是他最好的归属,李存孝前来为何,他心知肚明,但已心灰意冷,意志消沉,不想在卷入无止境的战乱中。 “章将军此言差矣,往昔你我并肩杀敌,今将军本不应如此,存孝于心不忍,不想眼见一代名将陨落。” “宁平城之战结束,正是将军浴火重生的最佳时机,吾皇乃仁义之君,心怀天下百姓,将军弃暗投明,定可得到器重。” “生逢乱世,为将者,身有千钧重担,后又千军万马,将有赴死之心,士卒无贪生之念。” “将军之能,统万军易如反掌,何不为天下百姓过上平静的生活,出一份绵薄之力。” 李存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简单几句话让章邯愈发无地自容,长叹一声,刚毅的脸颊上布满阴霾。 “章将军,宁平城一役,俘虏士卒三万,吾楚诸将希望把他们交给将军统领。” “存孝,言尽于此,希望将军做出正确的选择,埋没了一身本领和才华。” 李存孝字字珠玑,铿锵有力的声音不断敲击章邯的内心,就在两人离开营房时,章邯突然腾起身影,突兀的声音传来。 “等等~” “李将军之言如雷鸣惊梦,在下虽已是风中残烛,但有生之年可效忠天下明君,实乃大幸。” .................... 狼烟滚滚,战鼓四起,天下无处没有硝烟,此时距离宁平城一战,已经过去三天时间。 白起众将统领五路大军正赶往天葬关,早在三天前川岛景仁就收到消息,得知战争学院十万大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他没有丝毫的意外。 “景仁公子,楚军真是不可小觑,福岛城一役战败,此番战争学院倾巢而出,却无一人逃出宁平城,想想都让人觉得惊悚。” “怎么,狱将军怕了?” “堂堂飞蛇军统帅,一次失败就让你心灰意冷,视敌如蛇?” “楚军的强大,本公子早有领教,我三十年的精密部署,却被楚帝短短不到三个月时间全部摧毁。” “他,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至于,统军前来的六位敌将,本公子还当真没放在心上,探子来报楚军距离关隘只剩一天行程,有些迫不及待想和他们交锋的冲动。” 川岛景仁不屑的声音响起,任由冷风从身影上呼啸而过,目光远眺眼前天堑峡谷,脸上阴桀的笑意更浓。 此时此刻。 函谷关外。 隆隆马蹄声震天响起,一行人勒马而立,关隘大门敞开,苏烈和庞德身披戎装,紧握腰间长剑,阔步向前走来。 “末将(苏烈,庞德),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没错,前来函谷关的正是楚帝,他带领罗世信,纳牙阿,燕云十八骑和一千铁鹰锐士,接连三日的奔袭终于抵达。 在国公狄仁杰没有返回皇城前,楚帝就接到苏烈传回的八百里紧急军报,函谷关外出现一支不知名的军团。 他们接连袭扰函谷关,却未曾发起猛攻,苏烈和庞德两侧带兵出关迎战,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传军报入京,希望楚帝派强将前来助阵,却没想到楚帝亲自前来,这让苏烈,庞德大惊不已。 楚帝视线从两人快铠甲上划过,见他们风尘仆仆的样子,他手臂虚抬,示意二将起身说话。 “两位将军是否已经查清,袭扰函谷关的到底是什么人,他们隶属于什么帝国。”